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裡滬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舊名、別名|嵵內滬
-
嵵裡的西裡滬
-
馬公市嵵裡里共有六口石滬,一口為翁發所有、三口為王姓所有,皆位於紗帽山北方海域;一口位於嵵裡東側海域,為陳姓族人所有。嵵裡沙灘西側的海崖下方的石滬名為「紗內」,為嵵裡林姓族人所有。依據《澎湖的石滬》一書此石滬所有人為林坤。李明儒教授2006年澎湖石滬滬口普查的調查研究:〈數位典藏-澎湖的石滬形式與文化計劃〉提及,「紗內」此滬股權最早為林發所有,其餘滬權因年代久遠,詳情已不可考。從大正年間所做的石滬調查、以及澎湖縣政府農漁局所典藏的石滬漁場圖皆無此口石滬的相關記載。《馬公市各里人文鄉土叢書》則稱此口石滬為「嵵內滬」。然而,1903年嵵裡陳姓《長族公賬簿》之記載此石滬稱為「西裡滬」,蓋因「紗內」、「嵵內」與「西裡」三者臺語發音相似,名稱雖異實為同一口石滬。而且,此滬並非林姓所有,而是嵵裡陳姓長房之公產。
-
《長族公賬簿》與《穎川陳氏澎湖嵵裡族譜》記載:明治28年(1895)11月,族長陳媽生發起招集媽觀、弄老、牙老、榜老等叔兄弟侄重修西裡滬,並約定石滬若有得利之時,十分之三抽出充作公積金,做為宗族例年祭費,使後世子孫勿失其本源。重修後的西裡滬在四年間,丁香及雜魚入滬取獲共抽得27圓公積金。然而,好景不常,此石滬因犯大山砲台區域內規則施行,導致石滬捕魚受阻中斷。陳媽生望後輩之人,能注意此石滬及保管此公項,倘政府有恩恤赦免禁令,許賜修理及入滬捕魚,後輩子孫當出首共同起議經營此石滬,不可放棄。
-
嵵裡陳姓長房陳泗育老師表示,此帳簿乃其祖父陳榜所載。日治時期,此滬因大山砲臺建置,西裡滬位於砲臺管制區內,日人不准捕魚修建。二次戰後雖恢復產權,然石滬漁業日益沒落而為族人所忽略。2008年陳姓族譜編修完成後,有鑑於祖訓:西裡滬乃先人遺留之財產不可遺忘,陳老師乃以此賬簿為依據重新向澎湖縣政府登錄申請漁業權。近年來,並請怪手整修,再將尾端微調成圓弧捲曲狀,與昔日略有不同。西裡滬近十年來也曾有數百斤的丁香魚漁獲,或是烏賊、魷魚等收成。
-
《長族公賬簿》文中的大山砲臺,依據《澎湖縣縣定古蹟馬公大山堡壘砲臺調查研究》:源於1894清日兩國爆發甲午戰爭,清政府緊急於澎湖圓頂半島的大山頂構建一座砲臺,安置8吋口徑阿姆斯托朗後膛砲一門。1895年3月25日,日軍佔領正在興築中的砲臺。1900年4 月25 日,日本於此地整建大山堡壘,5 月15 日雞舞塢山堡壘也緊接著開工。大山堡壘徵收青灣東側原本的官有地並收購私有地,總面積達62,490坪,幾乎涵蓋圓頂半島三分之二的面積。1902年6月24日大山堡壘峻工,7月14日雞舞塢山雞母塢山)堡壘竣工。1919年5月大山堡壘改名大山砲臺,並配合澎湖島要塞之任務及目地調整配置:安式10”加砲外增設15速加取代。直至1933年後,大山砲臺與內垵社砲臺、外垵社砲臺、大山砲臺、豬母水砲臺等因澎湖島要塞軍事調整而被廢除。
-
嵵裡,以聚落位於紗帽山之下而得名。裡與內臺語同音,故嵵裡清代方志又稱嵵內。此「時」,其實為明代以前烏紗帽兩旁之「翅」,翅有平翅、朝天翅、圓翅等,而非湯匙的「匙」,這也是發音借字之誤。嵵裡,以陳姓為大族,其祠堂相傳興建於嘉慶初年。道光12年(1832)2月18日,興泉永道周凱抵澎賑災,因風潮大作不得進入媽宮港,即收泊於嵵裡並夜宿陳氏祠堂,當時的陳氏祠堂是一小祠宇。現今嵵裡陳姓「穎川祠堂」為2013年重修之廟貌。
-
澎湖的石滬,在早期的社會不僅是經濟生活的一大支柱,從吉貝石滬漁業權碑也可看出石滬與宮廟結合的力量。而嵵裡陳氏長房的西裡滬,也扮演著凝聚宗族,維持春秋蒸嘗的祭祀功能。甚至於日治時代公學校設立的教育經費,石滬金亦是重要的項目之一。石滬之於澎湖人的經濟、社會、宗教、宗族乃至於教育的發展,皆有它獨特的角色與地位。
-
陳泗育老師,澎湖水產職業學校退休。其祖父陳榜清代、日治時期亦為書房教師,可謂書香世家。
-
牛母山嶺中山之間的小海灣(山仔後南側)一帶,因為在潮間帶上有一座稱為「嵵內滬」的石滬而地以滬名。
-
文獻引用|《馬公市各里小地名》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