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契兄親像真翁婿

閱讀時間 ── 約 2 分鐘

契兄親像真翁婿,桶枋袂做神主牌,神主服祀蠓罩內,共君孝飯無人知。
-
釋意:姘頭好像真的夫婿,桶板做不得祖先牌位,神主牌奉祀在蚊帳裡面,給你祭拜飯菜不會有人知道。
-
賞析:姘頭和丈夫的差別,只在於是否益過結婚這一道手續,如果不把表面的的這個結婚因素考慮在內,姘頭和丈夫也就沒有有什麼差別,只是姘頭是上不了檯面的,就好像用來箍桶的桶板,是不能用來雕做神主牌位一樣。俗話說:「烏龜做公,契兄絕亡」,意思是說:載綠帽子的會升級當阿公,做人姘頭的卻會走上絕子絕孩的道路。這首歌後二句,所描述的狀況就是,女人要祭拜姘頭,只能在隱密的地方。姘頭的神主牌是不允許和家裡的祖先牌位放在一起,共同接受子孩的祭拜,只能在不能讓外人知道的地方,秘密的祭拜,如果這個姘頭生前沒有名正言順的子嗣,身後除了相姘的女人,會以這種隱密的方式祭拜以外,或許就不再有人會祭拜他了,也就是說,契兄只有絕亡一途。
-
文字來源|澎湖水調:澎湖的褒歌續集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