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樊桃宮廟碑

影像分類:廟碑  赤樊桃宮廟碑|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

李清雲、康再成與赤樊桃宮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李清雲、康再成與赤樊桃宮
-
緝馬灣宮誌〉石碑係大正10年(1921)緝馬灣赤樊桃殿重修,同年竣工,並於大正12年(1923)立碑為記。現存石碑是二次戰後以大理石仿古新刻,故落款年代乃為民國紀元。此次改建係以緝馬灣頂甲李清雲為發起人,1921年5月3日的《台南新報》以〈王宮徵聯〉記載此次改建:
-
澎湖西嶼庄緝馬灣有一赤樊桃宮,奉祝李府王爺,香火頗盛,然該宮建築已久,廟貌剝落。者番該地李清雲倡議重修,商議耆老及在臺鄉人皆贊其事,遂鳩資重修。現李在臺營商,日前因與展南藥行代表者康再成同遊其地。康献石柱一對,按價百金,惟其柱聯近將彫琢,故康擬出徵募,不限体格,佳者一對,酬資二十金,限至五月十五日止,可寄交外關帝港街展南藥行內,以便呈送高明者選取。
-
文中的康再成(1886-?),日治時期居住於台南州台南市永樂町2之24號,漢學造詣深厚,年輕時在藥材商行任職,爾後獨立經營展南藥行,1918年任台南漢藥組合長、港公學校保護者會副會長,商工協會常置評議會員,也投資廈門新崇益藥行及南興藥行。康再成與李清雲應該舊識或商場上的合作夥伴,故而在1921年緝馬灣赤樊桃殿重修時,一同與李清雲同遊澎湖並寄附龍柱一對,並透過《台南新報》徵聯。其次,從該報導也可窺知:緝馬灣宮廟以赤樊桃為名,若非此次改建定名,甚至於應早於1921年。此次徵聯截止日在5月15日。5月28日,《台南新報》以〈爭連發表〉為題報導徵募四方墨客惠聯數十對,由該社代選取定五聯初對擬用。此五對聯文如下:
-
靈應昭漁嶼四境又安共仰王靈赫耀(濯)
-
殿宮峙馬灣千秋香火欣瞻殿宇翻新
-
威鎮馬灣澎島咸欽厲色
-
靈昭海國殿庭共凜觀型
-
久顯神威赫赫英靈憑緝馬
-
重新廟貌巍巍宮殿對鞍山
-
緝馬灣頭黑色(夜)每看神馬過
-
落霞嶼上靈光常逐碧霞生
-
緝馬灣頭赫耀(濯)神威護西嶼
-
樊桃宮裡英靈狀貌震東溟
-
李清雲作為此次改建的發起人,又與台南名人康再成交好,顯然在西嶼和台南都有一定的經濟實力與聲望。地方故老傳言李清雲為馬公海關,《澎湖縣歷史建築清查計畫》一書也持此說法,並稱其也經營船帆貿易。日治時期,澎湖稅關有三處分別位於馬公西嶼外垵將軍澳。然而,以《台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查閱卻無李清雲任何一筆就職的紀錄。又,緝馬灣李姓人口極少,且已遷台,難已近一步追查。今僅餘「清雲家園」,緬懷昔日「風流人物」。茲將〈緝馬灣宮誌〉校改抄錄於后:
-
本宮自建基以來,二百餘年於茲矣。先是火星三點,云自西北突如其來,爰集此地,僉曰有三神焉。是說也,識者疑之。夫夏之時,若近溝壑池塘,恒有此物或者其為螢火乎?然神欲堅人之信,乃臨時顯聖,採覡曉之曰:「我神有三,曰朱、曰柳、曰李,而名不傳。惟是近朱者赤,柳可為樊,李與桃耦,因稱此宮為赤樊桃宮,蓋職此之由,而宰斯宮者,厥惟李三王是也。粵稽在昔,海洋強盜甚熾,各整航船,劫奪商船,風鶴頻驚;且有上陸如狼似虎,奪民家之財物。眾皆將恐將懼,寢不安席,甚有闕地為隧,賴以躲匿。想其狀也,有不啻呌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嘗聞有一賊船入港,少焉,數人來宮,精神異狀,顛之倒之,屈膝於宮外,哀乞饒命,良久乃去。鄉人惑之,李王乃降坛示之曰,此海賊也,吾罰之使跪。眾始釋然。如是,吾神信有靈矣!乃不旋踵間,港仔鄉聞吾神靈感,齋戒沐浴,來請香煙,歸而彫刻神像以祀吾李王。迨三十年前,此宮修理一度,彼思念此義,捐金寄附。惜乎芳名不彰,皆由先人事繁,頓忘勒碑之舉,殊令後世缺憾。追憶昔年,宮貌赫濯巍煥,鬪角鈎心、列岡巒之體勢,鏤金錯采、著輪奐之觀瞻。幾經雨師風伯漂搖,已不齊整,風雨如晦。廟祝奉祀,幾翻滋戚,歲時享祭,屏棟彫龍,殊不雅觀!闔鄉彼此同慨,於是頂甲李君清雲竭盡苦心,出為發起人,將修理之事謀諸鄉耆及有力者,不意俱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各盡厥心,以成美舉,於是議定,各甲不吝捐金,而庶民攻之,不日而成。然昔建基,中央前後兩晉,今則添建兩翼,非敢侈夫齊雲落星也。吾儕小民,恐他日,代遠年湮,事無可考,敢以誌之,俾千秋俎豆,永年不忘而已。必欲鳥革翬飛,願以俟後之君子也,是為誌。赤樊桃宮修理辛酉年告竣右仰本社咸知。
-
民國十二年歲次癸亥秋月吉旦本宮董事一同敬立。
-
#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
-
#澎湖縣歷史建築清查計畫
-
#臺灣官紳年鑑
-
#台灣漢詩數位典藏資料庫
-
#感謝黃江霖兄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