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碇鉤、鷄膳紫菜採集爭議

閱讀時間 ── 約 10 分鐘

光緒年間碇鉤鷄膳紫菜採集爭議(一)
-
雍正13年(1735)奎壁澳諸社以趙魁、陳良二人為首,聯名向澎湖廳提出碇鉤鷄膳北藔港二嶼一港的漁業權,後由澎湖廳批示在案。碇鉤鷄膳紫菜採集權確定由奎壁澳諸社納餉輪流採捕,並應於每年十二月十五日開禁,聽令其他鄉民自由採捕。一百五十年後的光緒年間,奎壁澳諸社以風颱輒作,採捕無期,希望將碇鉤鷄膳紫菜採集開禁日期延後至來春的二月初二日以後,澎湖通判龍景惇於光緒16年(1890)12月初6日頒發告示未准。其次,《澎湖廳志》中龍景惇任職澎湖通判期間為光緒14年(1888)8月至16年(1890)4月,接任者為俞鴻。從此告示,俞鴻於當年12月初尚未到任。龍景惇頒佈之告示如下:
-
欽命署理臺南縣澎湖海防粮捕分府龍為
-
出示曉諭事。照得本年十月二十日,據奎壁澳鄉耆陳言、吳彩、楊德、蔡董、洪兩、許輟、許晟、許提、呂左、陳自珠、林帶、蔡深、林廷、洪碧、姚秋蟬、蔡尚、謝捷、許入等僉稟稱:自先世請墾碇鈎鷄膳兩嶼採掇紫菜,征納國餉。係該南藔(南寮村)、北藔北寮村)、湖東湖東村)、湖西湖西村)、紅羅罩白猿坑等各鄉相接輪當,訂于歷年十二月十六日開禁,聽各鄉民蜂擁採掇。近因十一月初生紫菜時,颶風連作月餘,值年之鄉舟楫不通,採掇無日,延及十二月間又將開禁。如或未及晴霽,勉強前往兩嶼,潮水高急異常,多有渰殛斃命者。言等目擊心傷,爰是聚集妥議,聯名僉稟改定於來春二月初二日開禁。計粘約字二紙,稟懇示禁等情。據此,查該嶼紫菜每年納餉無幾斷,不致於賠累,自應率由舊章,未便藉端更易,希冀壟斷。除批示外,合行出示曉諭。為此,示仰奎璧澳各鄉居民人等知悉,以後歷年碇鈎鷄膳二嶼出產紫菜,務須遵照舊章定于十二月十五日開禁,聽該澳內各鄉往採。該鄉民毋許越期盜採,該鄉耆等亦不得把持漁利,致滋事端。倘敢故違,一經發覺或被稟控,定即嚴拏到案,分別究辦。其各凛遵,毋違特示。
-
光緒年間碇鉤鷄膳紫菜採集爭議(二)
-
光緒16年(1890)12月,澎湖通判龍景惇頒發告示未准奎壁澳鄉耆延長紫菜採捕時間至隔年2月初2日。奎璧澳等七鄉鄉耆再次聯名陳情,以菓葉鄉船隻較大前往較為安全,其他澳社船隻較小風大則望洋興嘆,故希望延後開禁日期,使貧民百姓能利用晴日前往上述二嶼,採集紫菜以資糊口。龍景惇遂採取中道,以每年正月十五日為期開禁。光緒17年3月(1891),其告示如下:
-
即補清軍府署理臺南澎湖海防粮捕分府龍為
-
再行定期出示曉諭事。照得本年十月二十日,據奎璧澳鄉耆陳言、吳彩、楊德、蔡董、洪兩、許輟、許晟、許提、呂左、陳珍珠、林帶、蔡深、林廷、洪碧、姚秋蟬、蔡尚、謝捷、許入等僉稟稱:自先世請墾鷄膳碇鈎兩嶼採掇紫菜,徵納國餉,係該南藔(南寮村)、北藔北寮村)、湖東湖西紅羅罩白猿坑等各鄉相接輪當,訂于歷年十二月十六日開禁,聽各鄉民蜂擁採掇。近因十一月初生紫菜時,颶風連作月餘,值年之鄉舟楫不通,採掇無日。延及十二月間又將開禁,如或未及晴霽,勉強前往兩嶼,潮水高急異常,多有渰殛斃命者。言等目擊心傷,爰是聚集妥議,聯名僉稟改定於來春二月初二日開禁,計粘約字二紙,稟懇示禁等情一案,當經批飭仍照舊章,並出示曉諭在案。茲據該鄉耆許川、洪占、許國治、陳珠珍、蔡董、蔡尚等,以川等六鄉與菓葉計七鄉環處海濱,自趙魁墾成鷄膳碇鈎二嶼紫菜,而菓葉有份者惟鷄膳嶼而己,從前禁約以三年兩鄉輪東鷄膳碇鈎一次除賻,菓葉鄉者無論,已倘萬一酌賻不成未開禁,則倩渠大船往採;既開禁亦搭渠大船掇拾。前輩民風醇厚,相助相友,所以十二月開禁久無異議。迄令人心不古,川等六鄉類多窮民,絕少殷戶。所置皆一葉扁舟,冬季風狂浪急,姑勿謂以開禁未開禁,欲他搭他大船,俱不可得。不特勉強往擷,每多失事。即膽怯不前者,惟有望洋徒嘆。僉懇格外恩准,改至春季二月初二日開禁,庶天朗氣清,大小船皆可魚貫登採,俾各窮民咸得資其糊口。且三年著東一次,川等六鄉但禁自己至鷄善嶼,若輪菓葉鄉著東,任其何月何日開禁,各如其願以償等情。續稟前來。據此,查該鄉等,如果苦於冬季浪大船小,實難前往採拾,姑准變通辦理。毋論舊約新章,酌中定於每年正月十五日為期,聽各鄉民往採,庶幾彼此兩無妨碍,以昭平允,而息爭端。除批示外,合行出示曉諭。為此,示仰該澳各鄉居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後,務遵照規定日期,於每年正月十五日開禁,毋得再行爭執滋事。倘敢故違,一經指稟或被查察,定即嚴拏到案,從重懲辦不貸。各宜凛遵毋違,切切特示。
