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圓(圓仔)

影像分類:飲食  湯圓(圓仔)|拍攝日期:2018-12-22(星期六)

冬季的祭儀:冬至

閱讀時間 ── 約 13 分鐘

同義詞彙|長至節、冬至、冬節
-
「冬至日,謂之長至節,家皆以糯米粉做湯丸,宰雞煮肉,以祭祀家堂祖先。祭畢,闔家飲酒、食湯丸,以為添算,謂之團冬。是日,即古所云亞歲也;澎人彼此不賀冬,獨祭於其家而已。門扇粘一丸於其上,謂之『餉虛耗』云」。
-
澎湖人在冬至除搓圓子外,還有吃菜包(也有稱菜簡者)之俗。菜包與湯圓都是以糯米磨成的米粉漿搾乾做成,菜包分鹹、甜二種,前者包筍絲、肉絲、蝦米等等,後者則以炒過的花生碾碎與砂糖相混為餡,將米粉壓平填入餡料後將邊對疊壓緊,成品的形狀是兩端尖突的橢圓,做好的菜包置於黃槿或高麗菜葉上放入蒸籠蒸熟。黃昏時即以圓仔一起祭拜神佛祖先。
-
有孩童的家庭會以做菜包剩餘的米粉捏成人偶、動物等形狀,與菜包一起蒸熟,做為兒童的玩物,手巧者可做各種動物或蔬果,以取悅孩童,冬至做的這類玩偶不論其形狀為何,一律稱為「雞母狗仔」,玩膩後的玩偶可以變成孩童的點心。不過在白沙鄉的離島吉貝嶼鳥嶼以及西嶼雞母狗仔卻是冬至祭拜神明必備的供品。
-
建有祖祠的宗族也在冬至日祭祖,通常祭祖後還有全族的聚餐,因餐費是由族中公產支付,故俗稱「呷祖」,因在冬至會餐,所以也稱「呷冬」。
-
資訊引用|《續修澎湖縣志(卷十三)|宗教志》
-
冬至不反無祖
-
冬至的澎湖鄉間,大小林立的宗祠與民家,香煙裊裊。作為澎湖人冬季最重要的傳統節慶,故而「冬至不反無祖」。澎湖的冬至除了菜繭雞母狗傳統食物之外。昔日,上有吃「羊肉續陽壽」的說法,羊的壽命很長,吃羊腸(陽長)可續壽。而服喪未畢的家庭則不做雞母狗,以雞母狗會咬傷死者,招來穢運。郝立群(1906-1977)先生於二次戰後初期任職吉貝國校時,記錄當時吉貝人冬至補冬是「家家烹龜以其能延年益壽也」,因為龜齡鶴壽之故,也是飲食文化的邏輯運作:
-
龜乃貴之徵,四靈名第一。
-
食之壽而康,且能愈腎疾。
-
啖盡眾龜奴,人人始安謐。
-
澎湖冬至祭祖,其儀禮更甚於清明節。豬腳圈以紅紙象徵曰豚元、狀元及第,柔魚乾(kuann)又名春官(kuann),以乾借諭官。燕仔乾則代表赴宴,蓋燕通宴,以諭科舉及第蒙天子賜宴。此與清代澎湖祭祀蒼頡沮誦受聖人儀節之祭品,大同小異。
-
傳統的宗族組織,十六歲的男性則在冬至這一天「入祖」或稱為「報新丁」,並舉行聯誼聚餐。男孩長大以後,年滿十六歲即算成年,稱為,「新丁」。換句話說,已有參與聚餐吃冬的權利。新丁在該年冬至祭祖時,也要繳交一個紅包來「報新丁」,執帳者便在這一年將他的名字排入吃祖的席位之中。新丁要參予祭祀吃祖的活動,必須每年於農曆十一月十二日前呈報並繳交吃冬的費用,方可參加。一位終身未婚的男性,就算其年齡再大,他永遠只是新丁,要參予宗族的吃冬的活動不僅要年年呈報繳費,而且它是沒有權利舉辦吃冬活動的。男子結婚以後,其身分地位又再次改變,結婚以後,他正式成為宗族的一員,稱為「頭家」。男子結婚當年,他便需要向執帳者「報新婚」,等候輪值祭祖作頭家,舉辦吃冬的活動。輪值作頭家是身分與地位的象徵,表示以他為頂點新的一房已正式產生。頭家年滿五十歲以上,則稱為鄉老(老大),鄉老為參予宗族內部決議的主要人物,隨著年齡的增長,經驗越豐富,其地位與意見愈形重要。
-
冬至祭祖聯誼聚餐,不僅在於吃冬補嘴空,更在於慎終追遠、敬宗收族。
-
作者|許玉河
-
