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主題:匾額  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

靈資清晏匾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隱藏資訊

隱藏資訊

隸屬空間|海靈殿
匾詞:靈資清晏。上款:同治十一年壬申臘月吉旦,銘謝蘇恩主大聖手。下款:澎湖海防通判程邦基敬叩。匾額位置:媽宮南甲海靈殿
-
靈資清晏匾與南鯤鯓代天府
-
澎湖許多王爺廟與南鯤鯓代天府頗有淵源,自19世紀初,南鯤鯓代天府五府千歲即可能已有出巡澎湖的事蹟。1966年劉萬枝所發表之<臺灣之瘟神廟>即記載一則有趣的故事:有鑑於王爺陸路出巡崎嶇不平,乃重新建造王船一艘,供水路往還之具。同治12年4月(1873),代天府王爺由陸路出巡,王船停靠王爺港,竟被偷駛抵澎湖。盜賊假藉神明之名招謠募捐,大肆歛財,事敗被捕。適逢該廳憲夫人臨盆難產,羣醫束手,廳憲聞知,親登王船,祈禱安產,果驗,遂歡送王船回港,以酬神恩。但因此舉,王船為惡人用來行歹,玷辱了五王的神聖,未防範爾後類似的情形發生,王船竟然在返航後不久無火自焚,此後五王的南巡北狩中,雖然仍有渡海之巡,從此未再造王船。此即為南鯤鯓代天府之「王船自焚記」與澎湖之關聯。
-
1966年劉萬枝所發表<臺灣之瘟神廟>的同時,澎湖媽宮南甲海靈殿海靈殿扶鸞著造《玉敕覺醒迷津》一書,同年刊行三版,其卷一<海靈殿重序興建沿革>載:同治11年(1872)壬申12月,澎海防通判程邦基夫人忽染異疾,病甚危篤,程通判受人紹介到海靈廟懇求蘇府王爺賜藥,蘇王爺即配幾味藥方,但臺澎俱無。王爺再暗中指點僱船往廈門,果巧遇一老人採藥在路中販售,立刻買得藥材回澎,往來順風只二十四小時,煎服之,危症頓時病癒。程邦基夫婦感念之餘,乃增築廟前四埵亭以壯觀瞻,並贈「靈資清晏」匾。
-
同治11年,澎湖通判乃鐃廷錫而非程邦基,程邦基任澎湖通判在光緒11年7月至12年4月;光緒13年3月再代理之,同年程邦基轉任職恆春,繼任者李春榮,13年6月署。
-
目前存放於海靈殿的「靈資清晏」匾,上款:「同治十一年壬申臘月吉旦,銘謝蘇恩主大聖手;下款:澎湖海防通判程邦基敬叩。」程邦基稱蘇恩主為大聖手,可見蘇府王爺於當時確實有醫療救人之靈驗。然此匾落餘款於同治11年,明顯與程邦基任期不符,而南鯤身代天府的王船於同治12年4月形同被挾持到澎湖的故事,也與海靈殿同治11年匾或程邦基任職於光緒11年有異。此匾落款的年代是否經過改造?導致錯誤發生,需科學的檢驗。然而,劉萬枝<臺灣之瘟神廟>所引用的蘇府王爺神蹟,明顯受當時扶鸞或澎湖地方口傳故事的影響。
-
南鯤身代天府的王船或許於同治年間真被挾持來澎湖,光緒11年程邦基夫人之難確實透過蘇府王爺之神蹟而解危,然而後人口耳相傳,將南鯤身代天府的王船故事與程邦基夫婦之事蹟雜揉異起,並在整理匾額之際將光緒誤植為同治,或有此種可能。
-
除了「靈資清晏」匾,當年四埵亭石柱尚有一聯,「海與無塵王道永綏千載殿,靈機有赫神功普照萬家春」以記其事。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


隱藏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