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天島

閱讀時間 ── 約 11 分鐘

隱藏資訊
  • 01|周長|約2.8183公里

舊名、別名|小案山
-
測天島本來是一個稱為小案山的獨立小島,距離大案山0.2037公里。日治以後改稱為測天島,陸續闢建為海軍馬公要港部;日治時期,日本人開始填海造陸,興建了一條長300公尺,寛100公尺的土堤和對岸的大案山相連。大正8年又將對岸的大案山居民全部遷到今案山里,來擴大馬公要港部,戰後由我國海軍接收,仍然做為海軍基地使用。
-
點亮「香多拉的燈火」
-
胡建偉,清代澎湖首屈一指的通判,於乾隆朝來澎就任,歷經黑水溝凶險抵達澎湖之際,寫下其對澎湖的第一印象<到澎湖境>:
-
舟人告我水中沚,青青一點小於米;此是澎湖西嶼頭,好向望樓遙瞪視。七更洋走十二時,白鳥翻飛囅然喜。漁火星星漸漸明,到境不過三十里。風微卸蓆下櫓搖,齊心協力力足恃。引緪探淺復量深,恐防沙線與礁址。大船進港本來難,恰值今宵好潮水。四角仔、金龜觜、港口如門屹山峙。紛紛吏役懽相迎,紅紗夾岸籠燈俟。連日驚心千尺濤,足踏實地樂無比。從容就館謁諸生,殷勤問俗挈大指。一十三澳民頗惇,澆漓只有媽宮市。
-
雖然只是「星星漁火」,澎湖的漁業活動卻也吸引了胡建偉的目光。道光年間,漁火星星有了專屬的名子,她的芳名叫做案山,正確來說是小案山-媽宮灣中的一座小島。案山漁火自此到清末成為文人歌詠的澎湖八景之一:
-
罨嶼潮痕上短篷,晚收笭箵泊菰叢。瀰漫春水連天碧,次第漁燈隔岸紅。世慮盡捐雲樹外,人家都住畫圖中。菱塘柳陌吾廬在,歸去還思理釣筒。
-
1895年改朝換代,澎湖成為日本的領土。日人隨即規畫小案山為馬公要港部的海軍基地,並遷移小案山居民到今天的大案山小案山也改名為測天島。從漁村變成軍港,案山漁火彷彿消失不復存在。然而,這星點漁火實已轉化成另一種漁業形態。明治44年(1911)7月4日《臺灣日日新報》報導西瀛<北山漁火>:
-
案山漁火,向為本島八景之一,自隸帝國版圖,該地充作海軍要港部,漁者裹足不前。八景之中,僅存其七而已。惟例年來如白沙島赤崁鄉、及旗(岐)頭、港尾、鳥嶼員貝,以及沙港鄉之長岸,奎壁澳之洲裡等處,每當春夏之際,一遇風靜潮退時,土人多持漁燈往海灘照尋螺魚種類,燈光萬點、逶迤時數清里。此時登高一望,覺輝煌閃爍,大小坡景色,頗具奇觀。是前此之案山漁火,今可移北山漁火,以填補八景之缺憾云。
-
春夏之際,澎湖最富特色的夜間漁業活動當屬「照章魚」,新的燈具創造新的漁業活動與文化。持續至80年代使用「電土」照海捕捉澎湖小章魚依舊盛行,爾後「電土」才逐漸為新式手電筒所取代。復此,在日治時代已迄二次戰後初期,媽宮灣的案山漁火依然存在,鄭同僚教授的《案山里100號》仍然可以看到當時媽宮灣豐富的生產力,直到填海造陸,漁火才一盞一盞的消失,漆黑的夜不復點點燦爛。說來好笑,1980年代澎湖各地抽沙建漁港,給漁船更好的停泊空間,拼了命向大海要地,扛起的著是漁業經濟的大旗。可惜,事與願違,孕育最初生命的潮間帶禁不起摧殘,失去幼苗的海洋,漁業經濟當然日益萎縮。
-
與此同時,外垵海沙墘的海沙亦被抽掉蓋漁港,新式的港口讓「瑞福送」船長於元宵節突發奇想,把漁船的所有燈火打開,五顏六色的燈火映在水上,在黑夜中特別燦爛奪目。此舉立刻獲得外垵船長們的認同,一呼百應,於是乎當外垵「公祖出巡」的時候,除了施放煙火外,加以「漁火開燈」,建立了外垵漁火「鬧熱」的豪氣。寄港於高雄茄萣的外垵籍大船,也在元宵節航越海峽共襄盛舉,近鄉時刻,海上煙火直沖天際。我們慶幸有今日外垵漁火,承繼了澎湖的火種。
-
這一把火種,儘管外在形式不盡相同,地點也不一,然而其根源於澎湖海洋經濟命脈的元素,本質與內涵如出一轍。澎湖四圍盡海,海是澎湖人的生命泉源。陸域生態、經濟活動、歷史文化、宗教民俗無不帶有海洋色彩,就連風的氣息、水的味道也脫離不了鹹水煙的影響。其次,案山漁火、北山漁火與外垵漁火的例子,從來文化的創生都不是因為官方給你錢你才做,而是來自於民間旺盛的生命力並依附於生存的土地。
-
我是一位海賊王漫畫迷,在空島的篇章,空島一族一生的使命就是要點亮「香多拉的燈火」!那麼,從案山漁火、北山漁火與今日外垵漁火呢,是你?是我?或是「溜溜的他」?
-
文章來源|許玉河老師
-
