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新簽起價

閱讀時間 ── 約 2 分鐘

一、新簽起價,舊簽照例,阮澎湖無這號例,無咧一張床睏三个。
-
二、一針兩線欲按怎引?一哥兩娘欲按怎親?睏甲半暝若反面,欲揣啥人做公親?
-
釋意:一、新收成的番薯簽漲價,舊存放的番薯簽也是比照新簽水漲船高,我們澎湖沒有這種惡例,沒有說一張床在睡三個人的。二、一根針兩條線要怎麼樣同時穿引過去?一個男人兩個女人要怎麼樣同時親熱?睡到半夜如果擺不平惡言相向,要找什麼人來做和事佬呢?
-
賞析:從前西嶼赤馬社西港地方,有一姓顏的人名叫「族仔」,娶了一個老實的同村莊女人當老婆。後來這男人到台灣工作又帶回一個女人,他的老婆很有度量,這個台灣來的女人,晚上就和他們夫妻同房共枕,一張床睡三個人。後來赤馬社東港果葉仔地方,有一個男人結婚之後,到台灣工作,也帶回一個女人,當天晚上,這個男人也希望一床睡三個人,但是他的老婆可沒有和別個女人共享丈夫的度量,在上床之前她就說話了:「新簽起價,舊簽照例,阮澎湖無這號例,無咧一張床睏三个。」她把台灣的女人比喻為新收成的番薯簽,而她本人則是比為年存放的舊番薯簽,意思是說,番薯簽漲價新舊都一樣,然後堅持不讓這台灣女人和她們夫妻同床共枕。雖然她做了如此明白的表示,但是她的丈夫和那女人還是上了床,這時候她乾脆把話說得更明白一些:「一針兩線欲按怎引?一哥兩娘欲按怎親?睏半暝若反面,欲揣啥人做公親?」說歸說,做歸做,丈夫和那女人欲不信她則箇。當天晚上,還是一床睡三個。怪事年年有,隨時都很多。一床睡三個,真的好受嘛?且看:左擁右抱喊親親,一哥難諧二娘姻,剛才了卻東邊事,復被西邊拔腳筋。
-
文字來源|澎湖水調:澎湖的褒歌續集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