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山水鸞堂的歷史

閱讀時間 ── 約 52 分鐘

大正10年(1921)歲次辛酉年4月26日,豬母水鄉人(今山水)成立珠母水化心社勸善堂,扶鸞濟世,並請旨開堂著造鸞書。化心社勸善堂敦聘石泉養善堂堂主許登岸為總校正生,鎖港里訓善堂也由許天付、吳朱元等人協助化心社勸善堂之扶鸞事宜,並完成《醒俗金篇》四卷─忠、孝、廉、節。珠母水化心社勸善堂於1921開堂時,正主席真武大帝因此降筆褒揚許登岸之善舉:
-
……歷降今茲、世衰道微,曲學爭鳴、異端蜂起。不思孔孟,而學夷虜。昔之峨冠博帶,今也被髮左衽。目擊心傷,曷勝浩嘆!仁義忠信之理既無,子臣弟友之風豈有?男乏忠良、女鮮柔順,吾神空抱挽移無術,每坐嘆而咨喈,……觀爐下陳、黃、林諸生頗具實心,雖斧柯之柄可假。怎奈得人為難,幸而養善堂許子超然,不惜憚煩,贊襄成美…
-
澎南地區日治時期稱為圓頂半島,第一個成立的鸞堂鎖港訓善堂(1908),此地也是許登岸從事教育工作的主要地區之一。爾後,井仔垵培善堂(1910)山水勸善堂(1921)鐵線虔善堂(1921)風櫃勤善堂(1922)雞母塢嚴善堂(1922)鸞堂都在許登岸的協助下先後成立。
-
山水一地自1921年成立化心社勸善堂,前後共著造十部鸞書,日本時期著造三部,分別《醒俗金篇》、《善惡寶訓》、《醒新金篇》;二次戰後有《玉律金篇》《覺世金篇》、《醒世金篇》、《覺醒金篇》、《指引南針》、《濟渡金篇》、《覺世金箴》。自1921年著造《醒俗金篇》至1988年《覺世金箴》止,前後超過60年的時間,鸞堂著書的活動在澎湖的鸞堂之中,可謂旺盛。1988年之後雖不再著書,鸞堂的活動依然持續,勸善堂正鸞生有陳求神、陳家富、陳榮貴等人。由朱茂林先生家屬捐贈給澎湖縣政府文化局的鸞書雖有缺損,輔以筆者所藏,勸善堂歷年所著鸞書如下表:
-
一.醒俗金篇
-
《醒俗金篇》為大正10年(1921)珠母水化心社勸善堂開堂著造的第一部鸞書,勸善堂創堂之初,獲得石泉養善堂許超然與鎖港訓善堂鸞生的協助。許超然為該書撰寫寫序言;其次,〈卷一〉「……白猿之歲訓善堂開於鎖管,書成勸世;金雞之年,請鸞設堂於珠母……」;〈卷二〉正馳騁太子翁於辛酉年(1921)三月望日降筆:「今宵因爾諸子請示學鸞一事……幸訓善堂諸生有心贊助……」;〈卷四〉:「……訓善堂諸生入堂效勞,各賞四功……」,一再說明勸善堂鸞法承襲自鎖港訓善堂。《醒俗金篇》〈卷一〉所載外堂贊助生許欲行、吳欲修、吳佛庇、翁正宜、翁皆的等人應來自鎖港訓善堂,本書也出現媽宮鎖港嵵裡中墩菜園等地人士的參與。《醒俗金篇》最後並未付梓出版,目前留存的為毛筆書寫之手抄本。化心社勸善堂堂務分工細密,從內堂與外堂的名單觀之,並未有女性的參與。重要人物如下:
-
堂主兼理約束堂規陳自然、正董兼理數目黃雲、副董幫理堂務陳信、總代堂務林蘇、總校正許登岸、總理新書付梓陳建成、正鸞專理著造陳熊、正鸞幫理濟世陳君、副鸞生黃再生 陳金水、錄鸞生陳保全、唱鸞生林世 陳文德、請鸞生黃禎祥  陳雅耀 陳調蓆 陳長卿、迎送生林德 許天順、司香生鄭青山、司茶生陳來同、進茶生陳存、進菓生陳福來、進帛生陳中浪、淨堂生陳大塔、整堂生蘇天賜、知客生陳長泰、送客生林媽喜、迎送生陳安獎、宣講生林德 陳保全 林世 鄭青山。
-
《醒俗金篇》一書完竣後,勸善堂正主席真武大帝李即轉任他職,馳騁哪吒太子翁即陞正主席真武大帝之任。1921年創堂時神明尊號如下:
-
飛鸞主教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正主席掌任真武大帝加六級記功八次李、副主席掌任文衡帝君加六級記功六次王、正馳騁兼理督造掌任太子加六級記功五次翁、幫理著造敕封顯靈王李加六級記功四次掌任張、兼理著造敕封顯赫王劉加三級記功三次掌任蔡、副馳騁本堂福德尊神加三級記功三次蘇、總理堂務斥風顯威王朱加三級記功二次掌任馬、監理堂務兼功過司本廟水仙尊王柳、幫理堂務本廟尊神李掌任許、內把門司掌任關太子朱、外把門司掌任周將軍何、堂內供役使者萬善宮福德尊神何。
-
日治時代澎湖各地創立的鸞堂,有一位陳建成皆擔任付梓刊印的職務,此為陳建成究竟為何方人士,並未有明確的脈絡可循。《醒俗金篇》〈卷三〉媽(馬)公街長順號司命真君司命真君降筆:「吾今登堂,因爐下陳子建成,蒙貴堂列位恩主惠好,收為門牆,不勝喜悅……」。又,太子翁降筆「望美西瀛第一儔 感君善念喜悠悠。無私天道明彰闡 致志專心福自優。」太子翁又言:「示鸞下陳子建成,尔素有專致真誠,無神甚然欣感,來日金篇告峻,望尔贊助付梓。現貴鋪(長順號)聖母臨鸞,諸生焚香迎接。此示。」太子翁降筆讚美其為「望美西瀛第一儔」,可見陳建成在當時有崇高的社會地位。緊接著長順號聖母降筆,對陳建成又有一番勉勵。透過媽宮長順號的線索與望美西瀛第一儔的譽稱,陳建成即為陳潤
-
馬公街長順號為清末與日治初期媽宮街數一數二的商鋪,鋪主陳潤陳潤1859-1941),字長澤,清港尾鄉人(按:今講美),原居住地為港尾鄉80番戶,建成應為陳潤鸞堂所使用的名號。陳潤年輕時已移居澎湖廳東西澳媽宮街南町83番地經商,明治30年(1897)授紳章時,稱其家財有3,000円。《臺灣列紳傳》記載:「陳潤,巨商也。明治二十八年我軍占據澎湖,君見機稅敏,先眾表誠,邀我舟師,百方斡旋,以便其上陸。島司宮內盛高賞其功祝貺。三十年四月授紳章,年今五十六。」其弟,陳長桂亦於明治41年(1908)授紳章,並於大正9年(1920)昭和8年(1933)擔任白沙庄庄長,名望一時。
-
