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廷蘭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隱藏資訊

舊名、別名|開澎進士、秋園先生、蔡進士
-
蔡廷蘭林投澳雙頭掛社人,名崇文,字仲章,號廷蘭,又號香祖,學者稱秋園先生。道光24年(1844)中進士,為清領時期澎湖唯一的進士。「開澎進士蔡廷蘭的成功,鼓舞澎湖士子的向學之風,而其曾任崇文、引心、文石書院之主講多年,對澎湖教育的發展亦功不可沒。蔡廷蘭一生著述頗豐富,可說是清代澎湖文學作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可惜作品多半亡佚,至今可見的作品不多。其中《海南雜著》中的三篇作品,〈滄溟紀險〉、〈炎荒紀程〉與〈越南紀略〉,描繪其在赴福州鄉試返澎途中因船遭風,飄至安南(今越南)的過程,也述及安南的歷史典故、風土民情等,頗具文學與歷史的價值。
-
由於傳世作品不多,後人實無法從中得知其作品的全貌,更遑論作品的風格。連橫說其詩「尤工古體」,不過從〈請急賑歌〉等五言古詩可見其端倪。作為開澎進士,又兼書院的主講,蔡廷蘭對澎湖文風的影響是無庸置疑的。
-
資訊引用|《續修澎湖縣志(卷十三)|文化志》
-
蔡進士傳奇
-
相傳澎湖地小,風水福份薄,難得培植大人物,出了一位蔡進士,便大旱了十三年。據說龍門外海的香爐嶼經常煙波瀰漫,有如香煙裊繞,象徵著真龍之氣,加上龍門有聖旨牌(一塊形似木牌的石頭)、四寶(指龍門外海的四座島嶼,其外型酷似「籤筒、筆架、香爐、鼓架」)等象徵天子的地理吉兆,將來應當會有天子降生。
-
蔡進士知道了這樣的風水後,深感:澎湖出了一個進士就已經大旱十三年了,如果再出天子,生民不知道會有什麼大難臨頭,於是就將聖旨牌推倒,不讓澎湖有出天子的機會,以免為百姓帶來萬劫不復的災難。
-
蔡進士,曾任江西知縣,為官清廉,非份之財分文不取的精神感動了上蒼,因而在他的任內,全境風調雨順,沒有任何大災難。就連江西一座年年必坍塌的橋,也在蔡進士上任後,就不曾坍方。於是蔡進士便將原本要用來修橋的錢,拿來賑濟孤貧,不料進士的下屬,竟將公錢挪為私用,進士得知後大怒,憂煩而死,享年五十八歲。因為他在世時行善無數,功德無量,所以死後得以被冊封為神。進士死後,遺體運回興仁安葬,在浸水仔附近(拱北山南麓),後來才被日本人遷到烏崁海邊
-
大約三十年前、進士曾降鸞興仁懋靈殿,表明死後受封為江西文判城隍,現已期滿,轉任天津文判城隍,日後村里中有事,可以朝西北方設壇焚香祈禱,必得助力。
-
古墓僵屍
-
蔡進士在江西知縣任內,曾遇到一件怪事。江西有位婦人夜間趕路,突然內急,只得在路邊偏僻處方便。不料在他解衣方便時,發現旁邊竟是座古墓,當時感到臀部一陣冰冷,定眼一看,是一隻指甲長長,冰冷無血色的手正在觸摸她,還將她的內褲奪去。婦人大驚,踉踉蹌蹌的奔回家中,回家之後也不敢告知丈夫。到半夜忽然有人敲門,他丈夫前去應門時,門一開,立刻身首異處。
-
家人大驚之餘立刻報官處理,婦人才詳細的陳述經過。蔡進士便率眾人帶著文房四寶,前往一探究竟。果然有一座古墓,進士下令開棺驗屍,棺木一開,裡面躺著的僵屍竟直衝著進士而來。進士趕忙拿判官筆往僵屍眉心一點,可是沒有作用;翻手再拿硯石朝僵屍頭部砸去,也沒用;情急之下,取下官印往僵屍額頭一蓋,僵屍才被制住。於是蔡進士下令將僵屍火化,終於化解了屍害。
-
缺「角」的進士第
-
相傳蔡進士出殯時,子孫在送葬的行列中都乘轎,這不但不合禮數,對亡者也是相當的不恭敬,所以遭到上天的懲罰,不久便相繼走了(過世)七、八人,從此人丁凋零,家道中落。後代子孫自感福份不夠,難以安享進士第飛檐翹角的格局,便將飛檐打掉。(註:依據清律,凡為官有功名者,住家房舍的屋簷可如廟宇般翹角,以示地位尊貴。)
-
文字來源|澎南區文化資源集錦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資訊

澎湖廳有舉人自嘉慶五年蔡其英始,有進士自道光二十五年蔡廷蘭始。

東瀛識略 / 丁紹儀|


蔡廷蘭,字香祖,學者稱秋園先生。父培華,別有傳。廷蘭幼顈異,五歲讀書倍常童,八歲能文,十三補弟子員,屢試輒冠其曹。旋食餼,名藉甚;澎之廉吏蔣鏞尤愛重之。道光十二年,澎湖飢,興泉永道周凱奉檄勘賑,廷蘭賦詩以進,備陳災黎窮困狀。凱大加稱賞,瀕行贈以詩,有『海外英才今見之,如君始可與言詩』之句。因手錄讀書作文要訣一卷授之,題曰「香祖筆談」。時凱方以詩古文詞倡導閩南學者.......


道光甲辰科:蔡廷蘭(林投澳人。會試中式第二百零九名,殿試二甲六十一名,即用知縣,簽掣江西,補峽江縣,升用同知,有傳).....道光丁酉科:蔡廷蘭(本省鄉試中式第三十一名,又見進士)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