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

林石頭與《妙法寶筏》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澎湖各宮廟所流傳的《妙法寶筏》一書,源自林石頭於1958年重校之版本。林石頭被尊為澎湖宮廟小法的一代宗師,文澳一帶人士,生平不詳。然依據其於民國戊戌年(1958)所重校出版的《妙法寶筏》自序:「師承清朝高贊及日據蘇清泉大法師法脈,余主持坐禁者先後計有文澳祖師廟、馬公北極殿、望安、吉貝、東吉、合界頭等村」,由其傳布之小法,在澎湖影響甚廣。文澳祖師廟壬辰年(2012)新採乩童坐禁科儀,猶依據林石頭所傳承之法度行事《望安鄉志》亦提及民國58年(1969)東吉村啟明宮花嶼天湖宮」皆曾聘請文澳法師長林石頭前往協助設置五營頭立碑。
-
《妙法寶筏》一書除了宮廟小法的各種科儀之外,尚有<林石頭自序>與<傳記>。<傳記>敘述普唵祖師與呂山祖師派別之由來,然其說法從何而來並無從稽考。茲將<林石頭自序>與<傳記>一併抄錄於後:
-
<林石頭自序>
-
石頭向來好法術,繼晷焚膏揣磨方書,吚唔不輟。怡情箇中,任人噱佘書癡,置若罔聞。素志讀書,不望簪纓,平生唯以濟世救人為目的。憶自滿清時代,本鄉清水祖師威靈顯赫,聘北極殿爐下高贊大法師傳授法繩以怯邪,普施符水以治病。于是四方響應,島內馳名,其救死回生之人億萬計。及至日人侵略版圖,改隸之後,愚民政策實施信教禁令自由,種種壓迫法教,幾乎中斷。還幸本鄉鄉老婆心勃發,欲造寶筏普救蒼生,因是教恐湮沒無遺,有負先人遺志,特聘於紅木埕蘇清泉大法師培育法士。余亦置身門下,先生教法奥妙,實為當代法學正宗,群生得浴雨化,如坐春風。石頭何德獨繼衣缽真傳,光復以來,余主持坐禁者先後計有文澳祖師廟、馬公北極殿、望安、吉貝、東吉、合界頭等村。此悉係受各村鄉老暨村長代表俱有婆心愛民如赤所感召,不棄雕蟲小技,才疏學淺,聘余主持斯道,用能在各村廟宇設立法壇,互相修研。竊喜各村法徒潛心學習,一片精誠,惟求悟道,惟願獻身救世救人以登壽域,減少夭亡。有此志向,石頭雀躍,無既素志,既而係念妙法淵源斬絕無遺,爰將半生拗盡心血所編方書,重校出版以傳後世。是以為序。
-
民國戊戍年十月日石頭自序
-
<傳記>
-
溯自漢代本國有一老人仙姓江、名摩呢,父母早故,隻身飄遊異域,投在蒲田縣城內與人為傭。東翁姓聰名宋理,為人樸實忠厚,家資萬貫。摩呢就雇以來諸事勤謹,頗得東翁垂愛。不久,提升為管賬之職,凡店中賬目出入均信任與掌理無疑。有一年八月十五日,摩呢受奉主命,外出收賬,至晚欲回路,經百鳥山,豈料當地有一賊,姓羅名成功者,早知摩呢身帶孔方,遂起不良之心,將截途以搶之。乃尋取一枯木為棍,躲在林中,一伺摩呢步近出其不意,攻其無備,手起棍落,打得手足盡斷,倏然暈蹶,即將其身所有金項悉奪而去。當斯時也,適逢太上李老君雲遊四野,不覺心血來潮,屈指一算,乃知百鳥山江摩呢有難,細思與他有師徒之緣,當有以救之,不緩須臾乘雲而至。見摩呢尚臥在地,不省人事,乃取出舊丹一粒塞其口。俄焉,摩呢悠悠甦醒。但見一老在旁,誤為先刻被打害之惡賊,關便開口就罵,爾此狠毒無良,截途搶劫,尚來打斷我手足,於心何忍哉!老君笑曰噫:爾此無知之徒,怎得亂言,速起速起,余乃老子是也!頃因屈指算知爾有罹災劫,故來相救。摩呢一聞,恍悟跪地,頻呼仙祖救命。老君念有師徒之緣,再取一丹敷其傷處,其痛立癒,無奈手足已傷,變成四體不全矣。嗣後,仙祖又渡上崑崙授教三載,至是年中秋節日,再喚摩呢近前囑曰:「爾與仙家緣份至此,不能久留,余今賜爾三件寶物,速下山受享人間福祿可也」。摩呢兩眼淚下,再求駐蹕多時,仙祖曰:「仙令既出,切切勿違」,遂取三壇龍書一冊、五雷一塊、柴胡一枝、青蛇索一條致囑曰:此龍書內有妙,五雷一響神兵各到;柴胡一散,天清地靈;蛇索一響,諸邪心驚。囑畢,使白鶴童子推下而去。江摩呢無奈,別師帶寶下山,茫茫大地,無處棲身,於是四方求乞,聊以裹腹。一日從呂山菜園經過,欲討水止渴。呂山曰:「此處無清水」,爾渴乎?摩呢曰:「吾遊歷風塵多日,亦飢亦渴矣!」。呂山動憐憫之心說道:「如蒙不棄,請大駕光臨敝舍奉茶」。摩呢稱謝,隨之而去。及至呂家受其慇懃款洽,遂在此食宿三年。一日感其高情大義,無可為答,乃將道祖所賜三寶一一傳與呂山,以報三年賜予膳宿之恩,辭別而去。後來沒化,歸西天為摩呢佛是也。
-
卻說呂山有一髮妻,姓李名綉娥,生得聰明伶俐。但見摩呢對丈夫傳授心法,甚能體會通曉。斯時呂家有一奴,姓普唵、名風,年少英俊,因與李氏有私,李氏遂將摩呢對呂山所授之法,一一暗傳於普唵。及呂山知覺,惱怒之餘,將普唵逐出,後來各自成一教門傳法授生徒,一直流傳至今。至今到處稱為呂山大教主,或稱為普唵大教主,其源頭實是摩呢大法師所傳來者也。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