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主題:寺廟廟宇  

銅山館

閱讀時間 ── 約 11 分鐘

隱藏資訊
  • 宗教類別|道教
  • 主祀神祇|關聖帝君
  • 登記狀況|已登記

隱藏資訊

舊名、別名|銅山武聖殿
-
康熙23年1684年),清帝國於澎湖設水師協,軍士來自水師提標南澳標、銅山標與閩安標水師整編而成。康熙60年(1721)臺灣發生朱一貴之亂之後,始定以內地水師營分兵丁輪班戍守,三年一換,以均勞逸,而兵制定焉。銅山營應撥班兵戰兵54名、守兵58名,撥換澎協左營操防戍守;銅山營撥戰兵10名、守兵13名,調防澎協右營操防戍守。乾隆47年(1782)銅山營戰兵128名,守兵149名,撥戍澎湖左營。銅山營戰兵52名,守兵102名撥戍澎湖右營。同治7年(1868)銅山營戰兵49名,守兵75名,撥戍澎湖左營;銅山營戰兵19名,守兵52名,換戍澎湖右營。
-
銅山館起建於何時無可考,然從嘉慶24年(1819)<與周守備買東坑伙房厝契爐業明書>記載,澎湖水師協標左營中軍周萬清調補來澎,因乏署辦公,自行置買瓦庴併建蓋參座計大小貳拾間,又挖鑿水井壹口,及週圍墻壁,坐在澎湖協署傍箭道場後。嘉慶24年6月,周萬清奉調內地,乃將所存瓦庴貳拾間、水井壹口恭送銅山館關聖帝君,以為殿前香油資費。銅山館諸人乃回贈紋銀參佰貳拾兩作為周萬清程儀之費。由此觀之,周萬清清為銅山附近之人,銅山館也因此獲得龐大的不動產。
-
附依據《總督府公文類纂》明治34年(1901)的調查資料,言及銅山館起建年月為道光丙申16年(1836),此時間點應為銅山館改建年代而非創建年代時期。清法戰爭後,澎湖築城,銅山被徵收店屋一座,經由龍景惇轉呈巡撫劉銘傳後,由布政使沈應奎發給銅山館執照補償損失,准其以地易地,另覓地點興建。其次,一般所熟知提標館南澳館海山館均奉祀天上聖母媽祖,銅山館則奉祀武聖關公。然而,銅山人興建館廟之初也是奉祀天上聖母,後別建會館崇祀武聖,乃將最初興建之銅山伙館改稱媽祖館,又名銅陵別館。因此,銅山館本來是奉祀媽祖,爾後(1836)館廟重建後改奉銅山關聖帝君,乃將舊館稱為媽祖館。媽祖館及是銅山舊館,而非銅山人另行創建媽祖館。《馬公市各里人文叢書》稱:「媽祖館的所有人在清代就已離開澎湖,並在離開澎湖之前,將媽祖館和廟產都交給銅山館管理」,則為誤解。至於余光弘稱:「二次戰後,銅山館正式和媽祖館合併,並且在民國37年(1948)擴建,改稱為銅山武聖殿」,也只是銅山館本身產業之整併。換言之:媽祖館即是銅山館銅山館即是媽祖館,媽祖館為銅山舊館之另名。
-
日治初期,舊銅山籍人在媽宮為商有十六人,並專以輪流管理館廟諸事。其餘在城內居住者四、五十人,協助料裡。而在鄉居住亦有二百餘人。1895年銅山館雖被徵用為澎湖島郵便局,神像暫奉媽祖館。然其資產雄厚,祭祀排場幾為媽宮寺廟之冠。明治40年1907年中元節《臺灣日日新報》<普度狀況>報導:「澎島曩年七月普度。以四館為最排場熱鬧。惟大街足與頡頑。然四館中以銅山館為巨擘。提標館次之。海山館南澚館又次之。其餘如東町之北極殿。南町北町之海靈殿北辰宮等……。」
-
