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蔡獎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字嘉種,號及春,馬公鐵線尾人。父蔡清為文石書院童生,後在書房任教。自幼隨父攻讀四書五經,亦曾就澎湖碩儒吳爾聰學漢文,為取名及春。而後又介紹到陳梅峰秀才處讀書。日治時,為延續民族文化,與馬公文人高雲敦聘吳爾聰,資助在今中正國小前、媽宮城城壁南鄰之林氏祖厝設學,分成人班(男、女分班)及兒童班,傳授漢文。年13歲到媽宮,受雇於水果店,店在今馬公天后宮前,當時是馬公的魚菜市場,因有此經歷,因此不論削甘蔗或鳳梨都很拿手。為童工時,一個月工資僅5角,鑑於家境清苦,極為節儉。為圖省錢,在剃頭前往往先問好價錢,如刮鬍子要多少錢,洗頭要多少錢,然後再告訴理髮師傅只要剃頭即可,因而能省下幾文錢。之後他到瓦硐人許令駿所開之救生堂學賣西藥,後因店主考上醫師,藥房乃由其兄許令咸接手,由於和東家不和,遂辭出。大正3年(1914)取得藥種商執照,並在媽宮創立及春堂藥鋪,經營西藥生意兼賣襯衫、肥皂等。當時臺南、臺北兩地是各種商品批發中心,西藥及醫療器材均源產自日本,經多層轉銷才能到達零售商,成本高,利潤有限,故乃遠赴日本奔走,遂取得大阪市大藥商大橋商店直接供應,使及春堂的經營進入另一境界。當時日本為運載駐澎日軍補給,每月有兩次日澎間的定期貨輪航班並兼運民貨;又因馬公港既有倉儲設施,更是促成馬公和日本能直接交易之主因。
-
大正6年(1917)10月起,在媽宮國語研習會研讀日語3個月。到昭和11年(1936),及春堂一個月大約獲利900􃡛(約可在重慶街建3棟2層樓房)。昭和16年(1941)後,日本開始實施統制經濟,採行配給制度。各業均成立統制管理機構,西藥商成立臺灣藥品統制株式會社,並由藥商認股,蔡氏代表澎湖參加並獲選為取締役(董事),西藥商的貨由此機構配給。由於及春堂為高額納稅戶且信用良好,甚得官方信任,因此9成的西藥配給及春堂銷售,這時及春堂進入全盛期,遂成澎湖首富之一。除了經營及春堂,他亦在昭和14年(1939)被官方遴選為馬公街協議員,那年馬公街三浦光次,在未經協議會通過,自行購置消防車,照理官派議員自當站在官方立場,護送預算過關,但他卻站在民選街協議員高添財、黃慶賜這邊,反對支出該筆費用。三浦街長一怒之下,下屆協議會員就不再指定他。
-
此外他還是澎湖共通信用組合理事,昭和6年(1931)、7年(1932)間因前任理事長及理監事幹部集體貪污虧空20餘萬,被澎湖廳金融係(股)查獲移送法辦下獄,一時群龍無首,造成澎湖空前的基層金融危機。為安撫客戶的恐慌,與新任理事長張溪泉連合挺身而出,共同承擔困局,以聲望信用安定民心,再經一番慘澹經營,遂彌補虧空損失,客戶終得保障。共通信用組合(本島人的組織)戰時被融通信用組合合併(日人為主),原址改為馬公街農業會,蔡氏繼續擔任理事至戰後。
-
對子弟的高等教育亦念茲在茲。長女畢業於臺南第二高女、臺南師範補習科,又將二子及一弟(蔡欲修)一侄送往日本留學。蔡欲修(有傳)是臺灣人中第一個名古屋工業大學的畢業生,為應付每個月寄往日本的子弟讀書費,偶而還得以3分利向人告貸,520(時大正末年昭和初年、及春堂處發展的平淡期),三男團圓畢業日本國立富山藥科醫科大學,侄伯勳畢業於日本武藏工業大學建築科。
-
在民族運動方面,曾出錢援助。他與蔡培火、林獻堂等人相識,昭和7年(1932)林獻堂到澎湖遊歷時,曾前往迎接,並陪同參加相關活動。521日治後期亦未改為日本姓名。
-
一生唯敬仰孔子,絕不迷信,蔡家在鐵線尾的祖祠正廳中,無菩薩,也無公媽,只供奉孔子像。
-
戰後,任第1屆馬公鎮民代表會主席。522以為藥價將如一次大戰後大跌,因而迅速脫手庫存藥品,豈知戰後通貨膨脹,藥價迅速上漲,甚至一日三市之地步,卻無藥可賣,家道因之中落。他雖為一介商人,但知書達理,急公好義,誠懇和善待人,人人稱他「嘉種伯」,更顯蔡氏是一位可親近、值得尊敬的長者。
-
文字引用|續修澎湖縣志(人物志)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