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望安宮廟裝飾藝術題材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宮廟裝飾是在宮廟主體外的一個重要角色,它的主要功能是透過各種題材和裝飾手法的美化,來增加宮廟完成後的可看性和精采度,既要美侖美奐,也要突顯宮廟的在地特色,滿足信眾酬謝神恩及趨吉避凶的期待,當然,也呈現了在地文化的內涵與厚度。
-
望安地區的宮廟裝飾,題材上可分為神獸、齣頭故事、獸類、水族、花鳥、器物和文字7類。分述如下:
-
1.神獸:神獸是指龍、鳳、麒麟、鰲魚等,這種古人想像而真實世界中不存在的動物,祂們普遍被賦與吉祥、富貴的意涵,是傳統宮廟建築出現頻率極高的題材。封建時代,龍是皇帝「帝德」和「天威」的象徵而不能亂用,但過去在宮廟中,則被引為尊貴的代表,最常出現在宮廟的廟頂、龍柱、「左青龍」的壁堵、神桌裙堵;鳳則與龍相對應,除了廟頂,神龕上的「百鳥朝鳳柱」也杵立在龍柱旁,將群鳥之首,百鳥之王的地位呈現,其它則還有「鳳朝牡丹」的插角作品等。有仁獸稱號的麒麟,最常成對出現在門面或龍虎堵的下方。中社五府千歲廟目前便保有一對精采古老工法的石雕麒麟堵。鰲魚一般則是以木雕鑿花的插角角色,四隻成組的安排在正殿神龕前的樑柱交角處,或以剪黏形式立在屋頂左右的燕尾脊上,美化之餘,也有取其壓制祝融之火的防火功能。四種神獸,龍、鳳、麒麟、鰲魚等,都以明顯而重要的裝飾手法,出現在望安的宮廟中,諸如宮廟廟頂、正面排牌、對看牆、神龕和插角等處,十分顯眼。
-
2.齣頭故事:「齣頭」是指戲齣、戲碼、故事等的泛稱。在宮廟裝飾中,常會以歷史典故,演義故事等為題,或封神榜,或三國演義、西遊記等來作為木雕鑿花、彩繪、剪黏等的題材,或文人雅士的詩文逸事、八仙賀壽、二十四孝等,藉由故事情節的繁複,表現藝師的專業手藝,同時傳達「教忠教孝,重節重義」的民間傳統價值,至於發揮境教上「成教化、助人倫」的潛移默化功能,也是歷來民間所看重的。望安各廟,在齣頭故事題材的發揮,多集中在鑿花木雕和彩繪作品上,除了中社五府千歲廟民國30年代,臺灣光復初期的鑿花作品外,將軍李將軍廟也有40年代的作品,其它如將軍天后宮、永安宮,水垵李王廟、東安仙史宮、西安天后宮、東吉啟明宮等,各時期的修建也分別擁有優秀的齣頭作品。
-
3.獸類:傳統裝飾中的獸類、是指扣除天空中的鳥類、水中的魚蝦類、和神獸等以外的動物,諸如馬、羊、虎、豹、獅、象等,除了老虎以「右白虎」和「左青龍」在門面對看牆或廟內東、西牆堵成對之外,虎、豹、獅、象四者成組的「四獸」,則經常以鑿花木雕的斗座形式,撐起入宮廟內的主要棟架。通常,獸類也會在宮廟大門上的排樓面,以斗座和下層的彎枋來串連和美化宮廟的門面。至於「人物帶騎」這種齣頭故事,人物騎乘座騎的征戰場面,也是少不了獸類的,鑿花木雕題材中常有獸類的身影,彩繪題材也一樣。
-