-
右諭通知。
-
光緒拾柒年辛卯参月廿六日給
-
光緒年間碇鉤鷄膳紫菜採集爭議(三)
-
光緒18年(1892)4月,繼任澎湖通判的俞鴻,再次重申龍景惇對錠鉤雞善紫菜採集的裁示。從此告示,菓葉鄉以及船隻優於其他鄉里,而能自行決定輪值當年紫菜開禁日期。俞鴻之告示如下:
-
欽加知府銜即補清軍府署臺南澎湖海防粮捕分府俞為
-
特再示諭事。照得奎璧澳海邊,有碇鈎鷄膳二嶼年年生發紫菜,各鄉貧民輪採輪納餉項。歷年訂於十二月十六日開禁,至今已一百五十餘年,相安無事。光緒十七年二月間,據湖東等鄉許川等稟稱:川等六鄉與菓葉計七鄉環處海濱,自趙魁墾成鷄膳碇鈎二嶼紫菜,而菓葉有分者惟鷄膳嶼而己。從前禁約以三年兩鄉輪當一次,川等六鄉所置皆一葉扁舟,冬季風狂浪急,惟有望洋徒嘆。請改為春季二月初二日開禁,且川等六鄉但禁自己至鷄膳嶼,輪菓葉鄉值年任其何月何日開禁各如其願等情。當經龍前廳批飭開禁日期,如果苦於冬季浪大,該鄉船小實難前往採拾,姑准變通辦理,毋論舊約新章,酌中定於每年正月十五日為期,聽各鄉民往採,庶幾彼此兩無妨碍,各宜安分恪遵。如有抗違,定即嚴辦,一面出示曉諭在案。上年十二月,又據菓葉鄉紀傳清等稟請改期,又經本分府飭傳訊斷查核案情查照。龍前廳酌中定期,尚屬公允,自應照辦,以息爭端,合再出示曉諭。為此,示仰該澳各鄉居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後,務須恪遵龍前廳所定日期,于每年正月十五日開禁,公共採取,毋得再行爭執。倘敢故違,一經指稟或被查察,定即嚴拏到案,從重懲辦不貸。各宜凛遵,切切特示。
-
光緒拾捌年壬辰四月十二日給
-
光緒年間碇鉤鷄膳紫菜採集爭議(四)
-
光緒19年(1893),通判潘文鳳對錠鉤雞善紫菜採集的權利年分配,再次重新律定。鷄膳嶼作五年一輪,南藔(南寮村)二年、菓葉二年、紅羅罩一年,輪到之年始終歸此鄉採收,不必封禁開禁;碇鈎嶼則專歸湖東湖西白猿坑北藔北寮村)等四鄉管掌,四鄉各分配一年。兩嶼紫菜採集權明定分屬不同鄉社,互不干涉侵擾。此項規定遂成為定制,再次改變時,已是二次戰後之事。潘文鳳之告示如下:
-
欽加知府街儘先補用同知直隸州正堂調署澎湖分府卓異候陞潘為
-
重申示禁事。照得鷄膳碇鈎二嶼向產紫菜,七鄉有份。南藔(南寮村)、菓葉紅羅罩向以鷄膳嶼輪值完粮,兼迎神設醮。其碇鈎嶼則歸白猿坑湖東湖西北藔北寮村)四鄉輪值。近年菓葉鄉與南藔(南寮村)等鄉以開禁日期遲早,相爭纒訟多載。本分府前為斷結,鷄膳嶼作五年一輪,南藔(南寮村)二年、菓葉二年、紅羅罩一年,輪到之年始終歸此鄉採收,不必封禁開禁,免致相爭,已據遵依在案。惟鷄膳嶼既歸菓葉等三鄉與湖東等鄉無涉,則碇鈎嶼自應專歸湖東湖西白猿坑北藔北寮村)等四鄉管掌,其菓葉、南藔(南寮村)、紅羅罩三鄉不得前來爭收,方足以昭平允。七鄉既俱悅服,各具甘結附卷,永遠不得再啟爭端。至碇鈎嶼既歸湖東等四鄉或作四年一輪,或年年四鄉公採,均聽自便等因。正在重申示禁。間據湖東許建、湖西蔡棟、北藔北寮村)蔡董、白猿坑許點等,具呈懇請如斷出示,前來除批示外,合行出示曉諭。為此,示仰南藔、菓葉紅羅罩湖東湖西白猿坑北藔北寮村)等七鄉知悉。自示之後,鷄膳嶼歸南藔、菓葉紅羅罩等五年一輪;碇鈎嶼歸湖東(胡東村)、湖西湖西村)、白猿坑北藔北寮村)等鄉四年一輪。值之年,始終歸伊鄉專收,別鄉不得插入混採,致滋事端。倘湖東四鄉願將碇鈎嶼合採亦聽其便,惟與南藔等三鄉無涉。倘敢故違,恃強故取,定即嚴拘究辦,決不稍寬。各宜凛遵,毋違特示。
-
光緒拾玖年伍月初六日給
-
文字來源|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