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林廷楨、廣丙艦與廣丙礁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林廷楨、廣丙艦與廣丙礁
-
林廷楨,一位與1895年廣丙艦沉沒息息相關澎湖人。《澎湖廳志》記載澎湖水師左營守備條下:「林廷楨,同安人。光緒十四年二月代理。」又《澎湖廳志》:「林廷楨,媽宮城人。由行武官澎湖右營千總,代理左營守備。光緒十四年,總兵吳宏洛統兵渡臺,勦卑南生番社,平之。八月初二日,宏洛奉調統領勇營及果毅軍練營,征勦卑南呂家望生番。吳宏洛分兵由大路進,自率精銳從山半大呼馳下,擊敗番眾,遂毀其社。是役也,帶領練營外委林廷楨、額外葉連陞,俱以藍翎把總儘先升補」。準此,林廷楨極可能原籍同安,因任職於澎湖水師左營,再落腳於媽宮城,累有軍功。
-
依據日本的調查報告,1895年澎湖乙未之役林廷楨抗擊日人失敗後,攜帶萬兩軍餉逃亡白沙。爾後,又潛逃八罩島水垵鄉且與劉永福保持聯絡,企圖反抗日人的統治。林廷楨的行蹤為日人偵悉後,1895年12月21日上午7時30分澎湖島司宮內盛高率領警察人員、守備隊長、憲兵支部長等共36人搭乘廣丙艦前往八罩島,追捕澎湖廳總鎮署將校林廷楨等人。
-
廣丙艦乃清光緒年間由福州馬尾造船廠所建造,隸屬於大清廣東水師旗下的巡洋艦。1894年,清日兩國爆發甲午戰爭,北洋水師戰艦幾乎全軍覆沒。爾後,廣丙艦於威海衛避險之際,被日軍所擒獲而納入日本海軍艦隊,日軍並改造廣丙艦。1895年12月21日8時36分宮內盛高等人自順承門外第一棧橋乘坐廣丙號出發,11時53分卻在距離八罩島將軍澳1.4海哩處,撞上海圖未註明的暗礁,艦長海軍少佐藤田幸右衛門下令全速倒車,造成海水從破損處湧入淹沒軍艦前部,並灌至下甲板,加上強風大浪的衝擊,船艦面臨翻覆的危機。艦長請宮內盛高等人在甲板整隊後,分搭兩艘小艇離艦。首批逃生的人員在下午1時41分抵將軍澳南方黑(赫)恩主廟,並徵用民船,復通知在馬公的海門艦前往救援,但救援船抵達現場時,發現廣丙號已沉沒。爾後有94人在八罩島上岸,29名在東嶼坪上岸,37名行蹤不明。總計160人當中,獲救者123人,失蹤者37人。救援過程中,望安士紳許占魁協助動員船隻人力將日人救上陸地並提供糧食。1896年7月15日廣丙艦遭難紀念碑紀念碑落成,並舉行祭典紀念死難官兵。伊能嘉矩1901年來澎湖踏查,包含廣丙艦、奈良丸與第十六號水雷艇遭難等三座紀念碑立於測天島的西岸。爾後,測天島成為馬宮要港部海軍基地,石碑又遷移至順城門附近之高地。
-
明治33年3月8日(1900)日本水路部出版<日本台灣西岸澎湖列島>一圖,將廣丙艦坐礁之處標註為廣丙礁,以紀念此次不幸意外。近年來台灣水下考古團隊於2010年7月進行水下探勘,發現廣丙艦之遺址位置。陸續於2010年9月7日、8日、9日及10月24日等時間進行水下察探工作,發現許多廣丙艦之遺物。除了將部分遺物打撈上岸外,也將遺址區域進行設定記錄,繼續水下考古工作,目前出水遺物目前共117件。廣丙艦不僅在軍事、海難的歷史研究上有其特殊意義,抑是水下考古的一個重要指標,也成為澎湖地名之一。
-
林廷楨最後的命運為何?有代進一步的追尋。然而,廣丙艦因他觸礁沉沒,數十位日人因他而淪為水下亡魂,想必當時的日人對其恨之入骨。然而,澎湖也因此留下一觸以軍艦命名的水下沉礁。百餘年後,廣丙艦更成為國家水下考古的文化資產。歷史的曲折,人物的臧否,又豈是蓋棺所能論定?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資訊

林廷楨,媽宮城人。由行武官澎湖右營千總,代理左營守備。


林廷楨,同安人。光緒十四年二月代理。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