明治35年(1902)澎湖遭旱魃之災,民幾於餓殍。《臺灣日日新報》刊布澎湖慘狀勸募。臺中、臺北、臺南各處慈善家或寄附金錢、捐附米糧薯簽者,統計有三萬餘圓。澎湖各地仕紳、實業家也發起<澎湖廳管下罹災籌民籌濟事務所>籌募救助金,發起人為蔡汝璧謝贊等共十六人,陳潤亦為其中之一,澎湖數萬災黎得以蘇活。
-
陳潤媽宮設立商行「長順」,陳潤也於明治38年(1905)自清國劉五店購買帆船一艘,重新命名為「新合發丸」貿易往來。「長順」於日治初期,屢見於臺灣日日新報的報導。例如,1907年春澎湖糧食短缺,汽船自長崎運到切干片六萬餘斤。駁船甫運上陸,競買者多至數千餘人。導致警察馳至彈壓維持秩序,後由錦成、長順兩商號內給單,再由怡發號及合源號支取薯乾。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亦典藏1907年2月至1918年2月,由陳潤發信討論番薯粉、地瓜干、花生豆仁、錦黃豆、落花生油等商品的行情與交易情形,內容也涵蓋當時媽宮的商號:媽成、怡發、肇記、崇記等。
-
1910年底,陳潤因偶染病氣甚危,因發心愿,祈病愈時以百金救濟貧乏。果然爻占勿藥,並於1911年2月還願濟助貧者,《臺灣日日新報》因此以<積德可嘉>報導其善行。明治44年(1911)陳潤協同胞弟與港尾鄉諸人,將原本之高墩改建為廟。1912年12月,陳潤又發起興建保安宮,奉祀連元帥。大正2年(1913)陳潤「聲靈湄島」匾天后宮
-
此數件參與公廟之善舉,皆發生於1910年底大病痊癒之後。也許大病一場後,讓陳潤更相信神明與陰騭之信仰,乃積極從事民間宗教之事務,以彰神明之靈。明治36年(1903)紅木埕濟眾社新民堂著造《啟蒙玉律》;明治39年(1906)隘門清新社勤善堂著造《什全寶鏡》;大正9年(1920)文澳皈化社從善堂著造的《覺世寶訓》;大正11年(1922)紅木埕濟眾社新民堂著造《啟蒙金篇》;大正15年(1926)化心社勸善堂著造;《善惡寶訓》昭和4年(1929),西瀛修身社勤善堂著造之《挽回新篇》等等,陳潤街以陳建成之名擔任上述鸞書出版之付梓生。除了宗教信仰的因素之外,日治初期澎湖的鸞書多在福建出版,陳潤擁有自己的帆船,往來澎湖、清國(中國)、台灣等地貿易,熟稔各地商務運作,故而能成街付梓之職。
-
大正2年8月(1913)陳潤楊棋等數十人成立有限責任澎湖信用販賣組合,並認股二十股,該組合以販賣花生油為主。在港尾家鄉,陳潤也與其他八人共同持有一口位於嵵板頭山下的石滬─大滬。臺灣日日新報於1919年10月9日更報導:富商陳潤與陳和尚諸人,提出貓嶼島上採鳥糞磷礦的申請書,花嶼居民更引頸期盼能獲得工作機會,以助家計。
-
昭和3年(1928)陳潤已70高齡,此時媽宮水仙宮發起修繕勸募,預計募集資金2,400元,分三年募款。發起人以許波為首,陳潤與劉達源、郭桑、方勇、陳雲、陳哲、廖石勇、陳璧、陳伯寮、高恭、林福等人亦參與此次修建。
-
《澎湖縣誌─人物志》稱陳潤:「曾是澎湖著名之巨商,惜乎晚年家道中落,鬱鬱以終,生卒年不詳。」依據民國53年(1964)陳潭海所輯錄之《穎川族譜》,陳潤生於咸豐己未(1859)卒於昭和庚辰(1941),享年83歲。陳潤,葬於其發起興建之保安宮北方共同墓地。
-
二.善惡寶訓
-
大正15年(1926)歲次丙寅孟冬,李蘭、陳鏡、陳東海等人焚片請旨再著鸞書。堂名循舊化心社勸善堂,鸞書定名《善惡寶訓》,分仁義禮智為四卷。鸞堂諸神尊號如下:
-
飛鸞主教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正主席掌任真武大帝加六級記功五次翁、副主席掌任文衡帝君加六級記功六次王、正馳騁兼理督造掌任太子加六級記功三次廖、幫理著造敕封顯靈王李加五級記功四次掌任張、兼理著造敕封顯赫王劉加三級記功三次掌任蔡、副馳騁本堂福德尊神加三級記功三次蘇、總理堂務斥風顯威王朱加三級記功二次掌任馬、監理堂務兼功過司本廟水仙尊王柳、幫理堂務本廟尊神李掌任許、內把門司掌任關太子朱、外把門司掌任周將軍何、堂內供役使者萬言(善)宮福德尊神何。
-
從內堂與外堂的名單觀之,已有女性的參與。重要人物如下:
-
堂主兼理約束堂規李蘭、正董兼理數目陳鏡、副董幫理堂務陳東海、正鸞生專理著造陳熊、副鸞生陳清道 陳金水 許天順、錄鸞生陳保全 林世、付梓生陳建成、唱鸞生陳文德 陳雅耀 陳春界、請鸞兼幫唱陳石追 許清 蘇福 陳朝實 許石林 陳天來、掌理宣講事務陳本、宣講生陳保全 林世 陳金水、誦經生許古圓 許陳氏抱 奉茶生陳長吉 陳發、奉香生陳弄 康成、進菓生許德 陳扶悅、淨堂生陳清油 陳龜、煎茶生蔡錫 陳增內、打掃生許杭 許碧、走堂內務生陳跑、迎送生陳信等共30位。外堂生共有215名。
-
《善惡寶訓》起造於1926年丙寅孟冬,至1930年庚午潤6月念6日完結,前後歷經五年之久。《善惡寶訓》不僅有女性名列外堂,且有女性許陳氏抱以誦經生之職,名列內堂,開創化心社勸善堂女性參與鸞堂之先河。《善惡寶訓》自1926年起造,1930年完成,於昭和9年(1934)11月刊行,前後歷經9年,印刷所為台南市永樂町之美術堂石板所,發行人為林讚。《善惡寶訓》〈卷二〉有丁卯年(1927)花月13日太醫院吳真人降筆施藥方濟世;〈卷四〉正主席大帝翁更指示以鸞堂中香爐「祈取金丹」,再向「子方取清泉四斤,將丹調化貯藏瓶中,有染疫者服之。又施消毒丹、解毒鎮痛丹、解毒清痢丸等三劑丹丸。鸞堂神明施方濟世,為過去神道設教常見的方法之一。
-
