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勞動與節孝:澎湖的傳統女性形象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勞動與節孝:澎湖的傳統女性形象
-
「澎湖查某台灣牛」是清代的志書-《澎湖廳志》形容澎湖女人的一句俗諺。澎湖的婦女不只從事「討海」的工作,陸地上的耕作,女性一樣要辛勤以赴。劉家謀的<海音詩>曾如此形容澎湖的女性:
-
辛苦耕漁朝暮偕,飢來薯米爨牛柴。
-
煌煌六十年中紀,貞節如林聚一崖。
-
蓋因「澎湖地皆赤鹵,可更者甚少,俱以海為田。男子日則乘潮掀網,夜則駕舟往海捕釣;女人亦終日隨潮漲落,赴海拾取蝦蟹螺蛤之屬」。其次,澎民男有耕,而女無織。一切種植,男女並力,而女更勞於男。蓋男人僅犁耙反土,其餘栽種耘耨,多由女人任之。「上山落海」的勞碌生活,是澎湖傳統婦女昔日的生活寫照。
-
道光十一年(1831),澎湖大旱、又逢風災,造成全澎湖的大饑荒、民生困苦。翌年春天,興泉永道周凱抵澎撫恤,當時的澎湖廩生蔡廷蘭寫了一首<請急賑歌>給周凱,請其解澎湖燃眉之急。<請急賑歌>中以一位「鄰婦」來表達澎湖的災情的慘重:
-
炊煙卓午飛,乞火聞臨婦。涕淚謂予言:恨死乃獨後。居有屋數椽,種無田半畝。夫婿去年秋,東渡糊其口。高堂留衰翁,窮餓苦相守。夫亡訃忽相傳,翁老愁難受。一夕歸黃泉,半文索烏有。嫁女來喪夫,鬻兒來葬舅。家口餘零丁,幼兒尚褓負。吞聲撫遺孤,飲泣謀升斗。朝朝掇海菜,采采不盈手。菜少煮加湯,菜熟兒呼母;兒飽母忍飢,母死兒不久。爾慘竟至斯,誰為任其咎?可憐一方民,如此計八九。恩賑曾幾多,可能活命否?救荒如拯溺,急需援以手。
-
詩中的「鄰婦」,其丈夫東渡台灣,竟客死他鄉。公公又因太過傷心也跟著過世。窮苦困頓的她,只好嫁女賣子來籌措喪葬費。不僅如此,這位寡婦有一子尚在強褓之中,冬天到了,沒有食物可食,她只好到海邊採集海菜維生。而澎湖大飢,大多數人也都到海邊採海菜,這位寡婦又要照顧幼兒,採集到的海菜數量也隨著減少,生活的壓力,可想而知。這些堅苦卓絕的女性,也因此成為史書歌詠的對象。
-
「煌煌六十年中紀,貞節如林聚一崖」,即在描寫清代方志中的澎湖女性。乾隆年間(1771)的《澎湖紀略》、<人物志>中載有11位烈女的德行,道光年間(1832)的《澎湖續編》增加122位女性的事蹟,並區分為<女壽>、<貞女>、<貞烈>、<節孝>等篇章加以介紹。從1771至1832約六十年,節婦增逾十倍以上,比起台灣其他的方志是有過之而不及,故而劉家謀有此感概。至光緒年間(1893)的《澎湖廳志》則統合前面兩書的女性及當時採訪所得的資料,以<名媛>、<貞烈>、<節孝>區分,更敘述了332位婦女的德行。
-
上述的名媛、貞烈與節孝婦女之所以載入史冊,源於「節烈」為女子重要的德行之一。由於宋代理學家的倡導,官方的鼓勵,節烈逐漸演變為女子最重要的德行。宋代以後,不但社會對節烈特為重視,而且對實行節烈的方法亦別有苛求,女子不但要為夫守節,甚至要求殉夫。
-
道光18年(1838),澎湖通判魏彥儀於媽宮天后宮內設立節孝祠,藉以表彰節婦貞女。大正12年(1923)天后宮改建完成後,大正15年(1926)4月,諸紳商重立《澎湖廳志》中臚列之節孝孝婦女牌位,由陳采蕊主其事以神轎迎入天后宮節孝祠內安奉。昭和6年(1931)11月23日,郭石頭號召十餘人發起奉迎天后宮節孝牌位遊媽宮城,共有男女四百餘人參加,所到之處香案羅列,旌表旗幟、西瀛吟社字聯等等。參與的團體包括海靈殿北辰宮提標館銅山館海壇館北極殿臺廈郊以及各善社贊助旗幟,旗海飛揚。會後並募金450元,作為救助貧寒節孝婦女之用。1932年1933年連續舉辦此項活動。
-
提倡節孝,無非從傳統的三從四德角度來看婦女應扮演的角色。然而,當婦女走出家庭,進入學校與職場,這一道緊箍咒也逐漸地瓦解。是以日治時期林介仁,也已銅山館為書房招收女弟子修習漢文。日治時代,女性也在教師、醫生等行業逐漸佔有一席之地。只是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澎湖查某台灣牛的澎湖女性形象,依舊鮮明。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