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垵吃仔尾特設防備衛所遺址

外垵吃仔尾特設防備衛所遺址|影像來源:吳令丞。

防備衛所

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日本海軍的陸上防潛據點■
-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在1937(昭和12)年發動侵華戰爭之後,長期受到美國的經濟制裁,斷絕戰略物資輸入,與歐美各國的關係也持續惡化,不斷發生衝突,最終升級成國際大戰。當時軍系主政的日本,亟欲突破困境,竟於美國時間1941(昭和16)年12月7日,未宣戰便對美國夏威夷領地珍珠港發動轟炸,同時進攻各同盟國在西太平洋的領地,目的是奪取歐美各國的海外版圖。日方先戰後宣的偷襲,激起美國同仇敵愾之心,美國旋即對日宣戰,並加入世界大戰,雙方的「太平洋戰爭」就此開打。
-
在「太平洋戰爭」之前,日本海軍原已在本土各地鎮守府、警備府轄下設有防備隊,並設立「防備衛所」。待「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海軍意識到各海外領土海峽、港灣的重要性,於是也快速在海外各個重要港灣、海峽沿岸要地增設防備隊、興建「防備衛所」,負責監視海域活動、警戒敵方機艦出沒,以及擔負最重要的任務—防堵美軍潛艦侵入。簡言之,這些遍地開花的「防備衛所」(或稱「特設防備衛所」),是日本海軍因應美、日戰爭需求,而在沿岸地區興建的陸上防潛據點。
-
■被動聲納、磁性探測儀、水雷■
-
那麼,防備衛所到底有什麼防潛配備、編制多少人呢?它們依照配備的不同,可以概分為三種。
-
甲種防備衛所:配備2座水中聽音機(即被動式聲納),以布設在海床上的聽音陣列監聽潛艦噪音,從而偵獲潛艦;武裝配備則為1座機雷(遙控水雷布設器)與機雷管制機(遙控水雷的管制中心),可進行防禦性布雷,來封鎖航道。依據1945(昭和20)年3月31頒布的《内令提要別冊(定員関係)》,配置26人(士官1員、特務士官/准士官1員、下士9員、兵15員)。
-
乙種防備衛所:配備2座水中聽音機(即被動式聲納),以布設在海床上的聽音陣列監聽潛艦噪音,從而偵獲潛艦,但沒有武裝配備。依據1945(昭和20)年3月31頒布的《内令提要別冊(定員関係)》,配置24人(士官1員、特務士官⁄准士官1員、下士7員、兵15員)。
-
丙種防備衛所:配備4組磁氣探知機(即磁性探測儀),以潛艦金屬外殼產生的海水細微磁場擾動來偵蒐潛艦。丙種防備衛所同樣沒有武裝。依據1945(昭和20)年3月31頒布的《内令提要別冊(定員関係)》,配置17人(士官1員、下士6員、兵10員)。
-
■澎湖各地的防備衛所■
-
二戰期間,日本海軍為了保障澎湖群島的海上交通順暢,並保衛馬公港、測天島海軍基地,也在澎湖各地陸續興建了「防備衛所」,構成二戰期間澎湖海域的防潛網路。而防備衛所的兵力,則由「馬公警備府」(1941年11月由「馬公要港部」升格而來)轄下的「馬公防備隊」負責戍守。隨著日本海軍在1943(昭和18)年4月設置「高雄警備府」,「馬公警備府」降編由其統轄,部隊改名為「馬公方面特別根據地隊」,防備衛所也跟著改稱為「特設防備衛所」
-
這些防備衛所/特設防備衛所的種類、地點、設立時間,分述如下:
-
甲種防備衛所:在外垵社吃仔尾(按:吃仔尾為日軍檔案原件的別字,依照臺灣閩南語用字,應寫作「杙仔尾」或「屹仔尾」較適合)、井垵凸角兩地各設有一處,配備水中聽音機,構成進出馬公航道的左右門戶,必要時亦可施放水雷封鎖馬公港。根據1941(昭和16)年12月份的〈馬公警備府戦時日誌〉紀錄,這兩處防備衛所在當時即已設立,興建時間約與太平洋戰爭爆發同期,甚至可能更早。
-
乙種防備衛所:根據1941(昭和16)年12月份的〈馬公警備府戦時日誌〉記載,當時在虎井西山的南端、北端各設有一處,配備水中聽音機,與吃仔尾(杙仔尾)、凸角共同守衛馬公水道,但並未配備布雷設施。到了1944(昭和19)年1月,根據當月的〈高雄警備府戦時日誌〉記載,花嶼也正式新增了一處防備衛所。總計在1945(昭和20)年終戰前,全澎湖共有虎井西山南端、虎井西山北端、花嶼三處乙種防備衛所。
-
丙種防備衛所:1944(昭和19)年1月〈高雄警備府戦時日誌〉記載,在澎湖島東端、大嶼(即今日七美)兩地,各設有一處丙種防備衛所;不過隨著戰局發展,到了1945(昭和20)年5月份〈高雄警備府戦時日誌〉紀錄中,澎湖的丙種防備衛所已增為三處,分別設於東吉嶼、北門庄、大嶼(即今日七美)。它們配備磁氣探知機,但同樣沒有布雷設施。
-
總計在1945(昭和20)年8月二戰終戰前夕,日本海軍在澎湖外垵吃仔尾(杙仔尾)、井垵凸角虎井西山南端、虎井西山北端、花嶼東吉嶼、北門庄、大嶼等地,均設有規模、種類不等的特設防備衛所,數量達8處之多。
-
■應該還原防備衛所歷史本貌■
-
隨著同盟國贏得二戰、1945年國府接收臺澎,日軍在沿岸偵測水中潛艦的特設防備衛所,在國軍接管後狀況不明;它們原本的防潛任務,在1940到1960年代則改由海軍艦隊加派艦艇偵查海面來進行。至於防備衛所的營舍,則各自有不同的命運。以外垵吃仔尾(杙仔尾)防備衛所為例,國府接收之後,曾被國軍當成營舍,1950年代至1970年代中期曾派駐一個步兵連在此駐守,後來在旁另建新營舍,此地便不再使用。而在多年之後,因應國防戰略調整,國軍精簡外島兵力,原本的駐軍一一撤守,各營區各式新、舊營舍,也就此紛紛閒置,最終成為遊客口耳相傳、聚眾探險的秘境。
-
由於防備衛所原先的特殊性,加上國防資訊的保密性質,導致外界長年對此有所誤解。尤有甚者,常有好事者望文生義、以訛傳訛,於是從民間到官方,竟衍生出各式誇大的謠傳,如「虎井西山營區是山本五十六南進指揮所」、「外垵西山營區很陰」,更有人相信這些錯誤百出的傳說是發展觀光的萬靈丹。然而從深度旅遊的角度觀之,上述訴諸恐懼的鬼話、失真不實的訛傳,皆非客觀認識家鄉歷史的正途。
-
在資訊取得便利的時代,防備衛所的過去,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謎團,端看是否有心認識罷了。當你我在澎湖旅遊、途經防備衛所遺址時,不妨好好了解,踏踏實實走讀島嶼的歷史吧!
-
感謝徐大均先生、陳英俊先生、高啟進先生、郭政彤先生、郭翰欽先生、曾佛賜先生指導斧正。
-
作者|吳令丞
知識錯誤回報


外垵吃仔尾特設防備衛所遺址

外垵吃仔尾特設防備衛所遺址|影像來源:吳令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