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主題:匾額  

與天同功匾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隱藏資訊

隸屬空間|天后宮
本匾為十三金龍紋底黑字陽文,懸掛正殿後點金柱間。匾額上方正中有「勅賜之寶」之印。據傳此匾原為九龍匾,字底畫有九條龍,台南天后宮曾來此模倣,亦製成九龍匾一面,其後媽宮天后宮之九龍匾於中法戰爭時,為法軍所掠,乃再倣台南天后宮之匾,又複製一面,即現在之匾,但不知為何現在之匾字底並非九條龍,而有十三條龍,有待日後考證(莊東 1978)。《光復以前臺灣匾額輯錄》中錄有全臺「與天同功」匾共有二十方。據清德宗實錄選輯:光緒7年(1881)10月15日,以神靈顯應,頒台灣各屬天后廟匾額曰「與天同功」,故台灣各地天后廟多有此匾(鄭喜夫、莊世宗1988)。而二十方匾額中有十六方的匾正中上方有「光緒御筆之寶」璽文,台南市中區大天后宮的「與天同功」匾亦然。故若謂澎湖天后宮原匾遭法軍掠奪一事屬實,其原匾璽文應為「光緒御筆之寶」,現所懸掛「與天同功」匾額係倣製者亦有可能,但若謂倣台南大天后宮者則未必正確。又馬公地方耆老曾透露,現今澎湖天后宮匾額「與天同功」四字乃陳步翔(采蕋)先生所臨摹,當時采蕋先生四十餘歲(約1923年左右)。若從現存馬公東甲北極殿壁堵上采蕋先生所臨唯妙唯肖的「板橋體書」來推斷,此說極為可能。
-
文字來源|開臺澎湖天后宮
-
澎湖天后宮「與天同功」匾
-
澎湖天后宮「與天同功」匾,《澎湖縣志文化志》記載:此匾原為九龍匾,台南天后宮曾來此模仿,其後媽宮天后宮九龍匾於清法戰爭中為法兵所掠,爾後再仿效台南天后宮之匾複製一面,《開臺澎湖天后宮志》並稱此四字為陳采蕋所仿寫。
-
依據李建緯老師《歷史、記憶與展示: 臺灣傳世宗教文物研究》一書:全台共計有26塊的「與天同功」匾,澎湖天后宮所見之「與天同功」匾,匾面共有十三條金龍,傳世品罕見此形式,而中央璽印所書「御賜之寶」,也與目前所見「光緒御筆之寶」的格式明顯不同,並將此匾歸類為「字體與御匾相似或現代重修之匾」。此即《澎湖縣志文化志》所謂於清法戰爭中為法兵所掠,爾後再仿效台南天后宮之匾複製一面,仿製的年代當在天后宮於日治大正12年(1923)重建之際,此種現象亦可見於文澳城隍廟「功存捍衛」匾中央璽印所書為「光緒御筆之寶」;而媽宮城隍廟「功存捍衛」匾中央璽印所書為「御賜之寶」。
-
「與天同功」匾於《清德宗實錄》光緒7年(1881)10月15日有載:「冬十月初三日(壬戌);諭軍機大臣等:……十五日(甲戌),以神靈顯應,頒臺灣各屬天后廟匾額曰『與天同功』。此神靈顯應之前因後果李建緯老師於《歷史、記憶與展示: 臺灣傳世宗教文物研究》一書已有精闢論解不再詳述。過去廟方指稱,原匾係康熙皇帝所賜,然不論是石萬壽與徐曉望的研究,康熙皆未賜匾與澎湖天后宮。且與1923年重建的楹聯書寫不符。根據現有澎湖天后宮大門對聯:
-
「歲次癸亥年孟冬之月下浣 吉旦
-
上聯:聖功與天同四十年前御賜匾文於今尚在
-
下聯:母德堪地配三百載後舊遺廟貌此日重新
-
正董事林恩深敬獻」
-
媽宮天后宮於1923年改建時,發起全省徵聯活動,此聯即為馬公長安里碩儒陳錫如1866-1928)所作。從上聯「聖功與天同四十年前御賜匾文於今尚在」可知,1923年重建天后宮,往前推40年約為1883年左右,正好為光緒7年(1881)清德宗頒賜御匾之際,可見當時媽宮天后宮確實有「與天同功」匾。光緒11年(1885)清法戰爭澎湖之役,戍守媽宮之兵勇放火燒毀媽宮市區。法軍佔據媽宮後,雖欲安撫人心,然媽宮一片荒涼,百廢待舉。故《孤拔元帥的小水手》一書也提及中國人看不起這些戍守媽供的士兵,更有意思的是:「法國的軍官熱愛中國木偶、中國畫。最妙的是這個國家的神父,也就是和尚親自把自己的神都帶過來賣。」「與天同功」匾應在此時,連同許多媽宮的寺廟文物半買半搶的流落異鄉。
-
目前天后宮所能見到的清代匾額為蔡廷蘭道光26年(1846)所敬獻之「功庇斯文」,其餘皆為1923年以後之作品。康熙23年(1684),臺灣底定,施琅同諸鎮以神有效順功,各捐俸鼎建天妃宮(台南大天后宮),天妃宮內庭並懸掛康熙御敕龍匾「輝煌海澨」。職是之故,澎湖天后宮縱使有康熙賜匾也絕非「與天同功」,而是「輝煌海澨」。然清代澎湖方志均未有相關之記載,所謂澎湖天后宮有康熙御賜之「與天同功」匾,只不過是歷史記憶的錯置罷了!
-
#誠心推薦李建緯老師《歷史、記憶與展示: 臺灣傳世宗教文物研究》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