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挽紫菜

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澎湖盛產的長葉紫菜是一種可食用的紅藻,澎湖紫菜之所以名聞遐邇,主要是其葉狀體寬厚,營養價值高,野生者又獨具風味,不但是饋贈親朋好友的精品,也是觀光海產店中的寵兒。由於澎湖島礁眾多,冬天風浪又大,紫菜的生長條件得天獨厚,在北海、南海中的許多無人島,均有野生紫菜的分布。南海中的貓嶼草嶼頭巾嶼西吉嶼等無人島的紫菜產量較多,大部份由附近的花嶼、望安、東西嶼坪等島的漁民採收。但是由於各島並沒漁業採集權的登記,紫菜採集又沒有輪流制度、各村居民皆可任意採取,缺乏保育的結果,所產的紫菜較為短小,售價也較低。北海的無人島野生紫菜,則有漁業權登記,為村民共同的公產,未依規定濫採者視為盜採,可由村民集體公罰。白沙鄉、湖西鄉的一些村莊,至今仍沿襲著此種良好制度。
-
長年生長在岩礁上的紫菜,又濕又滑。採紫菜時,必須穿著傳統的防滑草鞋,手戴尼龍網編成的網仔手套,過去曾以鐵片刮採,但鐵片易將紫菜「連根」拔起,影響下年度產量,所以禁止使用(利之所在,保育生焉)。採集成員,以婦女居多,戴斗笠或幪面,以防日晒,背簍筐或大布袋,以入金銀。
-
文字來源|澎湖縣文化局終身學習網站
-
挽紫菜
-
一、紫菜的生態環境
-
澎湖所盛產的野生紫菜一長葉紫菜是一種可食用的紅藻,葉狀體寬厚,營養價值高,野生種又獨具風味,不但是餽贈親友的海鮮精品,也是海產店中的寵兒。每當冬季的東北季風來臨時,浪拂區的玄岩壁上紫菜果孢子便長出幼芽,到立冬以後,日照弱、氣溫降低時,生長速度加快,冬至以後,葉狀體長到二十公分左右時,就可以備採收了。
-
二、紫菜產區的領域防衛
-
澎湖北海各島盛產紫菜,其中的姑婆嶼屈爪嶼、鐵砧嶼、險礁嶼金嶼的領域歸屬權都屬於赤崁村、並為北海各村民所認同。無人島上的資源是全村的公產,不但不容他村侵犯,也不容同村村民盜採。險礁嶼金嶼沒有野生紫菜,所以也沒有防衛管理制度,鐵砧嶼紫菜年產量少於一百公斤,原本採半放任態度,後來改成將紫菜採集權標出,由得標人負責營管,倒也省事。年產量近一萬斤的屈爪嶼因地勢低平又缺乏飲用淡水,在紫菜盛產期間也沒有派人驻島看守,僅在夜間由赤崁、島嶼兩村派漁船環島巡檢,到民國七十一年改成出標後,防衛管理權逕由得標人負責。年產量約在一萬五千斤的姑婆嶼,則由赤崁村龍德宮公產委員會在每年紫菜繁殖期間,派人駐島看守,以防紫菜被盗採。
-
三、紫菜採收的管理
-
為了紫菜採收與經營管理,赤崁村龍德宮設有公產委員會,設委員十五名(無給職),書記一名(有給職),每五年向漁業局申請一次漁權。有關採資格的規定,雖然常有修正,但仍不失其公平公正,全村利益共享的精神,現住或旅居外地的二○~三六歲男子的家庭,優待一張採集證,稱為優丁份,包括鄉老、廟祝、法師、公產委員、對公產有貢獻的人享有空頭份。負責載運挽紫菜的漁船發給若干張採集證為酬勞,稱為船仔份。無證或外村村民要參加採集的,可以向公產委員會認購,價格由委員會訂定。符合採集資格的也要出錢向委員會購買採集臂章及帽子。無論是採集人員的造冊,漁船的編組,採集現場的管理、看守人員的遴聘計酬,屈爪嶼採集權的出標(赤崁村得三分之二,鳥嶼村得三分之一),漁禁期的規定等等,都由公產委員會負責,紫菜產業的營收全歸村民共享。在委員會的管理之下,全村村民,依序而行,充分顯示村民守法、團結的精神,也是村民對生活共同認同的具體表現。其管理制度只是個公約,並不需要法律明文的記載,但它已成為漁村社會人人認同的傳統,不但可以消除領域爭奪的人事衝突,對漁村社會的整合和安定,也有相當的貢獻。
-
四、採收紫菜的過程
-
