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主題:寺廟廟宇  

祀壇

閱讀時間 ── 約 8 分鐘

從康熙年間到廿一世紀、由「西垵仔」海邊厲壇到觀音亭旁的人文風景。清朝至少增修五次,日據時期遷徙一次,國府時期重修一次,三百三十多年歲月,澎湖馬公的「祀壇」一一見證。若將其起源時間列入計算,則可穩坐全澎湖「最古老有應公信仰」的交椅了!
-
(一)施將軍獨享生祠,陣亡將士擠大墳
-
康熙二十二年(1683)間,施琅率領大軍,奉命攻臺,同年農曆六月於澎湖大敗劉國軒水師,明鄭王朝滿朝文武不得不投降。但此役相當慘烈,鄭軍陣亡12000餘人,而清軍也有1800多人負傷,更有329人陣亡。因此施琅在〈班師過澎祭陣亡官兵文〉裡,便表示正在籌備替這些陣亡將士建立廟宇,依循春秋兩季「厲祭」習俗,撫慰漂泊無依的孤魂英烈。他的文字是這麼說的:
-
「茲當臺灣底定,凱奏廟堂。舟師旋旆以西指,不禁雪淚之千行!凡厥將弁,力當奏請優卹,恩逮妻孥。
-
其餘各鎮營之士伍,遘此荼毒,魂梵梵其無依,即圖創建厲壇,春秋供其祭祀,務會爾等咸有血食之享,勿致貽悲若敖,以慰此九泉之徬徨。是用披誠虔察,尚其歆格,尚饗!」
-
清|施琅,〈班師過澎祭陣亡官兵文〉,1684年
-
施琅大將軍文章寫得感人肺腑,但他開的支票有沒有兌現的誠意,我們實在不知道。畢竟他平定臺灣後,就忙不迭在澎湖為自己建立了生祠一座,人還健在,已先把自己升格成神來祭拜,也就是現在仍隱身於馬公市的「施公祠」!還好,就在隔年,即康熙二十三年,在媽宮澳(也就是如今的馬公市)海濱,俗稱「西垵仔」的地方,還是建起了一座小小的「無祀壇」。
-
「無祀壇」有多小呢?乾隆年間澎湖廳的通判胡建偉在《澎湖紀略》裡形容,「高不過尋、寬不及弓......祠左有大墳,即埋瘞枯骨處也。」依照清代的營建尺,一尋為八尺,一尺約合如今0.32公尺,也就是說這座廟只跟一張床板豎起來差不多等高而已,至於一弓約略為五尺,不到一般成人雙臂平伸的距離。等等!施大將軍,大家為你拋頭顱灑熱血,命都沒了,你卻忍心讓他們住鳥籠國宅,你以為是在做沙丁魚罐頭嗎?對比施公祠的風光,這麼多名陣亡將士被集體供奉的海濱小廟卻如此陽春簡陋,當真應驗了「一將功成萬骨枯」。難怪到現在政府採購還流傳著一個笑話說:「這是做公/軍用的,不是做信用的」!
-
多次興修與一次遷徙的發展史
-
不管如何,這座建立於媽宮海濱的「無祀壇」(後來又稱「大眾廟」),從此成為澎湖開發史中,最早有文獻正式紀錄的有應公信仰據點,例如在道光年間澎湖通判蔣鏞所著《澎湖續編》、光緒年間林豪編纂的《澎湖廳志》、日據時期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裡,都可見到相關的記載。「無祀壇」在清朝年間,除了廟宇本體之外,祠旁也有大墓,可供善心人士收容安葬無主遺骨,因此結合停靈、安葬、普祭孤魂三合一的社會慈善功能。而由於廟宇實在太小,在海濱風吹雨打,實在令人不忍,因此乾隆十五年(1750)、廿九年(1764)、四十六年(1781),地方的兵營軍官,都曾經捐獻重修增建擴大過。
-
清朝時「無祀壇」的日常維持、歲祭甚至重修擴大的經費開銷,除了來自兵營之外,也可能是地方的商會,例如在嘉慶二十五年(1820),當時往來於澎湖與廈門之間的航商公會「廈郊」,以「金長順」商號為首的各個成員(稱為「郊戶」),便響應右營游擊阮朝良、課館連金源的號召,一同出資加以捐獻重修。另外,在光緒三年(1877),當時的提督銜記名總兵吳世忠,率領福州船政局自造的木殼輕巡洋艦「揚武」號抵達澎湖時,目睹無祀壇當時再次年久失修倒壞的情況,於是也出資加以重建一番。總計清朝年間,無祀壇前後重修了至少五次。
