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望安鄉日治時期

閱讀時間 ── 約 12 分鐘

明治27年光緒20年,1894),大清帝國與大日本帝國因為朝鮮問題引發戰爭。翌年4月,日本政府在下關(中國稱為馬關)與清國代表進行戰後協商,然在條約尚未定案前,日本大本營早在3月23日時,已先要求「南方派遣艦隊」進行攻佔澎湖的行動。歷經3日戰爭後,清國軍隊於25日完全撤離澎湖,全澎為日軍「比志島混成枝隊」所佔領,從此澎湖進入「日本時代」,當時的臺灣仍為清國之領土,下列茲就日本統治望安地區時期的行政區劃敘述於後。
-
(一)澎湖列島行政廳直轄時期
-
日軍佔領媽宮城後,依據日本大本營訓令在澎湖頒佈〈占領地行政條規〉,設置占領地臨時行政事務所,稱為「澎湖列島行政廳」。3月26日,日軍利用清朝澎湖鎮總兵官署為行政廳之廳舍,並將澎湖納入大日本帝國的管轄區,由預備役海軍少將田中綱常擔任該廳之行政長官,隸屬聯合艦隊司令長官之指揮,對澎湖佔領地進行軍政的治理,當時日人對澎湖地區最基層的治理單位仍稱為「社」,望安地區各聚落亦維持清代澳社自治的原則,由各社的鄉老自行管理。《馬關條約》簽署後,首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於5月21日頒行〈臺灣總督府假條例〉(臺灣總督府暫行條列),在總督府轄內分設數縣,各縣再管轄若干支廳,以此作為全臺行政區劃的初期基本規劃。
-
(二)澎湖島廳直轄時期
-
明治28年(1895)6月28日,臺灣總督府頒佈〈臨時政府地方機關組織規程〉,參考清代舊制的行政區劃,將原來的臺北、臺灣、臺南三府改制為縣,縣內分設支廳,至於澎湖則單獨設置「澎湖島廳」。澎湖列島行政廳官吏則於7月8日與澎湖島廳辦理交接,由宮內盛高擔任首任島司,並於翌日正式開廳後,澎湖才進入民政管轄的階段。8月24日,臺灣總督府鑑於無法在短期內弭平臺灣反抗軍,遂決定重新調整轄內行政區劃,以實行軍政統治,雖分設臺北縣、臺灣民政支部、臺南民政支部,然澎湖地區仍稱澎湖島廳。至於基層的地方行政管理,日人仍延續清代原有13澳之區分法,將各聚落附屬於各澳之下,不過此時「澳」已屬於虛級化層級,澎湖島廳亦稱各聚落為「鄉」,由澎湖島廳直接管轄,故今所見島廳設立以後之官方文書,在書寫上皆稱為「某某澳某某鄉」。
-
(三)八罩務署時期
-
明治29年(1896)3月31日,因全臺大致底定,臺灣總督府遂頒佈〈臺灣總督府條例暨民政局官制〉,恢復民政體制,重新調整地方行政區劃,分為臺北、臺中、臺南三縣,每縣分設支廳,澎湖地區仍獨立設置澎湖島廳而未變動,僅於翌年5月,以第152號將島廳名稱改為「澎湖廳」。45至於島廳轄內的各澳社仍由島廳直轄,直至10月8日頒佈廳令甲第4號的命令,才於島廳之下設置5個澳務署,並於該月17日成立媽宮澳務署。46至於大山、西嶼、頂山等各澳務署,則分別在明治30年(1897)的元月11日、15日、18日,依據訓令乙第1號、訓令乙第2號、訓令乙第3號等命令正式成立行政機構。管轄本鄉與七美鄉八罩澳務署,雖有行政區之設置,然因各離島遠離廳治,海面風波甚激導致渡海困難,常數十天而無法航行,雖有編制卻始終未設立機構,僅能從島廳派遣由廳屬職員、警部、公醫、翻譯、巡查等所組成的巡視員來管理。聚落的行政管理上,從明治29年底的戶口調查所見,當時望安地區的聚落分為:網垵澳網垵、網垵澳山寮、網垵澳后寮、網垵澳西埔、水垵澳東寮、水垵澳西寮、東嶼坪西嶼坪東吉西吉花宅、將軍、花嶼花嶼。從中可知,日本政府主要仍以承襲清代澳社的劃分,並對某些「鄉」內更細分為更小聚落。
