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外垵餌砲

閱讀時間 ── 約 15 分鐘

隱藏資訊

外垵餌砲,位於西嶼外垵村西側的制高點—臺地「西埔頂」。它是日據時期,由日本陸軍於1920年代所建造的軍事工事;施工者在「西埔頂」向下挖出一座深逾3公尺的半掩蔽陣地,挖起的土石則在陣地周邊堆成土垣。陣地中央,以水泥澆灌成一座八角形全包覆式砲塔、雙聯裝,造型酷似海軍艦砲的假砲,亦即今日遊客俗稱的「餌砲」。
-
外垵餌砲的由來,澎湖人多年來流傳的版本為:日本陸軍於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了誤導美軍轟炸機在此投彈,以利消耗彈藥、保衛真正重要軍事設施,而在1941年斥資於外垵、五德兩地分別興建一座水泥假砲;兩砲在空襲中承受大量轟炸,倖免於難至今,而被冠上「餌砲」美譽。這個解釋從官方風靡至民間,但完全是張冠李戴、積非成是的錯誤概念。謬誤的來源,則肇因於居民記憶的缺漏、軍事知識的缺乏,以及既有考證的疏失。
-
外垵、五德「餌砲」,原本規劃並非「假砲」,而是日本陸軍早在第一次大戰年代便期待在澎湖島要塞設置的「真砲」,期盼透過建構長程岸防砲臺來防禦敵艦砲擊、掩護馬公要港。兩座砲臺的規劃可追溯至1912年明治45年)8月「要塞整理案」的建議,應在外垵社、猪母水社各設置一座砲臺,以30珊榴彈砲為武器。此案輾轉延宕,到了1921年大正10年),參謀本部頒布〈要塞整理要領〉,除了再次肯定澎湖島要塞需要長程火砲以掩護馬公要港之外,也將砲臺規劃的武器修訂為35珊加農砲塔。比起30珊榴彈砲,35珊加農砲塔口徑更大、彈道更低深、射程更長、威力更強,更重要的是配有砲塔,可提供砲班操作兵員更周全的防護。〈要塞整理要領〉頒布後,陸軍築城部隨即在同年6月2日開工興建外垵社砲臺,緊接著在8月10日,猪母水社砲臺也跟著開工。

-
然而兩座砲臺生不逢時,遇上了限武條約。一戰結束後在美國主導下,1921年11月,美、英、日、法、義、荷、比、葡、中九國召開華盛頓會議(Washington Naval Conference),意圖限制彼此海軍軍備擴張,並解決太平洋與遠東問題。此會議最廣為人知的結果,即是1922年2月6日,美、英、日、法、義五大強國簽署的《華盛頓海軍條約》(The Washington Naval Treaty, a.k.a. the Five-Power Treaty),對於各簽約國在條約期間(簽約日起至1936年12月31日)海軍主力戰艦的噸位比例做出嚴格規範。而在條約第19條,美、英、日也彼此限制對手在太平洋地區擁有的海軍基地和要塞內容,明訂:「美國,英國和日本同意,對於下列各自領地上的海軍軍事基地和要塞,維持本條約簽訂時的現狀。」(The United States, the British Empire and Japan agree that the status quo at the time of the signing of the present Treaty, with regard to fortifications and naval bases, shall be maintained in their respective territories and possessions specified hereunder:)由於澎湖群島位列日本在太平洋擁有的島嶼領地之一,自然也受到條約規範。1922年2月27日,陸軍大臣對築城部本部長下令停止澎湖島要塞進行中的築城工事,外垵社砲臺、猪母水砲臺被迫停工。
-
儘管《華盛頓海軍條約》意圖透過限制各締約國的軍備與嚴格稽查,達到形式上的和平,但私底下依然暗潮洶湧。例如第19條明文規定「前文規定的維持現狀,意指:在上述特定地區,不得興建新的要塞或海軍基地;不得以任何措施增建『現有的』海軍修理與維護設施,也不得增加地區內的岸防工事。