《善惡寶訓》〈卷二〉有則殺身成人(仁)證之故事,內容為流行於日治時代至二次戰後1980年代的吳鳳殺身成仁改變原住民出草的惡習。清代海音詩「……吳鳳,嘉義番仔潭人,為蒲羌林大社通事。十八社番,每欲殺阿豹厝兩鄉人,鳳為請緩期,密令兩鄉逃避。久而番知鳳所為,將殺鳳。鳳告家人曰:吾寧一死以安兩鄉之人。既死,社番每於薄暮見鳳披髮帶劍騎馬而呼,社中人多疫死者,因致祝焉,誓不敢於中路殺人。」吳鳳故事的原型是漢番之間的衝突,本與原住民出草習俗。日治時期,政府開始以以吳鳳寬大仁慈、原住民野蠻落後相對比,將吳鳳故事改編並拍攝歌舞劇、電影、寫入教科書、建廟立祀,為日本統治者「理蕃」的論述基礎。二次戰後的國民府也沿襲日人的統治手法,廣為宣傳吳鳳神話。直至1987年發生鄒族青年湯英伸殺人事件,多名學者聲援湯英伸。1989年,將吳鳳故事使由國小課本中刪除。
-
《善惡寶訓》的勸世文,也提及日本政府為吳鳳建廟的情節,可見統治者的意識形態,深入民間,傳統的民間宗教亦不可避免受到干擾。茲將此則神明降筆原文抄錄於後:
-
丁卯年元月念三日戌刻
-
嘉義地藏王 詩
-
嘉謀懿訓可書紳,義路礼门處世珍。
-
地理生成分種類,藏王降駕述蕃人。
-
其二
-
殺人如草是生番,身正意誠交易繁。
-
成德立功吳鳳輩,仁声遠播千秋暄。
-
〈殺身成人証〉
-
且夫人生處世,無驚天動人之事,不足以馨香萬古。而欲作驚天動人之事,身不可惜也,命不可愛也,家不可顧也,信不可失也。德可施于鄰里,仁可佈于閭閻。然後,名傳干古,归神成佛不難矣。余聊引一人以証之。昔年光緒年间,轄下有一姓吳名鳳者,生于南門外社口庄,父名吳溪,畑作為業。吳鳳年届成童,乃習販内山,為生涯之計。迨及稍長,父為他成家,娶林女為妻。林氏頗称賢淑,吴鳳喜得内助有人,放心經營,屡次販買水鹽,挑入内山交易,或山羊鹿掌、犀角猴膠,俱皆一本萬利。交易熟識,音語漸通。而内山虎即赤脚倉,漢人称為生蕃是也。至光緒乙酉年,吳鳳一日挑貨行至蕃王住所,窃遇眾小蕃欲見蕃王。手執島人首級,約有十二三夥。斯時驚躲于乱草之中,候眾蕃已散,慌忙欲走。不料,被蕃王窺見,呼到跟前用蕃語勸曰:此非尔之故,何必警駭。吳鳳心頗安慰,沉吟良久,徐徐問曰:此首級從何而來?王對曰:此乃我籍,為雪恨之故,因先朝于昔年興兵佔據我籍土地,我籍不得已退居高山為巢,每秋必殺尔島人,多者六七十,少亦二三十,以多殺者受上賞。吳鳳乃忠良庶民,聞知此言心懷怵惕,即跪于王前,懇求憐念庶民無辜受戮,寬恩講和,体念上天好生之德,勿傷黎庶之命。若遵和約,每秋進献拾担水鹽以為貢禮。蕃王喜諾,自此約議為憑。數年之間,附近島民賴安寧,皆出吳鳳之賜也。越四年,詎料蕃王心懷叵測,違背前約,不准和議。吳鳳乃忠義士,一心欲救黎民免罹災祸之慘,再求蕃王踐約前議。若能禁約小蕃不許盗殺島人者,任爾所欲,唯余是問。蕃王答曰:若要我踐約,尔每年自送漢人二十名至此,任我所為。尔若許約,我此後禁止小蕃,永不擾亂居民。吳鳳聞言,連声許允,仝約為憑。斯時吳鳳下山,聚會近各庄長細述和議之由,眾皆喜悦,約定每年抽鬮,足数交納。斯時吳鳳年當三八,人称為生番頭,從此與王交易愈蜜而情越深。光陰迅速,日月如梭,轉瞬裘葛兩易,各庄在鬮人員到吳家哀懇代求蕃王候明年愿自交納。吳鳳口雖與蕃王有約,其心實不忍生民遭此慘苦。緩至戊子年春三月,各無一名交納,而小番個々發怒,日迫蕃王訂納此事,至今計算八十名,未見交納。不若,再整下山,殺得足数方消仇恨。蕃王不許,候至明日,使二小蕃下社口庄,請吳鳳上山議約,看他如何話答後,再設法可也,眾蕃許允。至明日,王令二名小蕃請吳鳳上山,吳鳳自知不測,此去凶多吉少,倘若不往,恐波累眾庄,不如自此登山,觀其大局,臨時應變。思之既妥,身騎白馬,志氣雄々,仝小蕃直到王所,拜見蕃王。蕃王怒問曰:吳鳳尔前年所約之事,付諸流水,欺我無能為否?今已四年未見一名來献,尔意欲决絕此約例乎?余共尔言,若將尔首級交納可消前四年之約,若其不然,眾番齊下殺戮一番,足數方休。今尔意欲何哉?吳鳳答曰:今雖如此,望王息怒,再容小人寬限明年,一切算足送交繳納,豈不為美。蕃王曰:現眾推迫,今不從尔寬限。吳鳳答曰:既然如此,容余回家,家務囑託我妻掌理,三日自來任王設法。蕃王曰:尔屢次背約,我不信從。隨令小蕃三十名仝吳鳳回家,吳鳳知命難保,回家對林氏言明此事,今難逃脱,尔速請紙司紙製白馬一匹,鞍鐙俱全,再造我像騎于馬上,手執双劍,速備是日臨殺候用。尔可隨我左右,臨殺之際,可將紙馬併紙人並備火種,離我身二十歩,向紙人連呼吳鳳三聲,將火焚之,我自有顯報。至日小蕃推迫上山,蕃王喝令開刀。林氏從夫遺囑,焚化紙人,連呼吳鳳三聲。吳鳳靈魂不愿,在空中顯性,喊叫吳鳳之名。生蕃聞聲,各舉眼仰視,個々蕃頭,自己墜地,甚然奇怪。吳鳳大顯威靈,殺戮三日,屍横遍野,十無一生。生蕃方知空中之聲乃吳鳳聲音,俱不敢仰視。吳鳳靈魂,渺々归冥。甫至中途,遇一青衣童子,手執玉牒言曰:玉旨頒臨,請吳君跪接:天帝嘉君一生忠心保赤,殺身成仁,其力甚偉,堪皈神道,勅尔署任福建省漳州府保生大帝之職,而眾庄民念他代眾殉軀,恩重如山,德深似海,隨將屍首埋葬,築起高坟,又在坟側建築一廟,受萬民朝拜。至日軍領台,日官訪知此情,令近庄捐金改築大廟,雕塑吳鳳金像,仝妻林氏在殿,受萬民朝タ叩拜。今廟在社口庄之南,離庄半里,人人欽敬,稱為吳鳳公。書所謂殺身成仁者,非吳鳳其孰能當之也。願尔世人宜學吳鳳公之忠心保赤,百代流芳,名傳千古,永享不斷之香煙,豈不美哉。
-
三.醒新金篇
-
昭和14年(1939)歲次己卯陽月晦日(10月30日),化心社勸善堂第三次請指開堂著書,昭和15年(1940)歲次庚辰卯月下旬之三(2月18日)完竣,《醒新金篇》為日治時期該堂著造速度最快、也是最後的一本的鸞書。
-