-
(四)網垵辨務署時期
-
明治30年(1897),為求有效壓制當時在臺灣極為活躍的抗日民眾,臺灣總督府遂有縮小行政區之議。6月10日總督府頒佈府令第20號,再度修改地方行政區域,增設新竹、嘉義、鳳山等縣及宜蘭廳和臺東廳,共計為六縣三廳,澎湖地區則未調整,仍單獨設置為「澎湖廳」。同日,臺灣總督府以府令第21號規定於各縣轄內設置辨務署。同月27日,頒佈府令第30號,在辨務署的轄區之下增設街、庄或社等地方基層行政組織,澎湖廳則沿用「鄉」此一聚落行政單位,並設置街鄉長來協助辨務署官員處理轄區事務。因此澎湖廳廢除原有的澳務署,改設媽宮隘門(原大山)、大赤崁(原頂山)、小池角(原西嶼)、網垵(原八罩)等辨務署。7月26日,以告示甲第8號頒佈網垵辨務署於該日正式設立,該辨務署行政區管轄範圍,依舊包含八罩列島的網垵澳水垵澳。11月20日,澎湖廳以廳令第10號規定辨務署轄內的街鄉長管轄區域,網垵辨務署共轄6鄉,包含網垵澳的網垵鄉(含原網垵、東嶼坪西嶼坪)、將軍澳鄉東吉鄉(含原東吉西吉)、大嶼鄉,以及水垵澳水垵鄉(含原水垵花嶼)、花宅鄉。至於劃分的依據,從澎湖廳該年所呈報的〈十一月、十二月中澎湖廳行政事務及管內概況〉記載可知,蓋東嶼坪西嶼坪在網垵鄉南方6海里處,周圍面積僅1里,且不超過2、30戶,因此無法形成一鄉,故依清代舊有的分法,將東嶼坪西嶼坪劃分歸網垵管理;而花嶼則離水垵西北13海里之遠,雖然僅不過是1里餘的小島,但離水垵鄉最近,故仿效清代區劃,將其歸屬水垵管理;至於東吉,原屬網垵的管轄,但位其東南12海里之遠,且與西吉相近,兩地相併可為一鄉,故將西吉歸屬東吉管轄。
-
(五)網垵出張所時期
-
明治31年(1898),兒玉源太郎繼任總督後,採取精簡行政機構。6月16日,依勅第108號修改地方官官制,總督府再次縮編地方行政組織,28日以府令第38號,改革變成三縣三廳,但澎湖地區仍然維持廳制不變。7月1日,裁撤原先的5個辨務署,媽宮辨務署行政區域改為由澎湖廳直轄,原先的隘門大赤崁小池角及網垵辨務署,則改以出張所為其行政組織,望安地區的行政區劃改制成網垵出張所。基層行政管理上,明治32年(1899)澎湖廳鑑於全廳鄉長員額數過多,故於第二季行政概況報告時,提出擴大各鄉管轄區與縮減鄉長編制之建議。在經評估過後,澎湖廳於12月23日以廳令第10號規定,頒佈進行街、鄉重新的調整合併與改稱,將原來數個鄉合併為一個「區」,全澎湖共分為22區,但仍保留各聚落原有之鄉名,並於明治33年(1900)3月1日起開始實施。其中,第19、20、22區為現今望安鄉的行政區域。
-
(六)網垵支廳時期
-
