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萬善廟紀錄

影像分類:寺廟廟宇  2023萬善廟紀錄|拍攝日期:2023-08-16(星期三)

萬善廟

閱讀時間 ── 約 17 分鐘

同義詞彙|周克順祠堂、山水萬善廟
-
萬善廟的興建年代不詳,據說本來是清朝時期位在今觀海別墅前的榕樹北側(舊山水漁港檢查哨)的一間有應公廟。民國49年(1960)因為年久失修,由陳傳位、黃進金及值年鄉老陳水能、鮑才教、陳海豬等人發起遷建,經北極殿恩主公降鸞指示廟址後,由里民籌款以石重建,於同年農曆7月初1日萬善爺聖誕時舉行落成慶典。
-
民國84年(1995)管理委員會又倡議重建,由旅台同鄉及信眾樂捐,經北極殿秦大千歲指示「重建依原地,字向不移,地基可稍偏東,增建尺寸由眾弟子自決」後,於同年的農曆11月10日奠基,改在原廟東側興建一座寬5.46公尺、深9.7公尺的新廟,於民國86年(1997)農曆7月2日落成。山水里萬善廟今貌內有供信眾問卜的靈籤,每年節慶也都有祭拜;早年由公廟的3個甲頭值年老大,輪流負責每天早晚的祭祀(每人輪值一個月),近年來才改由山水北極殿的廟公負責燒香。
-
資訊來源|馬公市各里叢書(寺廟篇)
-
周克順祠堂
-
山水的萬善廟又稱為「周克順祠堂」,周克順據說是駐紮在山水里的一名清朝兵勇,長得威武英俊,屢建戰功,和與百姓相處和睦,很受居民的景仰。後來聚落裡連續發生幾件少女未婚懷孕的事,卻都查不出原委,有些女孩甚至還因不堪受辱,而懸樑自盡或跳海自殺。
-
最後居民發現是周克順幹的「好事」時,雖然也有幾個學過武術的人聯合去向周克順興師問罪,卻都不是他的對手。於是居民在集體商議後利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派一位美麗的少女刻意到周克順的營房前徘徊引誘他。等到周克順衝出來抱著那少女直往土坑而去時,聚落中的壯丁才手持棍棒合力圍攻。周克順一直被追殺到海邊,便躍身下海企圖游水到對岸的菜園;居民則出動幾艘舢舨分頭追殺,最後終於把精疲力竭的周克順打死在海上。
-
據說周克順死後變成孤魂野鬼,搭上民間傳說的「王船」漂流到山水海域附近,打算報仇。上帝廟的主神曾經出面協調無效,後來由廟中和王爺熟識的「劉大王」出面排解,王船才轉移向龍門方向而去,事後居民為了息事寧人,就蓋了萬善廟來安奉他(薛明卿1996:27-29)。
-
文字引用|馬公市各里人文鄉土叢書。
-
虛與實:《濟民寶筏》中的案例與周克順祠堂
-
明治34年(1901)辛丑孟秋,吳等糾合江子丹、許徽音等於西衛鄭足之厝,開設極妙社新善堂,自任總理堂務(堂主)。極妙社新善堂開設之初,吳等先行整頓鸞務,宣講聖諭與善文,並訓練正鸞生李克德。然而,正鸞生訓練難就。此時,石泉養善堂著造《濟世金丹》完竣,養善堂正鸞生許超然之妻為西衛人,翌年在石泉養善堂正鸞生許超然與陳知機等人的協助下,遂能請旨揮鸞完成《濟民寶筏》一書。故而《濟民寶筏》卷四之末,附錄許多養善堂相關扶鸞紀錄。其次,《濟民寶筏》一書除了以南天文衡聖帝玉封翊漢天尊關為督造寶筏總校正之外,尚有西衛宸威殿主神北極真武大帝張為著造寶筏主席,另一位就是同造寶筏養善堂正主席陞任莆田武聖帝君辛。
-
《濟民寶筏》一書中警世的案例,有數則反映澎湖清末與日治初期的社會現象。例如,龍門鄉人李某以地理風水蠱惑鄉民遷葬祖墳,從中牟利;又有澎湖菜販盤剝魚肉百姓等。其中更有以清法戰爭乙酉之役(1885)與甲午戰爭乙未之役(1895)為時空背景的故事。