1931年以後,隨著中日情勢的緊張,尤其是1937年中日戰爭全面爆發,日本深恐台灣人民與中國人的歷史淵源與民族情感影響中日戰爭,乃積極展開「皇民化運動」。以澎湖為例,1941年3月成立皇民奉公會澎湖支部,各街庄設分會,街庄以下依聚落設部落會,部落會下再設奉公班,藉以推動「敬神崇祖」等精神教化工作。「皇民化運動」採取嚴格又激烈的手段強制神宮大麻、正廳改善、寺廟整理等運動的推行。以寺廟整理為例,起於1936年7月、以「迷信打破─陋習改善」為主軸之一的「民風作興運動」,並於隔年1937年正式由各地方推動,1938年1940年則為全盛期。然而由於各地方步調不一,寺廟整理的效果有別。澎湖廳在不立任何政策方針下,始終沒有任何措施與成果。然而,皇民化運動對民間宗教仍產生一定的壓抑。為避免官方的關切與干擾,《醒新金篇》請旨開堂于黃陳順家扶鸞著書,以避免過於公開。從〈山水勸善堂開堂著書歷史〉手抄本所示,二次世界的戰火越演越烈,《醒新金篇》雖然完成卻遲遲無法繳旨刊印,印書之金額遂一一清還所寄附之人。爾後,勸善堂諸執事商請馬公陳有明先生以手抄方式完成此書之繳旨。然而,該書後來仍舊排除困難刊印,除了勸善堂孿生與豬母水本地之外,尚有案山嵵裡通樑菓葉等地人之寄附。鎖港向心社醒善堂亦寄附20部,顯見鎖港豬母水兩地鸞堂日治時期關係緊密,互相支援之歷史。
-
《醒新金篇》諸神尊號如下:
-
飛鸞主教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正主席真武大帝掌任尊神加陞十級記功十次翁、副主席文衡聖帝掌任尊神加陞八級記功十次王、正馳騁兼施方濟世李府王爺掌任尊神加陞八級記功八次封顯靈王張、副馳騁劉府王爺掌任尊神加陞六級記功六次封顯赫王蔡、功過司本堂水仙尊王掌任尊神加陞六及記功六次柳、總理堂務朱府王爺掌任尊神加陞舞及記功六次封顯成王金、應接客神關太子掌任尊神加陞五級記功五次林、應接客神周將軍掌任尊神加陞五級記功五次何、命內外供役哪吒太子掌任尊神加陞六及記功六次廖、幫理供役福德正神加陞六級記功六次蘇、把門司本堂使者加四級記功四次。
-
或因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對台灣澎湖民間信仰的緊縮政策,參加《醒新金篇》之鸞生內堂生32名,外堂生僅86名,不及《善惡寶訓》參與人數之二分之一。然《善惡寶訓》之誦經生,《醒新金篇》已稱為誦經信女,女性參與鸞堂有正式的一席之地。《醒新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總堂主張為、正堂主兼謄錄生陳斗勤、副堂主黃陳順、正董事兼謄錄生陳才教、副董事陳金水、協董事陳春記、帮董事茂己、正鸞生陳石養 蘇扶才 陳才漢、副鸞生許造 陳千、副鸞生兼唱鸞生張保國、錄鸞生兼謄鸞生林再世、錄鸞生陳順意、唱鸞生陳文德 陳養兒 吳清泉 陳丁北、帮唱鸞生兼効勞生陳有來、效勞生陳天用 許讚 許杏靜 陳等力、效勞生陳再來 陳佛傳 鮑神賀 陳河海 陳鐵 陳傳位、誦經信女陳氏抱 陳氏潤
-
四.玉律金篇
-
民國34年(1945)乙酉年10月25日,二次大戰甫結束不久,豬母水當地鄉紳立即請旨開堂著造鸞書,堂號略有更易:珠母水化俗社勸醒堂,書曰《玉律金篇》,分為忠孝節義四卷。戰爭末期,因日本對民間宗教活動的限制,鸞堂設置於陳成氣家宅,戰後初期開堂著書亦然。
-
《玉律金篇》〈卷一〉南天文衡聖帝降筆諭:因道德淪喪,男無忠孝、女乏貞純,上天震怒、下劫貧臨。故而「南北並起戰禍,東西波及爭紛;空中雷聲霹靂,爆處多成灰燼。海底狂鯨潛伏,翻起巨艦傾沉。」又,正主席真武大帝翁降筆:「……作惡之徒,誠有八九;行善之輩,十無二三。......迨自黑羊之歲,戰禍波及東西二瀛,人心滔淘、朝難保夕。」二次大戰,盟軍空襲台澎,帶給台澎地區諸多的傷痛,《玉律金篇》著造於二次大戰甫結束之際,也反映了當時的氛圍。著造鸞書的目的,也是要銷此末劫。
-
《玉律金篇》諸神尊號與日治時期略有差異:
-
督造金篇總校正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著造金篇正主席真武大帝玉封天庭總理天君翁、著造金篇助主席李府王爺玉陞真武大帝張、同造金篇副主席文衡帝君代掌水仙尊王王、監造金篇正馳騁劉府王爺蔡、監造金篇副馳騁福德尊神蘇、總理堂務兼濟世施方哪吒太子廖、把門司本廟黑虎將軍黑,走堂使者何。
-
《玉律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正堂陳自然、副堂主陳雲 陳侯、幫堂主陳文德、正董事兼謄錄生陳才教、副董事陳傳位 陳戊己、正鸞生陳漢水、幫著兼濟世正鸞生張保國、副鸞生許添造 陳等力 陳千 陳九田、錄鸞生陳順意 陳登北、唱鸞生吳清泉 陳根正 陳再來 陳有來 陳保額 張文彬 黃進金 張天賞、請誥生陳成氣 張江水 陳有成 陳扶起、掌理堂務兼奉茶生陳存意 鮑才教、焚香生陳耳 陳狗 陳福氣、效勞兼迎接生蘇扶起 陳有成 張江水 陳魁 陳成圭 陳進益、煎茶兼走堂生陳朝足、進菓生陳清和、整香花生許且哲、打掃生陳有諒 黃長千 黃長發、誦經信女王氏勸 陳氏詩 許氏珠、沐恩信士顧問生許蘭卿。
-
從上述執事,誦經已成女性的專職;許蘭卿乃許超然之子許貞吉,承繼其父親對鸞堂的協助並參與校正許多鸞書的出版。本書參與者包括執事48人,外堂生包含豬母水案山鎖港鐵線嵵裡菓葉與「台灣曾文郡」等地人士近400人。
-
五.覺世金篇
-