冬至,望安鄉鄉民皆稱「冬節」,各家搓圓仔,稱「冬節圓」,冬節圓仔都是用麵粉或用米磨成粉做成,有紅白兩種顏色,除了搓成湯圓外,還會做成各種家畜造型,稱「雞母狗」,如雞、鴨、豬、牛、羊等。中午,先準備三碗紅圓仔、三牲及金紙來祭拜家神,同時準備一桌飯菜及幾碗圓仔來祭拜祖先,祈求祖先保佑人畜興旺。早年,還會將一兩粒圓仔,黏在門、窗、雞圈豬圈和牛圈等處,表示對一年來的平安與感謝,祈求來年一樣順利。
-
冬至,澎湖地區稱為「冬節」,是十分重要的民俗節日。過去每逢冬節日,家家戶戶都會為了過節而忙碌,當天有祭祖拜神等隆重活動,也有為祭拜而準備的應景過節食物,是小孩子們所期待的重要節日之一。望安地區的冬節日,忙碌的情形並不亞於澎湖各地。
-
清乾隆年間,澎湖通判胡建偉所著的《澎湖紀略》一書,指出冬至日稱為「長至節」,說:「家皆以糯米粉做湯丸,宰雞煮肉,以祭祀家堂祖先。祭畢,闔家飲酒、食湯丸,以為添算,謂之團冬。」顯然,糯米粉做湯丸,也就是後來用洗淨再加水泡過夜的糯米和蓬萊米,以石臼搗碎的「粹」所製成的湯圓。並說:「是日即古所云亞歲;澎人彼此不賀冬,獨祭於其家而已。門扇粘一丸於其上,謂之『餉虛耗』云。」
-
望安鄉各島各村在冬至當天,並沒有同姓的大家族一同祭祖的儀式,也沒有所謂「吃祖」的同族聚餐活動。有的是藉冬至當天,為家中16歲的孩子進補,期待他們能順利「轉大人」,進補的方式採中藥燉雞行之,男生必須吃公雞,女生則吃母雞,延續這傳統的村落有望安島上的東安村西安村中社村水垵村四村,以及對面的將軍村。事實上,這個進補的背後,也有宣示小孩已經長大子成人的意義!
-
望安鄉各村在冬至當天清晨,有拜家中神明的儀式,清晨和近午也有祭拜家中祖先的作法。祭拜神明主要的供品有三碗紅圓、雞母狗菜繭,以及金庫、銀庫、五腳圓等,除東坪村西坪村外,都會同時燃燒金紙。清晨拜祖先時,僅上7碗紅圓,近午拜祖先則是白飯和菜碗上場,望安島上四村和東吉村會加燒銀紙,將軍村花嶼村清晨拜祖先的紅圓只用5碗,將軍村同時會增加雞母狗菜繭五腳圓等。
-
望安鄉在冬至時的應景食物,主要是紅圓、菜繭雞母狗等,它們以米粹為材料,另外的金庫、銀庫、五腳圓等亦同;菜繭則分別增加以花生、蔬菜等為內餡,包成或甜或鹹的口味。偏遠的西嶼坪並不做菜繭,但會做紅龜。至於雞母狗的製作和供拜,全望安各島均有此俗,以米粹來捏塑豬、牛、羊、狗、雞、鴨、鳥等家畜家禽,蒸熟後取來在冬至時拜神明、拜祖先,有庇祐來年「六畜興旺」的象徵意義。比較特殊的是:西嶼坪嶼東嶼坪嶼會以當地所產的「黑苔仔」加入米粹中,因此東、西嶼坪雞母狗顏色帶黑,同時,東嶼坪習慣上只取牛來祭拜。將軍村雖是家禽家畜都捏製蒸煮,不過許多人家相信「拜豬拜牛傢伙浮,拜雞拜鳥傢伙了」(台語發音),因此,拜拜時只用豬、狗和牛為主,雞、鴨、鳥類絕對避免,只供小孩吃和拿來玩耍,因為他們同意以豬、狗、牛來祭拜,錢財和財產將會聚集的多如魚群般浮現,至於取雞、鴨、鳥類祭拜,只會讓財產愈虧愈多而敗光光!
-
另外,水垵村花嶼村會在冬至當天祭拜床母,拜地基主和石敢當(花嶼當地人稱「土地」),花嶼村民還會前往拜「宮仔」及在自家門前拜好兄弟。東嶼坪嶼則除了宮仔外,冬至當天也拜井母東吉村民則是在自己家裡天公爐下,以3碗紅白湯圓來拜天公。
-
資訊引用|《望安鄉志》
-
新曆十二月二十二日是冬至的日子,當天要進行「補冬」,用菜繭、湯圓祭祀神明,吃了湯圓即長了一歲。有的人家會用糯米糰捏成牲畜的模樣祭拜土地公(雞母狗),希望能保佑六畜興旺。
-
資訊引用|《七美鄉志》
-
冬節:日曆上稱為冬至,在陽曆十二月廿二日或廿三日。冬至可測知一年天候,俗謂:「冬至在月頭,要冷在年兜(底),冬至在月尾,要冷在正月,冬至在月中,無雪亦無霜。」亦可測知魚類生態,如「冬節烏魚子」或「冬節烏卡肥豬脚箍。」昔時農家各項契約之訂定、變更或執行均於此日,一般習俗有搓圓仔、包菜繭、祭祖、呷祖、捏雞母狗仔