清末日治初期,銅山館媽宮墟市之最,館內多住集銅山人。設有大枰壹支,以為看守人用費。外鄉菜蔬及薪草聚集館前賣買之人,由銅山館以大秤依重量抽取工費三、四厘。茲將銅山館清末日治初期之油香店與伙房爐列於下:
-
一看油店六軒
-
宮內町一丁目十二番戶一軒:今香川亭住所
-
仝町一丁目九番戶一軒:今謝鵠住所
-
仝町一丁目十五番戶一軒:今林武修繕時計店
-
仝町一丁目十六番戶一軒:今獸肉營業人陳壬貴住宅
-
西町一丁目二軒:今上瀧支店
-
一伙房
-
浦源伙房:北町二丁目,今當廳署後。初在當署之界內,因建築鎮署又出資擇地移建,銅山浦源人共置。
-
康美伙房:與浦源伙房隔壁,建築理由仝上,銅山康美人共置。
-
懸鐘伙房:在西町,今葉春蓮住屋之正前面,銅山懸鐘人共置。
-
美山伙房:在媽祖館後,今妙心寺後進,銅山美山人共置。
-
銅砵伙房:在媽祖館邊西偶,銅山銅砵人共置。
-
銅坑伙房:仝上,銅山銅坑人共置。
-
又媽祖館:銅山人起建,年月無考。先為銅山館奉祀天上聖母,後別建會館崇祀武聖,乃改稱之曰媽祖館,即銅陵別館也。
-
作者|許玉河老師
-
俗稱為銅山館的「銅山武聖殿」座落於復興里民族路上(澎湖氣象站北邊),主祀關聖帝和媽祖,本來是清朝中葉由銅山(東山)營的澎湖戍兵集資所建的「媽祖館」,而銅山館則位在總鎮署的西南側(今仁愛陰陽堂今貌路與中正路交叉口)。明治30年(1897)銅山館被日本人佔用做為郵便局(後來又改為馬公街役場),當時的信徒就將館中的神像遷到也是銅山人所建的媽祖館(即銅山武聖殿今址)。戰後,銅山館正式和媽祖館合併,並且在民國37年(1948)擴建,改稱為銅山武聖殿。至於媽祖館,則因為跟銅山館合併,而逐漸被人所淡忘。根據耆老的敘述,媽祖館的所有人在清代就已銅山武聖殿今貌經離開澎湖,並在離開澎湖之前將媽祖館和廟產都交給銅山館管理,因此銅山館被日本人佔用時,銅山館的主神才移到媽祖館去祭祀。
-
資訊來源|馬公市各里叢書(寺廟篇)
-
媽宮社北甲」(銅山館)楊家記事
-
清、康熙22年(1683)施琅平澎,翌年23年(1684)清廷始設水師澎協(下分左、右二營)派駐澎訊守。這些水師兵源來自閩粵兩省「水師提標」、「金門鎮」、「海壇鎮」、「福寧鎮」、「南澳鎮」、「閩安協」轄下各營,其中包括福寧鎮的「烽火營」和南澳鎮的「銅山營」。由於調澎之兵每三年由原營派出同額營兵瓜代,三年輪替一班,故稱「班兵」。
-
唯自清領晚期咸豐3年(1853)改為五年一調;爾後清政府內亂頻仍,兵員不敷調遣,班兵輪調自然難以如期,是故部份班兵因此除營留滯澎地娶妻生子,落地生根。
-
媽宮城內因乃協鎮駐守重地,故班兵落籍者比率最高,形成馬公另一特殊的族裔。其中居於媽宮社北甲銅山館」伙房(原應為金門館)的楊氏「楊有家族」即是一例。
-
北甲銅山館」楊氏家族,開澎始祖楊有,生於道光26年,卒於日本時代大正11年18461922),原籍銅山、康美(今漳州市、東山縣),同治晚期奉調戍澎,職為總鎮署衙「更夫」。其妻陳料亦生於道光26年(1846)同治12年(1873)楊有將原籍亦為銅山的原配陳料接來澎島定居,不料7月21日卯時(天方破曉)乘坐客舟於吼門翻覆,時年28歲。
-