小案山,位於媽宮港的小島,今日我們稱她為測天島。成書於道光12年(1832)的《澎湖續編》記載:「道光五年通判蔣鏞詳報:道府以小案山廖眾等補報陞科銀四兩四錢六分四釐,折收錢四千七百六十四文,撥充文昌祠祭費,卷存戶、禮二房。」由此可知小案山最晚於道光初年已成為澎湖的澳社之一,且已有澎湖八景案山漁火之美譽。光緒朝《澎湖廳志》更記載:「廖窩娘,小案山廖六女,適東衛社呂院.嘉慶三年,氏年三十守節,撫院兄子為嗣….」。嘉慶3年(1798),可確知已有廖姓定居於此。小案山在其發展初期似乎為班兵所盤據,且為墓葬區故《澎湖廳志》云:「按澎地本狹隘,媽宮澳尤甚;而各標戍兵橫暴習慣,甚或佔地至十餘里外,如隔水之小案山,亦指為該標管業,有明買扦葬者,則群起阻之…..」。
-
19世紀中期,清朝開港通商,澎湖成為外國商船、兵船航行的中介點。1844年6-8月英國海軍上校Richand Collinson搭乘Plover號來澎湖做水文調查並繪製一張澎湖地圖<Pescadore Islands surveyed by Adml. R.Collinson. R. N.>,Collinson 在Junks B.與Makung Har.之間的小島上標註O.Fort,O.Fort即為小案山。對照Collinson發表的《The Chinese Repository》原文,O.Fort的O.是Observatory之縮寫(位於23°32 :9N, 119°30 :2E),Observatory為天文台之意,乃 Collinson在澎湖水文調查的13個觀測點之一。Fort乃砲臺之意,故知小案山此地於清代設有砲臺,以其地理位置居媽宮港中間,可控制灣區之故。
-
1885年3月,法軍攻擊澎湖亦繪製澎湖地圖一張<Les Pescadores>,法軍承襲英國地圖,也稱小案山為I. Observatoire,並偵查得知小案山設有20cm中國砲一門,Armstrong式14cm旋條砲二門。10年之後的1895年3月,入侵澎湖的換成日軍,日軍在一幅題名<澎湖嶋>的地圖上,將小案山標示為測天嶋(島),蓋以Observatory為觀測天文之天文台來命名。
-
日人占領澎湖之後,即著手規劃在澎湖設立海軍基地,最後選擇在小案山此地設立海軍軍港,小案山居民因此被迫搬遷。依據《總督府公文類纂》,搬遷地從最初規畫的火燒坪,轉變為虎井,並且在明治29年5月搬遷完畢。然而,蔡文騰先生的<從漁港變軍港:日治時期馬公要港之形成(1895-1937)>一文顯示,小案山居民是搬遷到今日的大案山一帶。
-
小案山之名,從19世紀初期出現在志書的記載,到19世紀末期居民被迫搬遷離開故土,且被改名,百年的發展似乎在轉眼間消失,不復為人們所記憶。除了案山漁火的想像,清代的小案山到底有哪些人立命於此?明治29年的公文書<澎湖島、測天島ヲ陸海用地ニ收用ノ件>,日人對小案山的家屋與墳墓進行調查與補償,其中以墳墓的調查極為詳盡:無主墳墓共620面,有嗣者306面(實為304面)。有嗣者,住在小案山的有236面,住大案山者63面,住媽宮的有6面、住白沙島的1面。這些統計數字雖然有些許初入,然而也呼應了《澎湖廳志》記載之事實。若從個人名下所擁有的墳墓來看,廖念有19面、廖軒18面、高胎17面為最多,再再顯示廖姓與高姓在此發展已有一段長久的時間。其次,小案山此地的墳墓擁有者共17個姓氏,組成複雜。包括廖姓14戶、高姓10戶、鄭姓10戶、歐姓6戶、薛姓5戶、黃姓3戶、蔡姓2戶、郭姓2戶(住媽宮城)、洪姓1戶(住媽宮城)、許姓1戶(住媽宮城)、張姓1戶(住媽宮城)、施姓1戶(住媽宮城)、汪姓1戶、姜姓1戶、謝姓1戶、莊姓1戶、邵姓1戶,合計61戶。這也證明小案山居民並非搬遷到虎井,因虎井以翁、陳為大姓,歐姓有一戶係來自雞母塢
-
小案山在清代又有多少人居住在此呢?從明治28年(1895)的<澎湖島行政始末>記載大案山有113戶,362人;然而該份文件並無小案山的戶口數。1896年12月末的<澎湖島住民戶籍調查表>大案山則有115戶,558人,<澎湖島行政始末>與<澎湖島住民戶籍調查表>兩份資料相隔一年,人口數相差近200人,是否為小案山居民遷移所增加之數量,無法得知。因為,其他村落如文澳、西寮等亦有類似差異頗大的現象。然而,我們若從上述有主墳墓數304面,小案山佔236面來推估,大約佔3/4強。61戶的3/4約為46戶。1896年12月末的<澎湖島住民戶籍調查表>,全澎湖戶籍數為10,914,共有50,484人,平均1戶4.6人。則小案山於清代人口數約在200人左右,與上述大案山所增加的人口大致相符。
-
從的星星漁火的小案山,轉變為船艦停泊的測天島小案山也逐漸為我們所遺忘,測天島取而代之,而其地名由來實緣於英國海軍上校Richand Collinson的命名Observatory,並由法人承之,日人定之。小案山的後裔,是融入了澎湖村裡的脈絡之中,或是已經離開澎湖這塊土地異地再起,等待有志者的追尋。
-
文章來源|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