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青螺煤業

閱讀時間 ── 約 10 分鐘

同義詞彙|青螺煤礦
-
郇和與澎湖青螺煤礦
-
光緒11年(1885)青螺虎頭山煤礦因開採導致發生21人被壓死的慘劇。鄉民以為得罪山神被處罰而停止開採。因此澎湖廳志才有「煤炭,產於青螺山中,象鼻海澨、然所出不多,以風水所係,故無肯掘之者」也曾在此地附近立十八王宮祭祀不幸罹難者,然十八王宮今已不復存。日治時期青螺煤礦歷經數次開採,申請採礦者包括河合秀七郎、水谷貞治、柳田壯、澤井市造、小松利三郎、山野新七郎、陳和尚、大渡右次郎等人。然因品質不佳,旋採旋廢。二次戰後,亦復如是。舊湖西有應廟奉祀萬靈公與八靈公牌位,其中的八靈公極可能是十八王宮倒塌或無人照料後,移祀於湖西有應廟。
-
青螺虎頭山的煤礦,早於同治年間便有開採之紀錄,陳政三所著之〈郇和澎湖煤礦探勘行〉便描述當時開採之梗概。郇和(Robert Swinhoe),也譯成史溫侯或斯文豪,為英國外交官與動物學家,長期從事華南與台灣的動物研究,記錄台灣諸多特有種與亞種動物。
-
1858年1863年之間,郇和三度造訪澎湖。1864年,郇和搭乘大鴇號(Bustard)再來澎湖,探詢Netherby號船難事件。1867年,郇和得知澎湖有煤礦的消息。消息的來源是因為1866年10月義勇兵號燃煤不足,開進媽宮港避難,因無法繼續航行請求協台(Heetai)的幫忙。協台同意義勇兵號輪機長帶著車輛與一百名苦力前往大山嶼的東北邊採煤,共獲得21噸煤炭與船上的煤炭混合使用解決危機。21噸的煤碳量,頗令人驚奇。郇和乃向英國駐華公使阿禮國(Sir John Rutherford Alcock)提出澎湖採礦的建議。
-
同治6年(1867)英國駐華公使阿禮國巡視澎湖各地,向閩浙總督吳棠與福建巡撫李福泰等,提出開採澎湖煤礦的要求。清國官員雖然態度消極,郇和不死心於1867年8月23日再來澎湖探勘煤礦,並拜會通判俞紹照。郇和前往虎頭山(Siges Head Hill獅子頭山)採掘煤炭,雖然遭遇青螺鄉民團團包圍,最終仍然獲得煤炭樣本。郇和又前往紗帽山(Dome Hill) ,在賄賂當地一位老婦之後,得知煤礦的地點並檢視一番。8月28日,俞紹照遞交一份青螺耆老黄萬(Huang Wang)李亞(Le-ya)等32聯名的〈澎湖耆老致澎湖廳請願書〉,其大意如下:
-
本島雖為彈丸之地,但乃省垣重地,請貴廳轉達省方督撫有關吾等請願,並請知會來澎勘查委員,以佑我島民福祉。自澎歸我大清,與海壇(Haitan)、南澳(Namoa)自古即並稱「海中三山(the three hills in the sea),為全省咽喉,澎湖又處台、廈中間,號稱「東南屏障」(a screen of protection on the south-east),地位更勝海壇、南澳兩地。本島東北奎壁澳(Heu-ping)青螺社(the Tsing-lo parish)虎頭山(Siges Hill)為全澎龍脈源頭,攸關島民興衰。之前有―、二貪婪愚民,私挖煤炭,不幸暴斃。全澎耆老有鑑於此,請求官府頒發禁令。自此,視該山為聖山,無人再敢冒犯,島民得能安居樂業。去歲澎島慘遭飢荒,有吳姓提督(Admiral Wu)恰駕來巡,動力所需,尋煤不著。島民代表祈求提督賑災,獲其慷慨解囊,捐銀千兩。百姓感念,知提督船舶缺煤,爭相協助,地方官府乃命百姓於不影響龍脈之地,挖得百擔餘煤炭(按1擔100斤60.52公斤),轉供提督船舶開航前往福州。惟,有數人挖煤罹難。渠等係為報恩致死,百姓未曾稍加責難。今吾等由布告得知,英國公使阿禮國曾至福州拜會督撫,要求訓令貴廳,全力配合英國官員來島勘查煤藏。聞此,百姓難安,不知如何自處。天地尚知保全生靈,大人身為父母官,也該賜黎民安康。吾等並非只為己身利害計,乞求保全此不毛之地,而係謀全省福利耳。還請施展官威,保護吾等。並請轉達請願予督撫暨奉派來澎會勘委員,俾能鞏固本省咽喉,確保全澎島民永享安康。全體叩首。
-
