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感覺「飄飄」然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感覺「飄飄」然
-
明治40年(1907)《臺灣日日新報》報導一則大赤崁的女鬼故事:澎湖島大赤崁張騫,家住太子廟,某甲雙目失明,謠傳其家有一妖女,與某甲同臥起。此鬼白日現形,與張騫七歲女兒最為親昵。有窺伺者,以磚塊丟擲其住屋試探,然而磚塊也被投出戶外。鄉人遂謠傳,女鬼乃千真萬真。因是,有好事者以百金募集能治女鬼者,適大倉人鄭品,恃有符咒之術,逞以應募。然甫引到某甲家,即被磚塊擲頭,一蹶不振,聞者不禁大笑。《聊齋誌異》中的美女多為狐精所化,故而能白日現形。大赤崁的女妖或是此類,而非真鬼。大倉人鄭品,法術不靈,沒見著鬼反被磚塊擊中頭部。到底是鬼捉弄人?或是人捉弄人呢?不得而知。
-
昭和12年(1937)大野東風亦敘說北島燈塔女鬼的故事。「吉貝嶼以北有座北島,海難頻傳,造成經濟上重大的損失,所以在島上建了燈塔。燈塔的職員宿舍裡有個房間,在哪個房間的過夜者,會在半夜莫名其妙的驚醒,目擊幽靈,一位二十年華、盤著圓髻的傾城佳麗。」<北島怪談>作者作者大野東方決定親自一探究竟.......。大野先生半夜甦醒,只見一名美女在其枕邊不遠處,大野不知所措無法言語。美女幽靈瞬間消失在其眼前,驚鴻一撇,大野先生無以措其手足,更無法言語。到底是真的目擊女鬼或是另有「其人」,又是一道謎題。北島即目斗嶼,燈塔始建於1899年1902年完工。目斗嶼吉貝村民捕魚休息的傳統領域,島上有福德祠一座,目前只住有看守燈塔者。
-
民國47年(1958),更是「澎湖飄飄」的爆發年。先是5月龍門村有戶人家於昭和年間兄弟三人合蓋大宅聚族而居,但是二十餘年內卻有二十人接連死亡,戶主。所生的男孩幾乎夭亡。本年再舉一男孩又是同樣的情況,戶主之妻曾在生產前某一天早晨煮飯,卻看見屋裡一群老人聚集在一處,這些老人全部都是過去亡故的鄰居,嚇的女主人魂飛魄散,舉家搬離住處,另外賃屋而居,只留男主人在家。鄰里議論紛紛認為就是連棟的屋瓦頂蓋成「六」的數字,而屋瓦頂成「六」是最不吉利的,以致招來鬼魅。同年9月,屋主「祭鬼」,遠近居民也前來參加,各式各樣供品堆積庭院,臺灣的親友亦趕回來參與此盛舉。龍門村紅羅村素有交陪,故而特商請紅羅村北極玄天上帝前來捉鬼,上千位圍觀者,鑼鼓喧天,共有三位乩童捉得三千六百位鬼兵、三位鬼將,使宣告區除鬼魅恢復平靜。
-
無獨有偶,馬公正義街清石巷,某屋主整修住宅赫然發現每一層的硓𥑮牆壁內均有骨骸,足足可以裝滿兩個甕缸。屋主表示這棟房子係曾祖父買自160年前,屋頂曾經翻修牆壁未曾動過。然而自曾祖父搬來此地,家族頗不平靜。民間習俗咸信,人死必須入土為安,然而骨骸卻深埋牆內與床鋪同位,陽氣為骨骸所吸收位,難怪寢不安枕,屋主遂將骨骸轉移埋葬於墓地。
-
同年9月,花嶼一戶人家老少人口在兩個月內數人亡故,求神問卜的結果,認為屋內鬼比人多,解決之道就是必須遷出方能保平安。戶內人家只好搬遷,這裡住三天,那裏住五天。爾後再建造一座宮仔,而逢過節祭祀亡靈的作祟。
-
人類始終必須面對三大環境,第一、人與自然。第二、人與人所構成的社會。第三、人與自己。在這些環境的交織運作下,有太多無法科學解釋或自圓其員奇書的現象,鬼怪神明為我們找到了安撫不平與解釋的出口。這些俗稱的鬼怪一直都存在於人類生存的自然環境之中,存在於我們人為環境之中,更存在於人自己的精神想像之中。花嶼眾多的「宮仔」,正是先民面對自然與人為鬼魅的懼怕與懷柔之策。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