但是,上述地區在承平期間海軍及軍用各類設施、武器的例行性保修替換勤務,可免予限制」(The maintenance of the status quo under the foregoing provisions implies that no new fortifications or naval bases shall be established in the territories and possessions specified; that no measures shall be taken to increase the existing naval facilities for the repair and maintenance of naval forces, and that no increase shall be made in the coast defences of the territories and possessions above specified. This restriction, however, does not preclude such repair and replacement of worn-out weapons and equipment as is customary in naval and military establishments in time of peace.),只要加以曲解,就反而成為外垵社砲臺、猪母水砲臺加緊腳步修築「假砲」、營造完工假象以假亂真,等待日後換上「真砲塔」的「救命稻草」。
-
前述的證據,在日本防衛省解密的文件中均有跡可循。例如,1923(大正12)年6月4 日,澎湖島要塞司令官島內國彥在上呈陸軍大臣男爵山梨半造的公文〈猪母水及外按社砲臺管理に関する件〉(公文編號:澎司甲第一三七號)中,便提出請示,希望上級對於外垵社、猪母水社砲臺在陸軍築城部澎湖島支部廢止之後的後續管理事宜下達指示。山梨半造很快給予了回應,摘譯如下:「猪母水砲臺、外垵社砲臺在配合華盛頓條約廢止之後,仍建有擬裝砲塔,由於擬裝砲塔主要目的為以假亂真,故為了避免間諜侵入,在工程管控和國際公開場合都須以真正的砲臺工程來稱呼,絕對禁止任何外來者窺探,並且要嚴格取締。此外為了讓外界信以為真,對外公布時,可以簡要的敘述兩座砲臺的模樣,規範外界只可遠距離視察拍照或用望遠鏡觀測,至於猪母水餌砲由於位在道路旁邊,旁邊便不必設置遮蔽物,好讓來往馬公港船艦上的人員用肉眼就能遠遠瞥見這座砲臺。」
-
澎湖島要塞司令部與陸軍大臣之間,類似前述有關外垵社、猪母水社砲臺管理事宜的討論案件,在同年10月11日、11月16日都還有公文往返紀錄,為後代研究者留下珍貴的史料,內容明確證實兩座砲臺停工之後,澎湖島要塞仍在原地繼續建造「擬裝砲塔」(也就是如今所習稱的餌砲),也提及擬裝砲塔周邊工事補修的費用為日幣六百円,更為外垵餌砲、五德餌砲的身世之密提供了關鍵證據:
-
一言以蔽之,外垵餌砲、五德餌砲,是日據時代外垵社砲臺、猪母水社砲臺因受到1922年《華盛頓海軍條約》第19條牽制而停工之後,澎湖島要塞司令部為求突破條約限制,在陸軍大臣指示下暫時以水泥構築假砲,等待之後換上真砲管的建築工事,最遲在1923年即告竣工。追根究柢,它們是戰間期欺騙限武條約的產物,不是什麼防空誘餌,完工時更不可能預料到十餘年後,日本會於1941年發動太平洋戰爭,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戰期間日軍以餌砲吸引美軍投彈」的說法,至此不攻自破矣!
-
有趣的是,由於外垵餌砲、五德餌砲興建時,正逢華盛頓條約締約國彼此爾虞我詐的氣氛,1923年10月11日澎湖島要塞司令部上呈陸軍大臣的公文裡,司令官島內國彥竟以防範疑似外國間諜的語氣,詳盡報告了一位外籍人士在澎湖的活動:幾天前的10月6日,曾有一位英國籍宣教士從高雄來澎湖布道,這位宣教士名為Montgomery,時年41歲,當時的住所在臺南市竹園町二丁目三十八番地,有三名子女,他是和妻子與臺灣的僕人一起來澎傳教的。報告的結尾,島內國彥再度以戒備的語氣報告要注意這位宣教士是否和進行餌砲工程的人員接觸,並請憲兵隊特別注意他的行蹤。
-
究竟這位「躺著也中槍」被懷疑的英國籍宣教士是誰?他不是別人,正是臺南神學院第二任校長滿雄才牧師(Rev. W. E. Montgomery),其妻為瑪麗亞牧師娘(Mrs. Maria Montgomery),1910年來臺。滿雄才牧師來澎的機緣,乃是因為大嶼(即今日七美)的夏傳和夏宰堂兄弟努力奔走之下,於1920年在當地設立「福音堂」展開傳教;事蹟傳到臺灣本島後,1923年滿雄才(Rev. W.E. Montgomery)夫婦遂帶領神學生王興武抵達大嶼,正式將當地的基督教友納入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成員,並定名為「大嶼教會」。滿雄才牧師終其一生或許完全料不到,當年來澎傳教的行程,竟然受到澎湖島要塞司令部與憲兵隊的高度注意,差點被誤認為讓餌砲軍情敗露的外國間諜!