明治34年(1901),兒玉源太郎總督再度改革地方行政區域,重新調整行政區劃。依據11月11日所頒佈之勅令第202號〈臺灣總督府地方官官制〉,廢除地方三級制度,除將縣及辨務署等行政區劃層級廢除,重新劃分全臺為20個廳外,各廳轄內再分設若干支廳。澎湖地區雖未改變仍稱「澎湖廳」,然轄下的大赤崁小池角、網垵三出張所,則於14日以廳令第16號,改制為大赤崁小池角、網垵三支廳。55明治37年(1904),澎湖廳認為街鄉事務的關鍵,在於街鄉長與書記對於事務操作的熟悉程度。由於行政區域劃分過多,每區事務繁雜且經費有限,導致許多書記常在稍悉事務時,卻要求調離街鄉行政工作;至於各區事務所人員,亦在設備不足且不熟悉的情況下,致使街鄉行政工作甚難進步。澎湖廳鑑於明治32年劃分的行政區,有區域狹小及交通不妥當之問題,故為求街鄉行政事務改善發展,並考量交通便利與民情差異等因,而於6月20日以廳令第11號,進行街、鄉重新調整合併與改稱,並於7月1日開始實施。此次變革除將原來的22個區合併為13個區,以使各區經費較為富裕外,並將範圍較大之區增額為2名書記,以改進地方行政事務。其中,第十二區的涵蓋範圍,即與現今望安鄉全鄉行政區重疊,管轄區域包含花宅水垵花嶼、網垵、將軍澳、嶼坪、東吉西吉等聚落,至於區長事務所則設於網垵鄉。明治38年(1905)11月27日,澎湖廳以廳令第10號,再次對轄內各街鄉長之管轄區域名稱進行調整,以符合各區民情之需,並於隔年元月1日開始實施。其中,鑑於「網垵鄉是網垵支廳及鄉長事務所的所在地,且為區內重要的鄉,因此以鄉名為區名」,而將本鄉原名「第十二區」改稱為「網垵區」。57大正2年(1913)6月13日與大正4年(1915)2月27日,在陸續裁撤大赤崁小池角兩支廳併入廳直轄後,澎湖廳轄內僅剩網垵支廳與廳直轄兩行政區而已。
-
(七)望安庄時期
-
大正9年(1920)7月,臺灣首任文官總督田健治郎,依勅第218號所公布新修改的地方機關章程,重新調整地方行政區域。8月10日以府令第47號,將臺灣西部的10廳裁撤,合併為臺北、新竹、臺中、臺南、高雄等州,各州之下原有支廳改制為「郡」或「市」等次級行政單位,各郡內又劃分為若干「街」與「庄」行政層級。澎湖廳在此次調整中,從原先直屬於臺灣總督府下的一級行政區,轉而降格為隸屬高雄州下二級行政區的「高雄州澎湖郡」,而原先的網垵支廳亦改制為「望安庄」,即為本鄉之前身。庄名的改革乃是鑑於治澎初期的日本政府,基於民情與行政上之便利,而多承襲清代原有舊地名,歷經20餘年的統治管理後,官方藉由此次改制,同時調整澎湖地區各街庄之轄區,及修改基層行政區之名稱。大正15年(1926),臺灣總督府鑑於澎湖的行政機關與當時的馬公要塞司令部關係密切,亦為因應澎湖的發展與當地民眾的要求,而於該年6月25日以府令第45號,將澎湖郡提升行政層級獨立為澎湖廳,並從7月1日開始實施。同日,以府令第46號訂定望安庄管轄望安將軍澳西吉嶼東吉嶼、嶼坪、花宅水垵花嶼大嶼等大字(聚落行政區)。7月1日,澎湖廳設置廳衙於馬公街馬公519番地,並於當天開廳。另以廳令第3號發佈支廳的名稱位置與管轄區域,澎湖廳下轄馬公支廳望安支廳,其中望安支廳僅管轄望安庄全部行政區。昭和19年(1944),最後一任澎湖廳知事大田政作,依據6月7日的府令第204號及府令第205號,將隸屬於望安庄大嶼析劃成新的行政區,稱為大嶼庄,並從8月1日實施。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