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海山館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內

隱藏資訊

舊名、別名|海壇館
-
海山館即是海壇館,為清朝來澎駐守的海壇鎮標水師班兵所建之會館,主祀天上聖母,而海山館以該營駐地海壇島上有山「海山」而得名。康熙60年(1721)澎協左營有海壇鎮標左營撥班兵戰兵52名、守兵71名,海壇鎮標右營撥班兵戰兵22名、守兵27名,合計172名。澎協右營有海壇鎮標右營撥班兵戰兵33名、守兵46名,合計79名。海壇鎮標在澎軍士合計有251名。
-
乾隆47年(1782),奉裁142名。又將金門標兵移戍安平,另撥海壇南澳銅山各標兵以補其數澎湖右營的海壇鎮標有「海壇右營戰兵184名,守兵269名」,合計453名。道光癸卯(1823),施公伺重修。海壇右營戌澎各隊目兵丁等428名,共捐餉銀128兩4錢正。董事海壇人劉元成,另捐餉銀20兩正。道光25年(1845)劉元成另購瓦店,以月租充為天后宮香油費用,而由住持僧勒石留念。於此同時,劉元成亦買瓦店一座,助觀音亭佛祖香油,碑石立於觀音亭廟庭前廣場。同治7年(1868)海壇右營戍守於澎湖者,戰兵59名,守兵113名,合計172名,不及乾隆、道光人數之一半。
-
明治31年4月(1898)的調查,海山館為「澎湖醫院」,南澳館為「媽宮警察署」,海壇館成了「媽宮警察水上分署宿舍」,海壇館項下註記奉祀忠勇侯,海山館則為天上聖母。由此可知「海山館」即是我們熟知的「海壇館」。而《總督府公文類纂》中的海壇(檀)館奉祀忠勇侯,應為《澎湖廳志》所載之昭忠祠:
-
「昭忠祠,在媽宮澳東南。光緒四年季冬,副將吳奇勳等創建;官兵、義勇總立一牌.每於祭祀,由武營舉行。內祀同治元年協營各標戍兵調赴臺灣勦辦戴逆案內殉難諸將弁:署左營守備蔡安邦、千總周允魁、外委周得榮、李連陞等,兵丁一百三十四名。並祀戰艦失事昭武都尉吳忠發、黃得貴、孫廣才等,暨義勇三十一名。」
-
然從其所附錄陣亡之兵勇姓名,水提標52人、海壇標92人、南澳標48人、閩安標1人、烽火營4人、銅山營45人,媽宮6六館合計達242人,而非上述所載之134人。這些因參與平定戴潮春之亂而殉難的官兵將士,以海壇鎮標的92人最多,復依據余光弘《媽宮的寺廟》之研究,施公祠與昭忠祠比鄰,海壇館與上述雙祠也近在咫尺,昭忠祠可能因此被認為屬於海山館的伙館之一。海壇館施公祠、昭忠祠後來皆因澎湖醫院之興建而拆除遷建,今只餘施公祠遷移至天后宮旁,海壇館之媽祖等神像、昭忠祠之牌位均奉祀於施公祠內。
-
1914年《臺灣日日新報》<西瀛紀事入札幸中>的報導,媽宮海壇館充為澎湖總督府醫院事務室,澎湖醫院於明治44年(1911)後陸續改建擴充,迄大正3年(1914)規模完備,原海壇館等空間便遭閒置廢棄,又因當道路之衝,總督府遂招標拆除,最後由媽宮名人蔡梗以480元入札得中。從此則報導,海壇館充作澎湖醫院之後,似乎成為日本官方的產業,至於日方有無補償海壇館之損失不得而知。
-
海山館起建於何時不明,《總督府公文類纂》記載道光15年(1835),澎湖協副將詹光顯見廟貎狹小,不足以壯觀瞻、崇祭祀,且又將倒塌,由是首倡捐集福清海壇人之資金重建。從此記載,海山館最遲於乾隆年間已成立,故於道光朝已呈現頹敗倒塌之像。其次澎湖協副將有「詹功顯,同安人,道光二十年間實任」並無詹光顯之人,此應抄錄之誤。歷年來興建家屋伙館之建築費用約4,500元。清末日治初期的海壇人,在城輪流管事12人,其餘在城不理館者約有10人,在外鄉居住者有14、15人左右,合計在40人上下。
-
1885年清法戰爭澎湖之役,海壇館遭受重創,無力修復伙館家屋,遂將二棟家屋之地,一質與葉伯楨,一質與陳道為業。後陳道借與檢癥院應用,不期遭大風雨,該屋乃倒塌,片瓦無存。茲將海山館於日治初期所擁有之伙館家屋各伙房列左:
-
施公祠伙房:先是澎人士感施公餘澤,建祠崇祀。後以棟宇頹壞,香火久廢。後由鄉人獻與海壇人居住以作伙房,各神像亦借祠內奉祀香火。
-
海尾伙房:海壇及福清縣人建置,位於東町二丁目,土名海尾)。
-
粟倉口伙房:仝上。元置在本廳署內地與武倉庀連,因名之曰粟倉口。後改置於烽火館東隅,位於西町二丁目葉春連住屋之後。
-
安甯伙房:仝上。在烽火館西隅,位於今西町二丁目葉春連住屋之後。
-
東隣伙房:仝上。在海山館之東,因法人蹂躪廢作墟地。後將該地借與鐘守備朝鳳建屋,鐘守備又賣與黃記,按月仍納地租400文。
-
西隣伙房:仝上。在該館之東,仝前廢地。借海壇人周安弟翁阿物建屋,月納地租400文,位於宮內町二丁目九十二番戶。
-
安瀾館:福州閩安人建置,繼而閩安人稀少,留魏姓一人看管。而後魏姓病久乏資,乃質與葉爵之父葉流,安瀾館位於南町三丁目。
-
海山館即是海壇館清法戰爭海壇館遭受重創而逐漸衰敗。日治初期,伙館更被徵用而成為澎湖醫院之醫務室。也因後裔凋零僅餘40人,當新式澎湖醫院興建後,舊海壇館甚至被官方拍賣,媽祖等神像與昭忠祠之牌位一併被遷移至施公祠內。至於《澎湖廳志》中提及的閩安鎮標,其標兵所建之閩安館名為安瀾館。安瀾館更因清末只餘魏姓一人,而後魏姓病久乏資,乃質與海壇人葉爵之父葉流,成為海壇人所擁有,成為海壇伙館之一部份。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