民國38年(1949)歲次己丑冬月,陳東海、陳成氣請旨開堂著書。此時正值山水重建廟宇,乃設堂於陳清鄰家宅。堂名:啟化社勸善堂;書曰:《覺世金篇》,分為文行忠信四卷。《覺世金篇》〈卷一〉正主席張降筆提及:「……天怒降下刀兵水火疾疫飢寒欲除盡惡輩而後已。故自十餘年前已來受其災罹其劫者幾千萬人矣。今也戰禍又起,一燃則發……。」此則降筆描述二次大戰造成諸多生命的損失,民國38年(1949)10月金門又爆發古寧頭大戰,戰爭的陰影再度壟罩台澎,彷彿末劫來臨,開堂著書又成為挽救世道人心的手段。
-
二次戰後,1945年1954年臺灣經常爆發傳染病,許多在日治時期被有效抑制的傳染病也捲土重來,引起社會浩劫。例如,民國35年(1946),台灣超過3,800人罹患霍亂,並有2,200 人以上不幸喪命,致死率超過58%。以澎湖為例,花嶼外垵竹篙灣風櫃吉貝大案山等處霍亂流行,光是花嶼一村死亡50人,至11月始止息。傳染病復發,歸因於政府忽視海港檢疫作業與衛生行政庶務。《覺世金篇》〈卷三〉正主席於1950年荔月朔日降筆施方以治霍亂之症,施方濟世、以安民心,為扶鸞常見的做法之一。
-
《覺世金篇》諸神尊號如下:
-
揮鸞主教兼總理校正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正主席真武大帝張記功五次加陞四級、副主席署任文衡聖帝王記功四次加陞三級、總理著造李府尊神吳記功三次 加陞三級、督理著造劉府尊神蔡記功三次加陞三級、幫理著造朱府王爺馬記功三次加陞三級、正馳騁哪吒太子廖記功三次加陞三級、副馳騁李府千歲許記功二次 加陞二級、功過司福德正神蘇、整理堂務水仙尊王林、鑒理堂務中壇元帥施、內外供役司萬善爺何、把門司掌任關周兩將軍、司禮神陳、走堂使者陳、主教施方濟世太醫院慈濟真君許。
-
《覺世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總堂主陳東海、正堂主陳成氣、副堂主陳清鄰、總董事吳燦、正董事林再世、副董事黃將興、幫董兼督理堂務林德 陳水、協董事陳境 許造、助董事陳雲、施方濟世督理生陳文德 陳水舜 許攨、專理著造正鸞生陳金水、施方濟世正鸞生陳回家 張再上、專理著造副鸞生陳在漢、專理濟世著造副鸞生王天闊 陳天送、專理錄謄鸞兩兼生陳丁北、著造幫錄兼參校生錄鸞理林再世、著錄鸞生吳清全、施方濟世錄鸞生陳有來 陳等力 林文彬、幫錄鸞生陳金生、專理著造創鸞生陳等力 黃進金 陳有來 陳長列、助唱鸞生陳文德 林文彬、請誥生黃長耕 許平力 許添丁、助請誥生陳帝家 陳五胡 陳順孝 陳石嵹 黃長益 陳景福 許元亨 陳福榮、焚香生陳能允 鮑才教、進茶生劉才甲 陳清道、進菓生許攨 陳長卿、煎茶生王石良 陳存意、打掃生陳狗、走使生陳扶氣 陳其富 陳金全 陳周鏲、宣講生林德 陳丁北 陳等力 陳有來 陳保額 林文彬、迎送生 張清溪 許其成、焚帛生張石槌、誦經生信女王氏勸 陳氏詩 許氏賢 許氏引 許氏勤 陳氏腰 洪阿來 陳金盆 陳秋盆 陳秀柳 洪世銀 陳氏乖 陳白菜 陳梅雀。
-
參與《覺世金篇》著造的內堂生超過70名,尤以婦女人數有顯著的增加;外堂生則有36 0名以上。此外,走使生的設立也可窺見當時政府對鸞堂活動的不信任與取締,故而透過走使生通風報信以為警戒。
-
六.醒世金篇
-
民國42年(1953)歲次癸巳年,山水里人陳文德、陳茂己、陳清扢等人請旨著造鸞書,堂號恢復日治時期舊名稱為化心社勸善堂,成書曰《醒世金篇》,分為仁義禮智四卷。本書著造期間,風櫃溫府王爺五次臨堂降鸞,表現了風櫃山水兩地交陪的友好關係。
-
《醒世金篇》諸神尊號如下:
-
揮鸞主教兼總理校正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揮鸞主教兼施方濟世太醫院慈濟真君許、揮鸞闡教內閣糾察天君翁、正主席真武大帝張、副主席署任文衡聖帝王、總理堂務玄天上帝董、正馳騁哪吒太子廖、副馳騁水仙尊王林、施方濟世李府王爺、掌理堂規劉府王爺、功過司福德正神蘇、司禮神中壇元帥施、迎送神中壇雀元帥、把門司黑虎將軍、內外供役萬善爺、本堂使者陳。
-
《醒世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總堂主陳文德、正堂主陳茂己、副堂主陳清扢、總董生陳成氣、正董生黃進金、副董生陳丁北、幫董生陳水舜、助董生陳協、外董兼幫錄生陳勇兒、正鸞生陳回家 陳雅耀、副鸞生陳才漢 王天適 陳天送 陳再添、錄鸞兼騰錄生陳保全、唱鸞生陳長列 黃長萬 陳清平 陳景福、請誥兼助唱生吳順田 陳朝佐 陳頂成 陳瓊文 許亨語 陳文湖、宣講生林德、焚香兼獻帛生張石槌 張地、進菓生陳頂和、煎茶生陳清道、進茶生陳存意、走使兼打掃生陳彰己 洪見得、走使兼淨爐生陳顯榮 林文彬、走使兼司電燈生陳周鏗、迎送生張大 陳琴 陳雲 陳有仁、誦經信女王氏勸 陳李氏詩 許程氏勤、許歐氏賢、陳張氏聚、陳氏爾、許王氏水錦、許劉氏情、許陳氏盆、許呂氏引、許氏牡丹、許氏罔。
-
《醒世金篇》著造其兼內外堂生參加者亦超過400人,除了維持之前的職務有走使生之外,還有專人管理電燈,顯見電燈逐漸取代蠟燭照明。另一方面也是配合走使生保持警戒之心,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扶鸞活動多在夜間進行,人與環境皆須保持潔淨,內外有序、左右分明,不可隨意走動。例如,〈卷二〉真武大帝降筆:「……明霄戌刻(夜間9-11點)南天恩主奉旨下天庭,內外肅靜、步履惟輕,信女分兩平,案前任派八名。錄鸞細聽唱聲,唱鸞字要觀分明,請誥四明咒韻勿繼續不清,司香迎鸞兼進茗,堂列香案,衣裳各更新。開讀玉詔,肅然跪聽,勿忘行闖道,致觸神明。宣讀暨畢,各向案前大行禮恭行……。」其次,〈卷二〉有玉敕代天巡狩葉顏羅趙四府一同降筆,提及「早年間在斯殿奉職,訣別而後彈指于滋已歷三十多秋……」。此鸞文著造於1953年,往回推算三十餘年,當在1920年代天巡狩葉顏羅趙與豬母水人訣別,可知北極殿在日治大正時期曾有送王活動。