每年紫菜初長成時,由姑婆嶼上的紫菜監管人員報請委員會準備採收。準備作業完成後,還得靜待老天的幫忙。大「流勢」(潮)的海水反漲較快,所能採集的時間較短。小「流勢」的潮水較適合採紫某,但是澎湖的冬季季風強烈,祗要風平浪靜的日子,就是最佳的採集日,出發的時刻既定,公廟立刻敲鑼逐巷逐户宣告。
-
在建港以前,船隊必需配合潮汐出海,聲勢、場面相當浩大,通常在清晨出發,只要三十分鐘的航程就到姑婆嶼,船隊依序靠岸,人員登陸後集結於北岸,近千名的採集者擠在「採集發起線」後等號令,點燃鞭炮後,整個採集活動掀起了的高潮。各憑本事,徒手採收,約二小時後,炮聲再起,鳴金收兵,大家就收拾行頭,魚貫登船,返航赤崁。傳統的採收公約,合理而公平,沒有怨言,只有公信力。留在島上的紫菜殘體,待春節過後,葉狀體長大,再進行第二輪採收,每年最多可採三次。
-
文字來源|赤崁漁業文化掠影
-
教育與經濟:紫菜的採集
-
1895年3月23日(明治28年),日本陸軍混成支隊從龍門登陸澎湖,三天後澎湖淪陷,3月26日隨即成立「澎湖列島行政廳」以海軍少將田中綱常任廳長一職,澎湖成為日本的第一個殖民地,時間長達五十年之久。迫於通譯人員闕如的窘境,總督府便於轄下設置國語學校及國語傳習所,以培養最基層的公務人員。「澎湖島國語傳習所」是澎湖廳首座西式近代學校,創於1896年9月10日,開設位置為鄰近媽宮城隍廟的程朱祠。翌年11月9日及11月19日分別接續設立白沙島大赤崁兩所傳習所。1898年3月23日,再設小池角隘門傳習所,教授傳習日本語。
-
1898年明治31年),臺灣總督府頒佈「臺灣公學校令」,1899年11月26日台灣總督府在澎湖成立澎湖廳媽宮公學校,即馬公國小的前身,是澎湖地區第一所公學校,其後陸續再設大赤崁公學校(1900年)、港仔公學校(1901年)、通梁公學校(1901年)、湖西公學校(1902年)。
-
不同於國語傳習所的經費由國家完全負擔,公學校需由學區內地方人士負擔協議費。所謂協議費,是指地方民眾討論後同意繳納的費用,項目各地不一。以明治36年澎湖廳告示第23號為例,澎湖廳轄內公學校所徵收的經費包括,協議費:園地割、戶數割、石滬金、落花生斗級金;雜收入:授業費;協議費:市場金、船戶金;基本財產收入:家屋貸下料、海苔採收料等。這些協議費收入,石滬漁獲、漁船稅金與海苔採收收入階與澎經濟活動密切相關。其中的海苔採收料,協議費徵收期間至翌年一月止,海苔即指紫菜的採集。
-
澎湖紫菜採集最具規模與制度者,首推大赤崁與舊奎壁之鄉社。這些村落自清代以來流傳著各種採集紫菜的世俗認同。
-
1919年古閑義康所做的<澎湖漁村調查>顯示:錠鉤嶼紫菜採集權的分配,北寮鄉一年、湖西一年、湖東一年、白猿坑一年,該年則由北寮鄉採收;雞善嶼紫菜採集權的分配,菓葉二年、南寮二年、後(紅)羅罩一年。以上兩座無人島的紫菜採集各需負擔公學校經費25圓。查母嶼則由良文港專屬採收,查坡嶼菓葉專屬採收,各負擔公學校經費8圓。以上村落皆屬當時湖西公學校的學區,故紫菜採集所徵收之經費,應納入當時湖西公學校的收入之一。
-
其次,大赤崁紫菜的採集由龍德宮主導,並設有所謂的「空頭份」,包括鄉老、廟祝、法師、公產委員、對公產有貢獻的人都享有空頭份。依據張清芳老師的研究,大赤崁公學校於日治時期,也擁有兩份空頭份。大赤崁公學校前身是位於大赤崁東側海岸的水仙宮,1897年11月9日澎湖廳於水仙宮設置國語傳習所。當時的水仙宮已是廢廟的狀態,水仙王已移祀龍德宮內,故將水仙宮整修為上課之校舍,西側闢劃為運動場、東側為教職員宿舍,再東則有廁所。爾後,大赤崁公學校成立,校址也由水仙宮轉移至現地。也因為水仙王與龍德宮這層關係,大赤崁公學校於日治時期,也才能擁有兩份「空頭份」,也可能是大赤崁居民交付兩份的空頭份作為公學校之協議費。
-
澎湖傳統的海洋產業,不僅是我們安身立命的經濟來源,更是百餘年前澎湖展開現代教育時期,支撐教育經費的支柱之一。或許,力量微薄,卻點亮了一個時代的燈火。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