4.水族:水族一類,含蓋海水、淡水中的動物,如魚、蝦、蟹、龜、鱟等,是望安鄉各宮廟的一個重要裝飾題材。在宮廟中,大門上的排樓面彎枋和斗座以及神龕左右屏堵的腰堵等,都是鑿花木雕水族作品常見的藏身處。而石雕龍柱柱身和柱礎,往往也搭配水族來豐富裝飾。其中,將軍李府將軍廟和中社五府千歲廟皆有水族的插角作品,而李將軍廟更率先在民國40年代(1951-)創作了在地漁船捕魚入網的斗座,民國60年(1971)落成的將軍天后宮,則完成了9件精采的水族斗座,4件漁船起網捕魚,以及八仙改騎水族的大楣等作品,生動有趣,漁村特色熱鬧鮮明。遠在東嶼坪的池府廟,也有魚蝦水族小品守護著神龕,花嶼華娘廟與中社五府千歲廟一樣,讓魚、蝦、蟹等水族類,以彎枋或斗座的作品裝飾著門面排牌。
-
5.花鳥:鑿花木雕採用頗多花鳥類的題材,諸如大門上的排牌彎枋、斗座,插角,以及大楣和隨等構件,將軍、東安、西安、中社、東吉、水垵等地的宮廟皆有佳作。通常花、鳥多同時呈現,互為搭配,以取吉祥意涵;又常常是兩件,或四件成組裝飾,以求得好的兆頭,如牡丹花、蓮花、菊花、茶花,合稱「大四季」。配上瓶子、鳥類等,扣出四季平安、四季循序不斷、年復一年,或長壽平安的意義,常是大門兩側木雕屏堵和神龕兩側的題材。中社五府千歲廟的神龕兩側,便是四季花鳥的木雕題材。花鳥作品也是彩繪大量揮灑的裝飾主題,普遍見於望安各村的宮廟中。
-
6.器物:器物是宮廟裝飾中極重要的類別,雖然往往只居於搭配的角色,或以小件作品的形式出現,卻是象徵意義豐富,吉祥蘊涵明確的題材。如以八仙所持的「葫蘆、劍、扇、魚鼓、笛、陰陽板、花籃、荷花」等為題,就是代表八仙本尊駐守,期待各仙發揮神力。或各種寶物組成「八寶」,琴、棋、書、畫組成「四藝」,及如意、麈尾(拂塵)、珊瑚、華蓋等,花嶼天湖宮神龕兩側頂堵即有一組精采的器物鑿花作品,網羅眾多寶物且雕工精緻。另外如:古瓶、元寶、翎毛、桃子、佛手柑、石榴、鼎爐、書卷、和吉祥物,配上博古架、花卉、盆景等高貴優雅的擺飾,即簡稱為「博古」,東吉啟明宮神龕就有數件博古花卉的木雕佳作,同時廟口對看牆也安排了一組「祈求吉慶」(旗、球、戟、礊)的泥塑彩繪作品。另外,石雕也常有以器物和博古為題之作,裝飾於門面兩側,如中社五府千歲廟龍虎堵下的博古瓶花和將軍李將軍廟的博古作品便是。
-
7.文字:望安地區的宮廟以文字為題材的裝飾頗多,匾額為例,從聖旨牌,到富有歷史意義的古老匾額,名人官宦贈匾,以至信眾叩謝等不一而足。其中,以東安村仙史宮的「奠安海國」匾最為古老,是清朝康熙36年(1697),時任臺灣總兵官的王萬祥所獻之匾。其次,各宮廟的對聯則是量多又有特色的文字題材,它的存在雖有表彰和訓勉的實質意義,卻往往將宮廟的氛圍,以及主神的神威做了充分的展示,其中,中社五府千歲廟的「五常淪喪入廟進香奚益,王法凜遵對神不拜何妨」、「五典克從仙佛自然呵護,王章能守鬼神何敢揶揄」,寫來襟懷何等開闊,氣勢何等豪壯!已遷村的西吉宮石柱聯心深處的想望!除了匾額和對聯,望安鄉的宮廟喜用的文字還有「五穀豐登」、「合境平安」、「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等,穿插在各種裝飾題材和宗教器物中。
-
文字來源|望安鄉志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