-
1874年臺灣爆發牡丹社事件,清廷派遣船政大臣沈葆楨來臺主持臺澎海防及對各國的外交事務。由於日軍兵船常於臺澎海域活動、復以戍守臺澎的班兵積弱不振,沈葆楨提出汰除臺澎老弱班兵,主張增募當地團練,以臺澎人守臺澎,藉以增強地方防衛。1885年3月29日至31日,法軍攻打澎湖期間,風櫃嵵裡等地砲聲隆隆,媽宮街區更被廣勇與台州勇放火焚燒,幾乎陷入無政府狀態。清末,班兵積弱不振,兵勇素質良莠不齊,不僅戰力不足,更對地方治安民風形成極大的威脅。因此,西衛社鄉老以「茲值海彊多事之秋,未免兵勇雜混,我鄉離城咫尺,恐有一二不肖之徒,交引入村,閑遊聚賭,窺謀滋擾,以致傷風敗俗,被蕩費財」,遂而重整地方鄉約。
-
山水里便流傳一則兵勇與地方的衝突。山水豬母水)有間有應公廟,又稱「周克順祠堂」,據馬公市各里人文鄉土叢書地方典故提及萬善廟緣由是因駐紮在山水里的清朝兵勇周克順與聚落少女曖昧不清,導至幾件少女未婚懷孕,更甚至有些女孩不堪受辱,而懸樑自盡或跳海自殺;為此居民憤而設計追殺,將他打死在海上;而死後的周克順搭上王船重回山水海域欲向居民復仇,最後由上帝廟的劉大王出面排解,方才讓王船轉移方向往龍門而去,事後居民為了息事寧人,就蓋了萬善廟來安奉周克順。
-
清代兵勇的形象低劣無心戍守澎湖,更常膽大妄為搶掠騷擾百姓。然而,在《濟民寶筏》卷四中的〈搶劫慘報近案〉,山水豬母水)的兵勇卻成為受害者:「……此犯亦是澎廳轄下猪母水鄉人也,姓陳名勇。查生平為人,作事不合天理,行為不存良心,背倫亂紀,巧詐多端;見利忘義,糜惡弗為。……謀財害命,惡積如山;罪深似海,不知改過。至甲午年間充入營伍,越年日軍攻澎,兵勇敗北如鳥飛散,無枝可依。有一外省人姓林名全,身負一包裹,倉皇脫命,逃遁在僻壤深壑之處,凑適陳勇回家從此經過,見他素時跟官,想必有多銀可奪。正在兵燹時勢,不怕人知鬼覺,遂向前哄曰:今日若無銀與我,必要爾性命。將他拖落,周身搜銀八十餘元並一包裹亦被他拿去,致使林全淚眼汪汪,流落難歸,染病將死不願,對天哭訴冤枉。是時適有鑒察遊神稽查人間善惡,聞知此事,一一錄奏天曹。玉帝震怒,牒飛陰府冥王,今一鬼役先使其陳勇心迷意亂,狂說非為示眾,數日惡病,死於臺地……。」
-
此則〈搶劫慘報近案〉以澎湖甲午戰爭─乙未之役(1895)為時代背景,距離1901年新善堂著書,也才短短數年光景。林全,或即廣丙艦沉沒的主角林廷禎的化身。發生地點為今山水里,〈搶劫慘報近案〉或許是周克順祠堂(有應公廟)故事的轉譯或原形之一。
-
作者|許玉河老師
-
再探山水周克順的故事
-
山水有一座萬善廟的興建年代不詳,從《馬公市各里叢書(寺廟篇)》據聞清末時是位在今觀海別墅前的榕樹北側(舊山水漁港檢查哨)。民國49年(1960)因年久失修,由陳傳位、黃進金及值年鄉老陳水能、鮑才教、陳海豬等人發起遷建,同年農曆7月初1日落成。民國84年(1995)管理委員會又倡議重建,民國86年(1997)農曆7月2日落成。
-
山水的萬善廟又稱為「周克順祠堂」,從諸多有關周克順的研究,其內容大意為周克順本是駐紮在山水里的一名清朝兵勇,與百姓相處和睦,很受居民的景仰。後來聚落裡連續發生幾件少女未婚懷孕的事,卻都查不出原委,有些女孩甚至還因不堪受辱而自盡。居民發現是周克順所為,雖然曾經向周克順興師問罪,卻非其敵手。於是居民商議利用夜晚,以少女到周克順的營房前徘徊引誘,再由聚落壯丁聯合擊殺。周克順一直被追殺到海邊後死亡,屍體也赴之馮夷。周克順死後變成孤魂野鬼,搭上「王船」漂流到山水海域,打算報仇。上帝廟的主神曾經出面協調無效,後來由廟中和王爺熟識的「劉大王」出面排解,王船才轉移向龍門方向而去,事後居民為了息事寧人,就蓋了萬善廟來奉祀他。