-
《醒世金篇》1953年孟夏(4月)開堂著造、桂月(8月)完竣,為山水里著造速度最快的鸞書。從〈卷四〉記載:會首陳自然、會副陳見發、副會陳朝實,此三人應為當年北極殿的大頭家,扶鸞活動可能又由民宅轉入北極殿
-
七.覺醒金篇
-
民國50年(1961)歲次辛丑年10月初4日,陳才教、陳茂己、陳文德、陳程器等人請旨著造鸞書,堂號化俗社勸善堂,隔年(1962)孟夏(4月)中旬完竣,書成《覺醒金篇》,分為行忠信四卷。著書期間,山水里三甲鄉老許再清、陳松柏、蘇扶才亦加入鸞堂,三甲鄉老特地加入鸞堂,乃是內閣糾察天君翁本為北極殿玄天上帝,深受里人愛戴,後轉任南天。山水里人遂提議雕塑內閣糾察天君翁神像在北極殿奉祀留念。從〈卷四〉扶鸞的資料顯示,此議獲得玉帝欽准後,擇於民國51年(1962)農曆4月12日開斧。
-
農曆七月鬼門開,孤魂野鬼接受人間饗祀,各地普度之後也有透過神明查夜儀式,將孤魂野鬼驅逐出境,以確保境內人民平安。其次,七月最後一天鬼門關,理論上所有孤魂野鬼應該返回冥府,澎湖人也常以「拜過月」代表鬼月結束。然而,總是有漏網之鬼,《覺醒金篇》〈卷一〉便記載地藏王菩薩據報在山水里境內捕抓一群鬼魅,此群鬼魅乃七月陽間普施幽魂時,因錯過時機,至七月下浣飄盪至山水哩,難歸冥府,逗留人間。地藏王承鸞堂主席之請特地將這群幽魂抓到鸞堂審訊。這群孤魂野鬼因騷擾黃家與陳家等女性,致使生病難愈。後經地藏王審訊懲戒後壓解回冥府。從上述案例,鸞堂的神明也扮演著查夜,掃蕩農曆七月結束後未歸之鬼,讓陽間因間重回原有的秩序。
-
《覺醒金篇》諸神尊號如下:
-
揮鸞主教兼總理校正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揮鸞施教太醫院慈濟真君許、揮鸞闡教玉宮內閣糾察天君翁、正主席真武大帝張、副主席掌任文衡聖帝王、總理內務玄天上帝鄭、正馳騁哪吒太子廖、副馳騁水仙尊王林、督理堂規劉府王爺蔡、施方濟世李府王爺吳、功過司福德正神蘇、司禮神中壇元帥李、內外供役萬善爺何、迎送司本堂使者郭、通報司本堂使者雀、把門司虎將軍黑。
-
《覺醒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總堂主兼錄鸞謄鸞宣講生陳才教、正堂主監督理堂規陳茂己、副堂主兼唱鸞生陳文德、總董事兼內外顧問陳成氣、正董事兼唱鸞外務生黃進金、副董事兼錄鸞宣講外務生吳清傳、幫董事兼副鸞督理陳水舜、督理內務陳清讀、宣講生監督理陳君師、專司著造正鸞生陳回家、專司濟世施方正鸞生張文彬、專司著造副鸞生陳安元、專司濟世副鸞生陳文藝 陳天年、專司著造幫錄生陳登北、唱鸞生陳石蛋 鮑清江 洪安民 陳春明、請誥生兼助唱生陳見成 張金發 洪仲突 陳樹德 張文奚 陳成長 陳慶部、焚香兼獻帛生鮑才教 陳安雄、煎茶生陳清道、淨爐生陳長勝、進菓進茶生陳存意、走使兼打掃生張錦吉 陳丁載、走使兼煎茶生陳水奚、迎送生陳雲 張大、誦經信女生許程式勤、許呂氏引、許氏賢、許王氏水錦、許氏春桃、陳氏罔市、陳氏李、陳氏治、陳氏玉珍、陳氏圓、陳林氏佑、張氏絨、陳氏耳、洪氏妍、王氏豆、許氏盆。
-
參加《覺醒金篇》著造的內堂生逾60名、外堂生560以上,合計超過600名。
-
八.指引南針
-
民國53年(1964)歲次甲辰年,林再世、黃進金、蘇福等人請旨著造化心社勸善堂第八部鸞書《指引南針》,該書於3月間開始著造,隔年(1964)3月出版,分天地元黃四卷。
-
本書山水北極殿值年鄉老陳傳位、陳九法、陳福明依舊入堂參與;其次,〈卷二〉提及:該年(1964)瓜月(7月)初一,北極殿欲安鎮五營,因恐正值漁業期人員不足,故而真武大帝降筆可簡單行事,由東營巡查至北營;此外,則由黑虎大將軍早夜加強巡查以防鬼魅入侵山水境內。此等原屬武壇小法,亦在鸞堂提出討論,顯見當時山水里文鸞與武壇合作無間,並無文武衝突的情況。
-
其次,〈卷一〉南極仙翁降筆:「……喜見澎南山水,僻處海疆,民以漁為業,俗多淳而臧……」。澎湖少有澎東、澎西與澎北的說法,澎南卻廣為人知。澎南的村里主要以鐵線山水井垵鎖港五德嵵裡風櫃等為主。《澎湖縣馬公市澎南區文化資源集錦》一書,則加入興仁烏崁。清代,澎南此地多為嵵裡澳範疇,包括嵵裡社風櫃尾社井仔垵社豬母落水社雞母塢社鎖管港社鐵線尾社菜園社石泉社前寮社虎井社桶盤社烏崁社雙頭掛社興仁)則隸屬林投澳
-
日治時期澎南一帶稱為圓頂半島,蓋此區有圓頂山(雞母塢山紗帽山)、有圓頂灣(嵵裡海域)、圓頂島(雞籠嶼)。
-
澎南一詞,二次大戰後才逐漸為報章媒體與政府單位所採用。例如,1952年10月《建國日報》報導:澎南區駐軍7649部隊於10月9日晚上七時,假五德國小舉辦聯歡晚會,演出京劇獨木關等戲曲,並備茶點招待。民國50年代,《指引南針》一書也以澎南山水一地,澎南二字已取代清代嵵裡澳日治時期圓頂半島為名,二次戰後則改稱為澎南。地名的變遷也反映著政權的交替。
-
第三,〈卷三〉提及勸善堂鸞生欲遊觀地獄,玉帝乃命正主席與正馳騁帶引路關,並委請西方如來佛祖、齊天大聖與南海觀世音菩薩於菊月(9月)下旬施行,並指示堂內務需整理有序、不潔之人不許入內窺視,欲參遊地獄之人須齋戒三七日方可。9月20日,由翁天君以五龍令符洗淨鸞堂後遊觀地獄,至9月25日止,共有陳傳位、陳登北、陳回家、許呂引等人透過扶鸞遊觀地獄。其中,陳傳位、陳登北遊觀兩次。藉由扶鸞方法,透過凡人遊地獄,除了告知世人地獄確實存在之外,更有諸諸惡莫做,眾善奉行之意。民國65年(1976),台中聖賢堂出版之《地獄遊記》,為扶鸞遊觀地獄之代表作。