-
搓圓仔:俗語:「呷了冬節圓仔,又擱加一歲ㄚˇ。」意即吃了冬至湯圓,一年中的禁忌即可提前解除,不必等到新年。紀略說:「冬至日謂之長至節,家皆以糯米粉(粹)做湯丸(圓),宰雞煮肉,以祭祀家堂祖先。祭畢,闔家飲酒,食湯丸,以為添算,謂之團冬。是日即古所云亞歲也……門上粘一丸於其上謂之餉虛耗云。」可見自古冬至要吃湯圓,以湯圓祭祖,連門戶、灶、廳、井之神也要祭祀(古代有五祀遺俗),甚至耕牛兩角也黏上圓仔,這是民胞物興的情懷。近年來少有冬至搓圓仔,等「菜車」來買即可。超市有大湯圓,甜的包花生、芝麻,鹹的包肉,加剛上市的澎湖茼蒿,甚是好吃。
-
菜繭:冬至除了將粹加紅朱粉(紅麴)搓成紅圓仔外,大多搓圓壓扁包上高麗菜,捏成船形,即所謂菜繭,放在菓葉(澎湖常見植物)或高麗菜葉上蒸熟(另一種甜的包花生)。菜繭一般不點紅,澎湖諺語有:「人不比人,菜繭也麥(欲)點紅。」冬至時上市蔬菜甚多,何以獨青睞高麗菜,自有其意義。高麗菜大者十餘斤,要層層、葉葉緊密相包裹,才能如此碩大,象徵家族須代代相承,家家相持,方能族大勢大,家業榮盛。而蠶在吐絲作繭成蛹時最脆弱無助,平日對族人矜寡孤獨廢疾者,自應善加扶持,如蠶繭護蛹,如菜繭包餡。
-
祭祖:冬至祭祖其意義正如孝經所說:「無念爾祖?聿修其德。」先民自漳泉金廈移民澎湖後,又分支到其他村落、離島或台灣,因此冬至有聯合祭祖之俗,以示不忘本。許文永老村長言及其先父曾說:古早許家、北寮湖東鎖港望安許姓人家於冬至每房須備一豬,於冬至到菓葉祭祖,共八房八豬。而南寮趙氏雖是潭邊分支,但潭邊人少,無宗祠,須到南寮祭祖;中屯、中西、鼎灣、陳氏也到沙港下村聯合祭祖;柯蔡宗親會於清明和冬至各自祭祖,另擇國曆四月第二週日聯合祭祖。各村落各姓人家有宗祠者,家廟於是日開放,當頭家者約於午時備牲醴與宗族長老到家廟祭拜,其餘人家利用時間以紅圓、菜繭、飯菜祭拜即可。
-
無宗祠者,其先祖牌位輪流存放祭拜,是日於家中祭拜祖先,並同時携祭品至祖牌所在祭拜開基祖。聯合祭祖一般仍採硬宴,也有慎重其事以軟宴祀者。
-
呷祖:利用冬至祭祖,族中成丁者(也有不必成年,惟女性不可)餐敘,即所謂「呷祖」。呷祖方式,各地不同。成功蕭氏於午時祭祖後隨即呷祖,沙港陳氏在當晚,紅羅洪氏於前日,中西獨翁氏有宗祠,但旅居高雄者較多,雖無法返鄉祭祖,仍有呷祖之俗。呷祖由頭家數人負責,參與者每人分攤數百(二百為多),約六十或六十五歲後,不必再繳費。大姓人家輪過即免,小姓人家一輪再輪。一般呷祖請外燴師傅於宗祠內辦理,也有人少在餐廳吃飯者。古早輪到頭家,須籌備一年,養雞鴨豬、種蔬菜、儲備五穀。每人約請六桌,當天要借桌椅場地、碗筷餐具、鍋灶,請左右鄰舍切洗料理,端菜上桌,招呼客人,處理善後,讓客人吃飽吃好,方不失本村本宗面子(所請者未必本村同宗)。冬至呷祖意義不在吃,宗親因呷祖而更瞭解更敦睦,其倫理意義遠勝於宗教意義。
-
雞母狗仔:平日大人禁止小孩出入廚房,惟恐胡言亂語得罪灶君,糕粿半生不熟。冬至時兒童非但可祖孫三代同搓圓仔,亦可將粹搓成「雞母狗仔」十二生肖,蒸熟後當做玩偶,預卜新年六畜興旺。
-
資訊引用|《湖西鄉志》
修正建議回報


隱藏資訊

冬至日,謂之長至節,家皆以糯米粉做湯丸,宰雞煮肉,以祭祀家堂祖先。祭畢,闔家飲酒、食湯丸,以為添算,謂之團冬。是日,即古所云亞歲也;澎人彼此不賀冬,獨祭於其家而已。門扇粘一丸於其上,謂之『餉虛耗』云。


▲隱藏連結▲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