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

朱吉祥、韋仁化與林廷楨的故事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刺激1895:朱吉祥、仁化與林廷楨的故事
-
外塹小地名的故事》有一則<吉祥小兵>,朱吉祥於光緒年間,自唐山前來戍守外塹的砲台,1895年澎湖之役清軍潰敗,朱吉祥逃入外垵隱姓埋名。朱吉祥後來他入贅於大許人家;當時還有一位同是清軍的仁化也躲在外垵,成為外垵姓的開山祖。
-
慶陽《徛佇這港海水个人》,繼續朱吉祥與仁化的故事。朱吉祥原籍安徽,光緒年間,奉調來澎戍守西嶼炮台擔任炮長。仁化則為山東濟南人,光緒初期奉調澎湖駐守西嶼炮臺,1895年澎湖之役後,仁化隱身於外垵並與盧家喪偶媳婦準仔者成婚。蔡光庭老師《大海洋洋總是田》以西嶼庒外塹戶口調查簿所載,得出朱吉祥生於弘化3年(1846),入贅外垵大許後已改姓為許,子孫皆承許姓;仁化則生於安政6年卒於昭和4年1857-1929)。
-
朱吉祥與仁化是清朝戍守西嶼炮台的官兵,年近不惑、朱已是天命之年。西嶼西臺西嶼東臺皆為1885年清法戰爭澎湖之役後所整建。朱與兩人若是來此戍守,也應該是1889年炮臺完工之後。而其與外垵女子的婚姻,應在1889年-1895年之間,否則局勢動盪的時代,在日軍的追緝之下,匆忙闖入外垵的不速之客如何能取得外垵的女子呢?
-
其次,兩人在當時已有相當年紀,一位來自安徽、一位來自山東是否還能擔任第一線作戰的官兵?1895年7月澎湖島司宮內盛高追拿逃竄在澎湖的清朝官兵,名單上共有42位,最年長者李小手,已是53歲為安徽省合肥人,宏字前營左哨五隊的火夫。吳長發也已50歲,廣東省龍泉人為防軍前營右哨一隊。最年輕者,楊長盛為24歲,江西省寧桂人,防軍後營左哨一隊。這份敗逃官兵的名單其祖籍地真是五花八門,湖北、湖南、河南、山東、江蘇、浙江、江西、安徽、福建、廣東皆有,年齡30-40歲者過半。名單中不見仁化與朱吉祥,兩位或許早於此之前卸甲歸田,融入澎湖社會的脈絡中。
-
1895年12月21日上午7時30分澎湖島司宮內盛高率領警察人員、守備隊長、憲兵支部長等共36人前往八罩島,搜查澎湖廳總鎮署將校林廷禎(楨)等人。《澎湖廳志》記載澎湖水師左營守備:「林廷楨,同安人。由行武官澎湖右營千總,光緒14年代理左營守備。依據日本的調查報告,1895年澎湖乙未之役林廷楨抗擊日人失敗後,攜帶萬兩軍餉逃亡白沙。爾後,又潛逃八罩島水垵鄉且與劉永福保持聯絡,企圖反抗日人的統治。林廷楨的行蹤為日人偵悉後,1895年12月21日上午7時30分澎湖島司宮內盛高率領警察人員、守備隊長、憲兵支部長等共36人搭乘廣丙艦前往八罩島,追捕澎湖廳總鎮署將校林廷楨等人。結果卻導致廣丙艦,撞上海圖將軍嶼東南方未註明的暗礁而沉沒。至於林廷楨與以上42人,是被捕獲遣送回清國或是落地生根成為澎湖人,是歷史留給我們的另一份功課。
-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在澎湖歷史建築郵便局」所設立之水下考古工作站刻正展出廣丙艦等沈船之考古成果。廣丙艦沈沒的原因與當時敗逃流竄於澎湖的清朝官兵幾乎劃上等號。這也許是朱吉祥、仁化與林廷楨等人所始料未及。廣丙艦歷經澎湖海流百餘年來的洗禮;朱吉祥與仁化的血脈也依舊在澎湖的土地上流動著,而我們也擁有他們的故事。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

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