-
《指引南針》諸神尊號如下:
-
揮鸞主教兼總理校正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揮鸞施教太醫院慈濟真君許、揮鸞闡教玉宮內閣糾察天君翁、正主席真武大帝張、副主席署任文衡聖帝王、督理堂規劉府王爺蔡、總理內務玄天上帝鄭、正馳騁哪吒太子廖、副馳騁水仙尊王林、施方濟世李府王爺吳、功過司福德正神蘇、內外供役萬善爺何、通報司中壇元帥李、迎接司雀元帥郭、本堂使者陳。
-
《覺醒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正堂主兼謄錄鸞宣講生林再世、副堂主兼督理堂規唱鸞生黃進金、正董事兼唱鸞生蘇天福、助正董事兼宣講生吳清傳、副董事兼督理堂規生陳松柏、副董兼宣幾生許再清、元老顧問生陳文德、幫董兼副鸞生陳水舜、督理堂規兼進菓生陳清讀、督理堂規生許天庭、外務董事生許嗣、外務助董生鄭守財、助董生陳傳位、總理內務董事三位耆老陳大塔 陳佛進 許真、專理著造正鸞生陳回家、施方濟世兼著造正鸞生陳登北、副鸞生張金發 蘇文喜、進茶兼進菓生陳存意、焚香生陳石追、請鸞生兼唱鸞生陳得福 陳亨瑤 陳朝發 陳江東 陳長信 陳長景、請誥生陳亨富 張再靈 陳竹文 張天爵 陳欽英 陳泰喜 張天雨、唱鸞生陳有來 黃長祿、唱鸞兼濟世錄鸞生許元亨、唱鸞兼鑄造錄鸞生許亨語、煎茶生陳清道、助煎茶生陳燈火、起淨爐生陳長生、獻花生劉順事、走使生張天雨、焚帛生王根在、迎接生王根養 陳泰善、誦經兼效勞生陳扶 陳雲、信女誦經生陳李詩 許呂引 許歐賢 許葉春桃 許程勤 許王水錦 許歐進 陳周嫌 陳耳 陳玉真 蘇佑 蘇腰 陳張聚 許陳盆。
-
參加《指引南針》著造的內堂生逾60名、外堂生600以上,合計超過660名。
-
九.濟渡金篇
-
民國63年(1974歲次甲寅年閏4月20日,林再世、陳保全、陳戊己等人請助著書,堂號啟化社勸善堂,成書《濟渡金篇》,分為仁義禮智四卷。距離民國53年(1964)著造《指引南針》,已十年之久。
-
勸善堂自1921年1974年的50年間,能持續開堂著造鸞書,正鸞手的培育為最大關鍵。《指引南針》提及,正鸞手需具慧根,通常由神明選擇指定。受訓之前須齋戒七日,潔淨身心,再由西方教鸞童子降壇七日教導開筆。除了齋戒之外,《濟渡金篇》〈卷一〉:3月22日,西方教鸞童子先敕令符三道、焚化後置入龍泉水之中,新正副鸞手各飲一半後,開始學鸞;4月11日三位新鸞手訓練成功。
-
〈卷三〉文末,附錄〈中國傳出中藥秘方〉,包含「洗目仙法」、「至癌症秘方」、「治糖尿病聖藥」、「老人小便不通驗方」。標榜是由中國傳出的祕方,在於當時尚未解嚴,兩岸交通、經濟、文化仍處於斷絕情勢,而能獲得〈中國傳出中藥秘方〉,此與當時流行於兩岸的漁船走私活動,密不可分。
-
〈卷四〉,7月20日,地藏王降筆號令五營兵將至各營視察,拘捕吳攜帶文憑隻孤魂來堂審訊。東營張元帥補得兩名鬼犯,南營蕭元帥捕得三名鬼犯,西營劉元帥捕得兩名鬼犯,北營連元帥捕得四名鬼犯,中營李元帥捕得八名鬼犯,並逃走一名。李元帥認為逃走的一名似乎有輕功之術,迨追至北門鐵線鎖港邊界被其脫逃,無法擒住。此十九名孤魂各被打20大板後,被押回地獄囚禁。農曆7月1日鬼門開,為普渡孤魂野鬼之月,孤魂野鬼本應暢行無阻,享受人間供祭。山水勸善堂卻透漏著山水與它地不同之處,鬼月尚未結束,遊蕩人間之鬼卻已被逮押回地獄。
-
《濟渡金篇》諸神尊號如下:
-
揮鸞主教鑒造濟渡金篇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揮鸞闡教督造濟渡金篇玉宮内閣糾察天君翁、揮鸞啟教協讚濟渡金篇太醫院慈濟真君許、著造濟渡金篇正主席真武大帝蔡、著造濟渡金篇副主席本堂署任文衡聖帝王、著造督理堂規劉府王爺康、著造總理内外務玄天上帝鄭、正馳騁哪吒太子廖、副馳騁水仙尊王林、施方濟世李府王爺吳、把門司中壇元帥、內外供役萬善爺、功過司福德正神、司禮神朱府王爺、迎接司李府千歲、巡查司黑虎將軍、本堂使者陳。
-
《濟渡金篇》內堂諸執事如下:
-
顧問兼整理宣講臺及宣講生林再世、顧問錄鸞兼謄錄及宣講生陳保全、總堂主陳戊己、正堂主黃進金、副堂主兼著造正鸞生陳雅耀、正董事兼副鸞生蘇天福、副董事督理内外兼著造正鸞生陳回家、總校正生吳藻卿、助董事督理堂規兼宣講生陳有來、助董事督理堂規陳建發 陳松柏 陳石追、施方濟世正鸞生陳有利 陳其成、施方濟世兼助著正鸞生蘇武華、施方濟世副鸞生兼唱鸞生張天想 張錦成、施方濟世兼助著又副鸞生許丁福、贊助著造正鸞兼謄錄鸞生陳丁北、贊助唱鸞兼錄鷺生陳根壯 陳景福 陳等力 陳再添 陳再會 陳回德 黃長祿、外務董事兼採購生陳順義 許真 陳榜贊、請誥生兼唱鸞生陳見尾 張再會 陳回輝 陳夢龍陳永吉 陳丁和 陳安石 張來財 陳錦堂 陳順成 陳萬欽 陳長得、請誥兼走使打掃生陳景滿 陳夢飛 江新民 陳如磨 張能木、煎茶兼進茶生洪清後、進菜兼進茶及焚香生陳存意 陳大塔、迎接生陳永志 陳清讀 陳東塔 陳油、請誥兼唱鸞生陳隆發、濟世作片兼唱鸞生陳長烈、誦經信女生督理堂規總組首陳歐茶、誦經信女生督理堂規正組首陳翁寶石 副組首陳王烟之、誦經信女生陳李貝 王周麵 陳劉完 鮑陳秋月 陳嬰 許陳修 張香 陳玉美 張陳玉燕 黃彩霞 陳枝 陳蔡薔薇 張蔡念 陳邱棗 陳許鳳妹 陳莊晚 陳翁彩芷 陳翁彩蓮 陳翁彩色、讚助誦經信女生陳歐冬粉 陳張咬 陳張聚。
-