-
山水舊稱豬母水豬母落水,《澎湖聽志》云:「……東為嵵裏澳豬母落水,最當南之衝,由陸趨媽宮三十餘里,舊有舟師戍守;今既築銃城,以防橫突……」。豬母落水為汛防重地,也築有銃城,有兵勇駐守合乎史實。然而,豬母落水有諸多女子受害於周克順而自盡,怎麼可能查不出原因或者告官追查?直到查出是周克順所為,竟以自家女兒為誘餌,合眾人之力擒殺周克順於海岸。既知周武藝高強,又有哪位父母願意以親身骨肉,身犯險境?周克順既然身犯人命重罪,鄉民將之擊殺,就情理法而言也算合理,周克順要報何讎?如此情節顯然不合理。
-
明治34年(1901)吳等糾合江子丹、許徽音等於西衛鄭足之厝,開設極妙社新善堂所著造的《濟民寶筏》,也記載豬母落水當地兵勇與鄉民的衝突。〈卷四〉中的「搶劫慘報近案」中的兵勇卻成為受害者而非加害者:「……此犯亦是澎廳轄下猪母水鄉人也,姓陳名勇。查生平為人,作事不合天理,行為不存良心,背倫亂紀,巧詐多端;見利忘義,糜惡弗為。……謀財害命,惡積如山;罪深似海,不知改過。至甲午年間充入營伍,越年日軍攻澎,兵勇敗北如鳥飛散,無枝可依。有一外省人姓林名全,身負一包裹,倉皇脫命,逃遁在僻壤深壑之處,凑適陳勇回家從此經過,見他素時跟官,想必有多銀可奪。正在兵燹時勢,不怕人知鬼覺,遂向前哄曰:今日若無銀與我,必要爾性命。將他拖落,周身搜銀八十餘元並一包裹亦被他拿去,致使林全淚眼汪汪,流落難歸,染病將死不願,對天哭訴冤枉。是時適有鑒察遊神稽查人間善惡,聞知此事,一一錄奏天曹。玉帝震怒,牒飛陰府冥王,今一鬼役先使其陳勇心迷意亂,狂說非為示眾,數日惡病,死於臺地……。」
-
此則〈搶劫慘報近案〉以澎湖甲午戰爭─乙未之役(1895)為時代背景,距離1901年新善堂著書,也才短短數年光景。〈搶劫慘報近案〉中的林全與陳勇或許是西衛鄉諸人聽聞周克順的故事後,透過扶鸞的轉譯。
-
文澳歸化社從善堂著造《獄案金篇》〈卷三〉記載:戊申年(1908)十二月,媽宮境主城隍廟靈應侯方降筆的「劫財害命案」,更直接指出周克順案的緣由:
-
「……且人生斯世,富貴貧賤由天所定,怵惕惻隱人心皆有。不義之財,一毫莫取。是語也,古人言之早矣!觀夫食婪之輩,見利而生劫奪之心,得財又思害命,天理 斲喪,良心奚存?不思人命關天,劫財者,法本難容;害命矣,罪豈能寬。嗟嗟善惡皆由相習成風,閒有仁里,轉為亙鄉。亦有亙鄉,化為仁里。所謂習於善則善,習於惡則惡。理勢必然。無足怪也!吾神轄下,最無良者,莫如嵵裡澳猪母水鄉,觀其前年劫財害命一案,人心可謂窮兇而極惡。於何見之?乙未之歲,本澎慘遭兵燹,軍士風鶴流散,地方失守。由於主將老拙無能,非士卒不用命也,敗軍之士,不能憐而憫之。本自處於不仁之甚。矧敢再作逆天悖理之事,實與化外頑民無以異也。何也?時有勇營一教習士,係湖北府團姓周名克順因戍守該處地方,雖然武藝超群,怎奈虎落平洋被犬欺,該鄉鄉民人陳○○與黄○偵知他囊裡有金,先即倡首謀奪分肥,尚未思及害命。明知他旅力方剛,數人先行往試,兵刃既接,眾皆荷戈而走。雖見其英勇難敵,莫如財動人心,繼再黨率三十多輩强行迫發石如雨,必得其財而後已。奈眾寡莫敵,又兼敗兵之時,故捨其財,求保其命。誰知財奪而命難保。何則?眾思此人如此雄敵,萬一他日地方克復,吾輩必無遺類,事到其閒,一不作二不休,斬草必兼除根,逢春不能再發。今既其財,復留其命,福必旋踵而至。