-
時序流轉,到了日據時期大正二年(1913),「無祀壇」廟宇位於「西垵仔」的原址因受日本海軍徵收,於是在當時媽宮區長陳柱卿等人的籌畫經營下,遷徙至媽宮城西北方稱為「火燒坪」的海邊地段重建,更名為「祀壇」。現址在大正五年(1916)十一月落成,當時祠旁仍附有大墓三座、祠內設有存放遺骸的空間。如今隨著社會進步、生命禮儀的發展與演變,「祀壇」從前的大墓與貯骸場已不復見,只存有廟宇本體,見證著百年來的滄海桑田。最近一次的整建紀錄,是於民國六十四年(1975)重修。算算時間,從大正五年至今,「祀壇」也已超過百年的歷史了。
-
滄海桑田與如今的樣貌
-
目前,「祀壇」主祀清朝時期便已安放的「大眾爺」,配祀福德正神、觀世音菩薩、關公等民間信仰的正神,廟宇仍有零星的信眾每日前往上香,維護者則為廟宇後方的「永豐石店」。廟中正上方懸掛的「陰光照耀」木匾,在長年香火薰蒸下,已黝黑而字樣難辨。正門原有門扇,惟現已不知去向;因為地處低窪,每逢風雨交加時,雨水便會打入廳內,是為可惜之處。左、右兩側廂房,現為堆放物品石材的倉庫,右廂房仍存有香爐兩個、神像數座,外觀看來應是福德正神金身。
-
走出廟外,牆面上斑駁的黃漆、門口斗大的「祀壇」兩字、凹凸起伏的地面,流露著寥落的氣質;廟前澎湖海事專科學校汽修科大樓投射而下的巨大陰影,使其顯得更加渺小,彷彿在時空長河裡已受人淡忘。但遺忘何嘗是壞事?這意味著在社會進步之下,人們在生命結束之後,後事都能有家人的陪伴與打點,不再流離失所,被請入這裡接受普祭了。
-
從康熙年間到廿一世紀、由西垵仔海邊的厲壇到觀音亭濱海公園旁的人文風景。清朝至少增修五次,日據時期遷徙一次,國府時期重修一次,這三百三十多年的歲月,「祀壇」一一見證。若將其起源時間列入廟宇發展史計算,則此祠當可穩坐全澎湖「最古老有應公信仰」的交椅了!無論名稱如何演變,「無祀壇」也好、「大眾廟」也罷,抑或是「祀壇」,都是安慰無主孤魂,也慰藉生者心理的信仰據點。
-
現下「祀壇」功能性已經式微,數百年前普濟英烈、鎮壓鬼魂的陰森氣息也已不復存在,但「大眾爺」仍穩穩地坐鎮在海濱,伴著夕陽與潮聲默默庇佑信徒,提供上香者一份篤定的心靈慰藉。
-
《祠壇移轉碑記》
-
溯夫祠壇之設,本自前清康熙二十三年始也,原建媽宮西城海濱,土名西垵仔,高不過尋、寬不及弓,初■其名曰「無祠壇」,後又稱曰「大眾廟」,祠左有大墳,即埋瘞枯骨處也。乾隆十五年,前清澎廳何器仝協鎮邱有章等公捐增修廓大;廿九年,右營游府戴福等公捐重修;四十六年,協鎮招成萬等復重修,立有碑記。自是之後,屢經地方官憲捐項興修,故雖歷二百餘年之久,而舊制尚存,歲時郊戶每致祭焉。
-
迨至大正二年三月,該地為海軍買收,即給移轉料金貳佰員,因再購是地而重新改建焉,又更其名曰「祠壇」;壇之側仍附以大墓三個、兼備貯骸場壹所,計費工料金參佰貳拾六員,於大正五年八月興工,仝年十一月落成,董其事者媽宮區長陳柱卿等是也。第恐年湮代遠,時事無稽,爰勒石以垂不朽云。
-
大正五年歲次丙辰葭月吉旦
-
(註)■表示為石碑磨損,無法判讀
-
作者|吳令丞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