青螺虎頭山一直被視為澎湖龍脈之源頭,從該文中可知青螺煤礦在同治年間以前斷斷續續有鄉民開採以為燃料,病故或意外卻頻頻發生,遂由有司示禁。同治5年(1866)夏,澎湖大旱。秋,又有颱風鹹雨來襲,民大饑。副將張顯貴移文請賑,捐俸為倡。台灣兵備吳大廷發銀二千元,先後籌買薯絲四十萬零七千七百觔。又,記名總兵同安人吳鴻源,收風港口,自捐食米百餘石、薯絲一千三百擔。此兩位吳姓官員應為文中提及「吳姓提督(Admiral Wu)恰駕來巡,捐銀千兩」者其中之一。澎湖居民感念,遂許官方開挖煤礦,以利汽船繼續向前航行。
-
其次,來澎會勘採煤問題的委員,臺灣府葉宗元以海島民風悍,如開採煤炭,種種不便。平潭同知鄭元杰等謂:「英阿公使所指產煤之處,係澎湖廳署東北,土名青螺鄉虎頭山。據紳耆稱,該山為全澎湖發源龍脈,風水所關,前有鄉民盜挖,曾示在案。即如台北雞籠山產煤,前經督撫封禁。嗣同治三年間,稅務司美里登議欲開挖,又前徐巡撫呈總理衙門照會停止。事同一律,懇請援案辦理省督撫等依此等意見,照例會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轉行照會英使,停止開採澎湖煤礦之議。
-
19世紀中葉,自1844年6-8月Richard Collinson搭乘Plover號來澎湖做水文調查,爾後有郇和(Robert Swinhoe)、史蒂瑞(Joseph Beal Steere)、甘為霖(William Campbell)等人陸續來澎湖做各種調查。普魯士人弗立德也注意澎湖群島優良的媽宮港在海運與軍事上重要的戰略意義,誰能鞏固澎湖就能臺南與廈門,亦即控制臺灣與福建兩地。因此,1864年普魯士原計劃在澎湖建立海軍據點,但最終執行該計畫的構想無法實現。
-
澎湖天然資源極度匱乏,19世紀中期,青螺煤礦卻一度成為英國關注的焦點,與基隆煤礦放在同一個天平上被討論。取得煤礦是海上航行的保證,更是戰爭中不可或缺的戰備物資。然而,在風水龍脈的考量下,官員與庶民齊聲反對,英國最終放棄澎湖的採煤計畫。
-
#參考資料
-
陳政三,〈郇和澎湖煤礦探勘行〉,《紅毛探親再記:島內島外趴趴走》,2013。
-
費德廉,羅效德編譯,《看見十九世紀台灣》,2006。
-
周政男彙編,新竹地區煤礦史論著彙編(上) ,2017。
-
台灣總督府府報
-
臺灣總督府檔案
-
作者|許玉河老師
-
青螺村虎頭山玄武岩構成,表面為玄武岩風化後生成之褐色黏土。虎頭山是本島唯一有凝灰岩的地方,(尚有北寮半島也有凝灰岩)凝灰岩覆蓋在玄武岩流之下,代表此地至少有兩次的熔岩噴發。虎頭山背風側尚有一風積土層。在玄武岩與凝灰岩之間有一泥灰層,部分裸露於地表。
-
澎湖縣的礦業不甚發達,但湖西鄉青螺村虎頭山卻有一處煤礦場。青螺煤礦,位於虎頭山北面山腳,坑口已經埋沒,坑口旁原有一金口,洞深十二尺、寬八尺,每到下雨天時,在附近工作的農人皆會到此避雨,戰後因成為軍事管制地,相關設施皆被摧毀。
-
虎頭山海拔29.5公尺,東西南北長,各成一百至二百公尺左右的小獨立圓頂山崗,地質玄武岩構成,試崛時就判斷有含炭化木(亞炭)之紅色與灰白色頁岩小露頭,該炭礦經過專家判斷,應是由小樹枝所炭化,其木質組織不甚良好,在質與量兩方面,較沒有經濟上的價值。青螺煤礦在清代時因地方上之風水觀念,無人開採。明治30年(1897)時由日本人山野七郎取得採礦權,所產的礦產為亞炭,但因為炭質不佳、採煤坑道容易崩潰而停採。日本人放棄經理煤礦後,馬公西文澳人陳和尚承接其礦業,於大正6年(1917)10月獲准成立。礦區面積為30,249坪,大正七年的產值為649,900圓。但煤礦產量一直都不穩定。戰後初期,政府曾派工礦團至澎湖調查有無礦產資源,報告的結論中,建議政府應放棄在此開礦的想法。但還是有人不放棄,民國45年(1056)聶子忠與東石村人綽號猴皆二位繼續經營,後來由湖東人乞仔接管,最後還是因為品質不佳,經營不善而宣告終止。
-
礦務局曾派人前去調查,當時青螺煤礦要賣給台電當燃料,但電力公司卻認為其開採出來的煤礦每公斤熱量僅有二、三千卡,不及台灣煤礦一半,因此拒買。湖西鄉耆老陳文端曾買過青螺的煤礦,也認為該煤煙多熱量小。湖西鄉唯一的煤礦業,就從此進入歷史的長流中。
-
資訊引用|《湖西鄉志》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