十.覺世金箴
-
民國76年(1987)歲次丁卯葭月(11)16日,陳戊己、黃進金、陳晚種等人請旨著書,堂號化新社勸善堂,書成《覺世金箴》,分為春夏秋冬四卷,合為一大冊。此次著書活動,距離上一部鸞書《濟渡金篇》已過十餘載,正鸞守陳雅耀已退居文部顧問兼著造正鸞生,勸善堂除了陳求神為正鸞手之外,真武大帝乃降筆再指示陳家富、陳榮貴學鸞,兩位正鸞手也順利開筆,加入扶鸞著書之活動。《濟渡金篇》與《覺世金箴》聘請一新社吳藻卿(克文)擔任總校正生,《覺世金箴》於民國(78)年1989出版後,勸善堂再無著書活動。
-
《覺世金箴》〈卷四〉山水里居民先靈前來勸善堂降筆,王姓船長降筆提及四年前(民國73年,1984)船難,船上無人生還;又陳姓亡魂降筆述及因船難而殞命,歸陰已年餘。陳姓亡魂所述即為民國75年(1986)12月山水里漁船「慈惠春」號海難事件。民國75年(1986)12月17日澎湖山水里漁船「慈惠春」在花嶼海域作業失蹤,經通報船舶大隊與海難施救中心支援搜救工作,國防部亦派出飛機與艦艇協助,搜尋至20日上午發現該船,船上五名陳姓船員,全告失蹤。
-
山水里民多以漁業維生,有鑑於海難事件對家庭造成的衝擊,遂於民國75年(1986)12月27日下午2點,在社區活動中心正式成立山水漁船平安基金會,擬在六年內籌募兩百萬元。基金會來源係由會員每個月固定會費伍佰元,小型漁船每月壹佰元,一方面接受社會善心人士捐款,及政府輔助。山水里鑑於最近漁船海難事件頻傳,漁民生命財產時常受威脅,為免海難發生後,家屬生活陷於無助,遂發起互助救濟運動,成立平安基金會。俾以闡揚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以增進漁民生命財產保障。山水平安基金會輔助及慰問方式,包括該會會員出海因故失蹤或死亡者每人慰問金十萬元;受傷致重傷殘廢不能上船工作者,每人慰問金十萬元;受傷至一年不能上船者,由常務委員派員實際了解情況先慰問後輔助,慰問金最高壹萬元,輔助金含慰問金內伍萬元。外村里漁民和該會會員從事海上工作者,照該會會員給付該里漁民。至外籍漁船從事漁業工作者,若不幸發生死亡或失蹤者,每人慰問金伍萬元;終身殘廢者慰問金壹萬元。山水里而非該會會員若發生事故,慰問金最高壹萬元,殘廢則不予補助。平安基金會規定會員大型漁船十噸以上每月固定繳費伍佰元,小型漁船九噸以下每月固定繳費一百元,每二個月收費一次,預定收費期限至81年(1992)12月為止。擔任平安基金會委員會經選舉名單如下:
-
主任委員許金全
-
副主任委員陳安國 洪伯達
-
委員陳天朝 陳長吉 林在吉 陳從善 陳慶利 劉福成 鮑祝融
-
監察委員主任委員陳長勝
-
委員陳正宗 張再靈
-
財務組組長許國佐
-
副組長陳亨富
-
組員陳耀彩 陳長明 陳長孝 江建國 陳文守 張再就 張天盛 陳邦家 陳成長
-
《覺世金箴》諸神尊號如下:
-
揮鸞主教鑒造新書南天文衡聖帝翊漢天尊關、揮鸞闡教督造新書玉宮内閣糾察天君翁、揮鸞啟教輔助新書太醫院慈濟真君許、著造新書正主席真武大帝蔡、著造新書副主席本堂署任文衡聖帝王、著造督理堂規劉府王爺康、著造總理内務玄天上帝鄭、著造總理外務玄天二帝金、正馳騁哪吒太子廖、副馳騁水仙尊王林、施方濟世李府王爺吳、把門司中壇元帥李、司禮神朱府王爺馬、迎接司李府千歲、功過司福德正神蘇、通報司註生娘娘、內外供役萬善爺何、巡查司黑虎將軍黑、走堂使者蘇、迎送司雀元帥郭。
-
《覺世金箴》內堂諸執事如下:
-
文部顧問兼著造正鸞生陳雅耀、總堂主陳戊己、正堂主黃進金、副堂主陳晚種、正內外主事張再上、副內外主事陳西蜀、總董事洪長傳、正董事兼宣講生陳如意、副董事兼專唱鸞助副鸞生張天想、帮董兼理片唱鸞生陳有來、協董黃長祿、助董兼副鸞生陳位正、助董兼奉茶生陳榮吉、助董兼內務陳佛傳、董事兼奉茶生張朝壯、董事兼副鸞生王天闊、董事兼內務進果生陳天鉗、總校正生吳藻卿、督理堂規蘇雲續、督理堂規陳朝木、文部主理兼輔助正鸞生陳佛賀、主講兼傳鸞章吳清傳、錄鸞兼謄錄生許萬得、鑒錄兼宣講生陳頂額、專任著造兼濟世正鸞生陳求神、專任濟世兼著造正鸞生陳家富、專任濟世兼著造正鸞生陳榮貴、副鸞生陳天想 陳長茂 陳晚來、錄鸞兼理片生張文奚、錄鸞生陳長論、贊助董事兼唱鸞助錄生許金全、贊助董事兼理賬唱鷺助錄生陳耀彩、請鸞兼唱鷺生陳興如 洪明益 王景祥 蘇順情 黃志鵬 陳來本、贊助董事兼請鶯唱鸞生陳天朝 陳景福、外務董事採購陳登載、助外務董事陳輝煌、焚香生許咽、董事兼迎送焚香生陳天賞 陳添丁、董事兼淨爐生陳有成、董事兼迎送效勞生陳祖安、董事陳成圭、值年耆老許明科 陳扶邦 許金木、董事兼迎送效勞生陳文雄 許真、贊助董事洪伯達、贊助董事兼迎送生陳正宗、贊助董事兼收理堂費生陳長勝 黃安邦、董事兼迎接生張甲寅張萬保、董事兼迎送效勞焚香生陳福烈、迎送效勞生陳天上陳水溪、迎送效勞生陳萬吉 洪安源 張國明 洪清後 王天從 陳江 陳得富 陳金章 陳跑、專任買花兼換瓶水生陳清平、宣講生黃長耕 陳清四、開堂耆老陳永志、贊助收理堂費生陳長泰、效勞生張翁彩蓮陳王宿 陳罔市 陳高清花 陳翁盆 張陳寶糖 鮑陳秋月 陳嘉琴 陳美霞 洪冬粉 陳秋香 王周麵 蘇歐柿、奉派信女誦經生:甲組 總組首陳歐茶、正組首張陳玉燕、副組首陳王胭脂、誦經生鮑洪朕 陳準 鮑蔡潛 陳邱蔭焉 王陳秀絹 許黃連藕 陳留 陳李貝、走使生陳林肉桂 鮑陳採茶、奉派信女效勞生:乙組 總組首許陳石主、正組首洪陳呅、副組首許陳修、效勞生陳梅盡 王洪春草 陳翁彩色 陳洪娘 陳秋盆。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