爾後楊有再娶繼室王花。王花生於道光29年(1849),居於媽宮(街內四穴井旁),先夫許富,許姓係街內大戶姓氏(四穴井許氏家族乾隆年間自北山嶼鎮海社媽宮,營商致富)唯許富早亡,遺兩孤子許朝日、許朝坤,一在襁褓,一尚牽手習步,家無男丁,故再嫁楊有為繼室。
-
楊有與王花再傳三男,長男楊火炎係拳師入贅媽宮社北甲中云」黃氏(今馬公信誼飯店黃家);次男楊火山係木工;三男楊狗泉,早已徙台。
-
其中次男楊火山傳四男三女,長男楊無疆、次男楊得喜、三男楊得順、四男楊得龍;得順未婚無傳,由得喜次子楊順雄承嗣;四男得龍生於日本時代昭和3年(1929)民國36年(1947)於高雄、左營中油煉油廠擔任警衛。
-
是年2月28日爆發「228事件」,3月9日軍警突私闖煉油廠,將當時值班的楊得龍槍殺身亡,時年方19歲(其時另一警衛鄭開行亦係澎湖人、通梁籍,當時逃過一劫)。楊得喜次子楊智雄(馬公大同書局老闆)口述:當時他尚在童稚時期,事件發生數日前,叔叔得龍還教授他口誦「三字經」,不料數日後父親接到惡耗,只記得家中大人一片號哭,祖母許尾(曾任澎湖縣議長許記盛姑媽)暗泣終日。
-
後家人將叔叔得龍挖一土穴,未置棺木草草安葬高雄、半屏山,僅以一石碑作標識;事件過後多年再遷葬回澎,改葬馬公城外、草蓆尾。唯此事件已成楊家家輩內心深處的陰影,長久以來隱諱不宣,深恐為人所知的家族祕密。
-
民國84年(1995)立法院通過《228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楊家獲得一筆賠償費,由楊火山七位子女均分,並決議挪出一筆餘款做為楊家墓園興建和祭祀費用;斯時適逢澎湖縣政府正推行「草蓆尾墓地」遷移政策,楊家乃將先人和得龍骸骨,安置於許家農地自建墓園,楊得龍始得與祖先安息長眠故里。因楊得龍未婚由長兄無疆三男靖雄和二哥得喜三男智發承嗣。
-
今楊氏已傳6世,馬公「大同書局」老闆楊智雄、台灣銀行退休經理楊順雄(祖父楊狗泉)皆係楊有4世裔孫。另馬公高中退休教師謝嘉憲其母楊秀屏和澎湖縣政府工務局長林耀根、退休國中教師林耀棋其母楊秀香兩姊妹則係楊有孫女(父楊火山)。
-
馬公國中退休校長許喬松乃係「四穴井」許家許朝坤3世裔孫,其曾祖母即係楊有繼室王花,故許喬松校長和大同書局楊智雄老闆、台銀退休經理楊順雄亦以堂兄弟互稱;和謝嘉憲、林耀棋兩位老師則以表兄弟稱之。
-
(口述資料:楊守義楊智雄先生,謹此誌謝)
-
(記于228七十週年記念日)
-
作者|蔡光庭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資訊

銅山營應撥班兵戰兵一十名、守兵一十三名.....


好勇無如鐵帽生,三年最怕換班兵。銅山、南澳難同臭,一語參商械鬥成。


水提、銅山、南澳、閩安四標,各有私館,名為祀神。其制度宏敞奢麗。凡民間抬扛棺木過其館者,戍兵必群起阻之,棰楚交下;或執縛同行人;故皆紆道避之,莫敢攖其鋒者,積威約之漸也。各標又各有火房,標兵私建,均在媽宮大教場。一所在協署西偏演武廳二進。原建前進三間,乾隆三十三年、協鎮許德增建後進三間,光緒三年協鎮吳奇勛重修....


隱藏連結隱藏連結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