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善廟

影像分類:寺廟廟宇  萬善廟|

萬善廟

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隱藏資訊
  • 普渡|農曆7月1日

同義詞彙|周克順祠堂、山水萬善廟
-
萬善廟的興建年代不詳,據說本來是清朝時期位在今觀海別墅前的榕樹北側(舊山水漁港檢查哨)的一間有應公廟。民國49年(1960)因為年久失修,由陳傳位、黃進金及值年鄉老陳水能、鮑才教、陳海豬等人發起遷建,經北極殿恩主公降鸞指示廟址後,由里民籌款以石重建,於同年農曆7月初1日萬善爺聖誕時舉行落成慶典。
-
民國84年(1995)管理委員會又倡議重建,由旅台同鄉及信眾樂捐,經北極殿秦大千歲指示「重建依原地,字向不移,地基可稍偏東,增建尺寸由眾弟子自決」後,於同年的農曆11月10日奠基,改在原廟東側興建一座寬5.46公尺、深9.7公尺的新廟,於民國86年(1997)農曆7月2日落成。山水里萬善廟今貌內有供信眾問卜的靈籤,每年節慶也都有祭拜;早年由公廟的3個甲頭值年老大,輪流負責每天早晚的祭祀(每人輪值一個月),近年來才改由山水北極殿的廟公負責燒香。
-
資訊來源|馬公市各里叢書(寺廟篇)
-
周克順祠堂
-
山水的萬善廟又稱為「周克順祠堂」,周克順據說是駐紮在山水里的一名清朝兵勇,長得威武英俊,屢建戰功,和與百姓相處和睦,很受居民的景仰。後來聚落裡連續發生幾件少女未婚懷孕的事,卻都查不出原委,有些女孩甚至還因不堪受辱,而懸樑自盡或跳海自殺。
-
最後居民發現是周克順幹的「好事」時,雖然也有幾個學過武術的人聯合去向周克順興師問罪,卻都不是他的對手。於是居民在集體商議後利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派一位美麗的少女刻意到周克順的營房前徘徊引誘他。等到周克順衝出來抱著那少女直往土坑而去時,聚落中的壯丁才手持棍棒合力圍攻。周克順一直被追殺到海邊,便躍身下海企圖游水到對岸的菜園;居民則出動幾艘舢舨分頭追殺,最後終於把精疲力竭的周克順打死在海上。
-
據說周克順死後變成孤魂野鬼,搭上民間傳說的「王船」漂流到山水海域附近,打算報仇。上帝廟的主神曾經出面協調無效,後來由廟中和王爺熟識的「劉大王」出面排解,王船才轉移向龍門方向而去,事後居民為了息事寧人,就蓋了萬善廟來安奉他(薛明卿1996:27-29)。
-
文字引用|馬公市各里人文鄉土叢書。
-
虛與實:《濟民寶筏》中的案例與周克順祠堂
-
明治34年(1901)辛丑孟秋,吳等糾合江子丹、許徽音等於西衛鄭足之厝,開設極妙社新善堂,自任總理堂務(堂主)。極妙社新善堂開設之初,吳等先行整頓鸞務,宣講聖諭與善文,並訓練正鸞生李克德。然而,正鸞生訓練難就。此時,石泉養善堂著造《濟世金丹》完竣,養善堂正鸞生許超然之妻為西衛人,翌年在石泉養善堂正鸞生許超然與陳知機等人的協助下,遂能請旨揮鸞完成《濟民寶筏》一書。故而《濟民寶筏》卷四之末,附錄許多養善堂相關扶鸞紀錄。其次,《濟民寶筏》一書除了以南天文衡聖帝玉封翊漢天尊關為督造寶筏總校正之外,尚有西衛宸威殿主神北極真武大帝張為著造寶筏主席,另一位就是同造寶筏養善堂正主席陞任莆田武聖帝君辛。
-
《濟民寶筏》一書中警世的案例,有數則反映澎湖清末與日治初期的社會現象。例如,龍門鄉人李某以地理風水蠱惑鄉民遷葬祖墳,從中牟利;又有澎湖菜販盤剝魚肉百姓等。其中更有以清法戰爭乙酉之役(1885)與甲午戰爭乙未之役(1895)為時空背景的故事。
-
1874年臺灣爆發牡丹社事件,清廷派遣船政大臣沈葆楨來臺主持臺澎海防及對各國的外交事務。由於日軍兵船常於臺澎海域活動、復以戍守臺澎的班兵積弱不振,沈葆楨提出汰除臺澎老弱班兵,主張增募當地團練,以臺澎人守臺澎,藉以增強地方防衛。1885年3月29日至31日,法軍攻打澎湖期間,風櫃嵵裡等地砲聲隆隆,媽宮街區更被廣勇與台州勇放火焚燒,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清末,班兵積弱不振,兵勇素質良莠不齊,不僅戰力不足,更對地方治安民風形成極大的威脅。因此,西衛社鄉老以「茲值海彊多事之秋,未免兵勇雜混,我鄉離城咫尺,恐有一二不肖之徒,交引入村,閑遊聚賭,窺謀滋擾,以致傷風敗俗,被蕩費財」,遂而重整地方鄉約。
-
山水里便流傳一則兵勇與地方的衝突。山水豬母水)有間有應公廟,又稱「周克順祠堂」,據馬公市各里人文鄉土叢書地方典故提及萬善廟緣由是因駐紮在山水里的清朝兵勇周克順與聚落少女曖昧不清,導至幾件少女未婚懷孕,更甚至有些女孩不堪受辱,而懸樑自盡或跳海自殺;為此居民憤而設計追殺,將他打死在海上;而死後的周克順搭上王船重回山水海域欲向居民復仇,最後由上帝廟的劉大王出面排解,方才讓王船轉移方向往龍門而去,事後居民為了息事寧人,就蓋了萬善廟來安奉周克順。
-
清代兵勇的形象低劣無心戍守澎湖,更常膽大妄為搶掠騷擾百姓。然而,在《濟民寶筏》卷四中的〈搶劫慘報近案〉,山水豬母水)的兵勇卻成為受害者:「……此犯亦是澎廳轄下猪母水鄉人也,姓陳名勇。查生平為人,作事不合天理,行為不存良心,背倫亂紀,巧詐多端;見利忘義,糜惡弗為。……謀財害命,惡積如山;罪深似海,不知改過。至甲午年間充入營伍,越年日軍攻澎,兵勇敗北如鳥飛散,無枝可依。有一外省人姓林名全,身負一包裹,倉皇脫命,逃遁在僻壤深壑之處,凑適陳勇回家從此經過,見他素時跟官,想必有多銀可奪。正在兵燹時勢,不怕人知鬼覺,遂向前哄曰:今日若無銀與我,必要爾性命。將他拖落,周身搜銀八十餘元並一包裹亦被他拿去,致使林全淚眼汪汪,流落難歸,染病將死不願,對天哭訴冤枉。是時適有鑒察遊神稽查人間善惡,聞知此事,一一錄奏天曹。玉帝震怒,牒飛陰府冥王,今一鬼役先使其陳勇心迷意亂,狂說非為示眾,數日惡病,死於臺地……。」
-
此則〈搶劫慘報近案〉以澎湖甲午戰爭─乙未之役(1895)為時代背景,距離1901年新善堂著書,也才短短數年光景。林全,或即廣丙艦沉沒的主角林廷禎的化身。發生地點為今山水里,〈搶劫慘報近案〉或許是周克順祠堂(有應公廟)故事的轉譯或原形之一。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