不如喪彼殘生而絕我等後患,計莫善於此矣!可憐周克順,乃勇營一教習士,防身尚有雙劍,先時不過欲求生命,故不下傷人毒手,他若早知該鄉懷此不良,必不能安然無事。最可恨者,鄉皆惡輩,里無善人。眾口同音,不出一言以相救。猛虎難對猴群,勢窮力竭,求生不能,被諸惡輩命送馮夷,塟身無地。噫!如此殘暴,雖鐵石心腸,莫此為甚。奚怪周克順死後英魂不散,直到地府冥王控冤,泣訴該鄉殘忍不仁,如何劫財,如何害命,如何喪身水府,如何尸居魚腹,屈冤莫伸,仰懇冥王俯憐無罪,而就死地。敢求方便准他索命,免致飛霜六月,不雨三年。冥王聽訴宽情,不覺怒髮衝冠,立即給牒,准其索命報冤,警戒後人。斯時周克順叩謝冥王,英魂即刻到鄉,公然駐鎮該鄉廟中。他乃陰曹控准,有憑有據,守境神祇不敢逆阻。飭令當境土地神將劫財害命之輩,一一查交周克順拘落地府對案,無一漏網。試觀初到索命之時,英靈赫赫,冤氣赳赳,現形變影,非法驅勢壓所能去。間有不識時務法師乩童仗法欲行驅逐,反自喪其命。所謂蟲飛入火者也。該鄉心驚胆戰未昏而門先閉,夜鮮行人,雞鳴無時,犬吠難息,恍如古戰塲鬼哭,天陰即聞。該鄉耆老又見謀害之徒,無病先後卒然而死,愈覺皇然無計可施。叩求建醮超拔等事,依然不願。無可奈何之際,齊到吾神臺前,再三求解。此冤無如惡自作者,罪當自受。無冤無讎,豈敢妄害。周克顺初速索命,曾先到案下投告,非無端而敢害人。余爕裡理陰陽,賞罰無私,有罪者宜服其辜;無過者啟容妄擾。余思今日既有此顯報,諒該郷人心亦必有歛跡,余乃代勸冤魂周克順,曰:今爾冤既伸,恨自可消,該鄉人民是 於管轄,有惡亦有善,恩怨必須分明。倘妄擾無辜,伸冤反而加罪,况對頭有主,殺人償命,理之當然。前置爾身於水府,今闔鄉既為爾超拔,諸惡謀害由爾索命,何事苛求不已。冤魂周克順聽諭,甘愿回陰。自此,鄉中日夜始見安静。報應如此昭然,人啟可妄為哉!書云:一人貪戾,一國作亂,其是大謂歟!該鄉數年來 鄉運不振者,祇因人心作惡過多,致天地責警而如斯,勸爾世人,不義之財切莫貪,貪得財來命安在?現今謀害諸惡輩,此時俱作地獄之罪鬼,難得超轉於人世。而冤魂周克順,已判轉輪廻去了。語云:人為財死,鳥因食亡,豈不可惜哉!……。
-
1901年西衛鄉著造的《濟民寶筏》與1908年文澳鄉著造《獄案金篇》,均將此事的時間點指向乙未之役(1895),林全或周克順都是受害者而非加害者。文澳在地理上更接近豬母落水,所聽聞周克順的故事應更為詳盡,故而能直接指出主角周克順,與豬母落水一字不差,可信度當然更高。
-
文中的「主將老拙無能」當指周振邦,周振邦於乙未之役慌忙乘船逃回台灣,後以「坐視不救,先行逃避」,被當朝派員押解福建,並處以「斬監候」。而周克順為湖北府團,當時應是身懷鉅款而在兵荒馬亂之際,引來殺機。而其死於海岸,也與山水當地的傳說符合。爾後,其向冥王索牒入廟向當初的加害者報仇雪恨,造成豬母落水鄉民的驚恐,最後在媽宮城隍的勸說之下,放下怨恨轉世為人。
-
山水萬善廟原為有應公廟,推測本為清代義塚之類的建築。1895年乙未之役發生周克順事件之後,其屍首離落山水海岸,造成鄉民驚恐,加以當時疫疾流行,乃求諸於上帝廟主神。鄉民為其建醮超度,枯骨安葬於有應公廟。爾後,有應公廟遂有周克順祠堂之名。
-
#參考澎湖知識服務平台周克順條目
-
#文澳歸化社從善堂獄案金篇
知識建檔|2017-11-05。知識更新|2023-08-18
修正建議回報


▲隱藏連結▲隱藏連結▲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