-
歷史,對於當年的日本陸軍將領與早期的澎湖文史工作者,都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
外垵餌砲小檔案
-
完工年代:1922(大正11年) ~ 1923(大正12年)
材質:水泥
-
外觀:八角形砲塔,上窄下寬,雙聯裝砲管,酷似艦砲,可能以日本帝國海軍「四五口徑四一式 36 公分砲」為仿造對象。
-
砲塔寬:上底每邊長約2.0公尺、下底每邊長約4.4公尺
砲塔高:約3.7公尺
砲管間距:約1.93公尺
砲管長:約12.3公尺
-
砲管口徑:約690厘米(27吋)
-
五德餌砲小檔案
-
完工年代:1922(大正11年) ~ 1923(大正12年)
材質:水泥
-
外觀:圓柱形砲塔,上窄下寬,雙聯裝砲管,酷似艦砲,可能以日本帝國海軍「四五口徑四一式 36 公分砲」為仿造對象。
-
砲塔寬:不詳 
砲塔高:不詳 
砲管間距:不詳
砲管長:約10.8公尺
-
砲管口徑:不詳
-
作者|吳令丞
-
西元1894年(清光緒20年、日明治27年)清、日爆發甲午戰爭,清廷戰敗。清、日兩國代表於日本馬關議和之際,日軍於1895年(清光緒21年、日明治28年)3月24日對澎湖島發動攻擊,並於3月26日攻陷澎湖。
-
日軍據澎後,台灣總督府陸軍局工兵部長兒玉德太郎於1895年8月2日令工兵上等監護前田小彌太前來澎湖島調查及測繪清廷各砲臺的標高和武器配備。台灣總督伯爵樺山資紀乃依據此報告於1896(明治29)年2月23日向參謀總長彰仁親王提出澎湖島的砲臺及火炮配備計劃書,著手改善澎湖島的防備工事。
-
1905(明治38)年,日、俄戰爭,俄國戰敗後,日本帝國主義威信大增,乃積極研究海岸防備及新舊要塞砲臺改廢計畫。1912(明治45)年8月,要塞整理案審查委員會向陸軍大臣及參謀長提出審查報告書,其中關於澎湖島要塞之砲臺設施報告如下:本要塞新設置大口徑榴彈砲臺,以防禦敵艦之砲擊,亦即於外垵社,豬母水各設一座30珊榴彈砲,如此便能降低對雞母塢拱北山之28珊榴彈砲及天南砲臺之依賴。
-
基於兵器的革新,戰術的進步以及國際情勢的變化,於1917(大正6)年8月參謀本部重新研擬「要塞再整理案」,此次整理案中將外垵社和豬母水兩座砲配備更改為35珊雙砲管加農砲塔,以此兩座長射程火砲來防禦來自澎湖島東、南、西側海面的敵艦攻擊。並於1921(大正10)年8月進行火砲武器更換,每砲塔各配備200發砲彈。這也是澎湖島要塞邁入砲塔砲臺之始,同時也是澎湖島要塞火力最強的兩座砲臺。
-
1930(昭和5)年4月22日,美、英、日三國於英國簽訂《倫敦海軍條約》重新調整美、日雙方艦艇的噸位比。依此國際情勢的變化及日本軍制的改革及國防方針的調整,於1933(昭和8)年3月重新修正要塞砲臺的配署,此次修正計劃中,廢除了外垵社砲臺和豬母水砲臺的火砲設施。
-
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戰鬪機和轟炸機已成為攻擊敵人的主要戰力,依此戰爭的形式改變,1941(昭和16)年日軍於澎湖要塞砲臺再重新做緊縮火力規劃配備。由於軍備物資的問題,於外垵社和豬母水原砲塔砲臺處用水泥材料依原配備35珊雙砲管砲塔形狀構建餌砲做為欺敵砲塔。
-
外垵餌砲位於外垵村西側西埔頂,原砲塔位於台地處,向下挖掘約3公尺深度,並將挖掘土石置於四周形成一土垣。東側有一壕溝可聯繫其他設施。構成形式是由八角砲塔與雙砲管組合,體積甚為龐大,其砲塔寬度為5.35公尺,砲管長度為6.13公尺,砲管間距為3.16公尺。
-
1944-1945年,澎湖歷經美國轟炸機的多次轟炸中,外垵餌砲和豬母水餌砲幸免毀於砲火中而保留至今。
-
資訊來源|澎湖縣文化資產手冊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