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

澎湖廳志重刊緣起

閱讀時間 ── 約 6 分鐘

昭和8年(1933)陳梅峯吳爾聰鮑迪三陳文石顏其碩等人有感於有關清光緒年間所刊行之《澎湖廳志》只餘二三殘本,則開澎以來凡前憲興學保民之豐功,先正、鄉賢、貞女節婦之事蹟,以及名人、島上景物之歌詠恐湮沒不傳。遂以陳梅峰為首發起重印之工作,同年9月8日「臺灣日日新報」以<澎湖廳誌重印百部>為標題呼籲各界踴躍申購,並希望各街庄能保存一部,該報導並附有一篇募印啟事。昭和10年(1935)澎湖廳志》重刊付梓後,於文末增列三篇<澎湖廳志重刊緣起>,撰寫者分別為陳梅峯吳爾聰與其學生李黃海。李黃海當時正任職天津庸報社,與政要、名流們交遊頗廣,高啟進老師已為諸位先賢立撰。茲將參與此次重刊人士與三篇重刊緣起,臚列於后:
-
《澎湖廳誌》參與重刊者姓名
-
提倡者陳梅峯
-
同_吳爾聰
-
校正兼發刊者_吳爾聰
-
監印者_陳梅峯
-
後援者_鮑迪三
-
同_顏其碩
-
同_陳文石
-
<募印澎湖廳誌啓>
-
噫噓嘻!我澎數百年之歷史,不久將泯滅無存矣!彼蚩蚩者流,不知志乘為何物,無足深怪。胡莘莘學子,殷戶巨商,而亦把重要典籍,聽其亡滅。致我澎之菁華,歸於無何有之鄉者,為可異耳!顧本島昔屬海外荒徼,文獻不足。幸天不棄十室之邑,乾隆三十二年,通判胡公勉亭,來守此邦,始編澎湖紀略。後六十年,通判蔣公懌葊,復有續編之刻。又六十年,林卓人山長,主講文石書院,繼起而纂輯澎湖廳志。史乘制度,至此始備蓋。一書之成,其難也有如此者。雖甲午年間,曾經付梓,奈印成無幾。越明年,地方多故,版遂紛失。且經兵燹之餘,是書或遺亡,或殘缺,今完全存者僅二三部而己。若再過數年,倘被朽損,則開澎以來,凡前憲興學保民之豐功,先正鄉賢貞女節婦之事蹟,以及名人島上景物之歌詠,湮沒不傳。後有關心風化之人,欲考前朝之掌故,孰從而考之哉?不侫等有感於此,思欲翻印多數,永久流傳於世。所望有志諸君家置一部,時常觀閱,為鄰里津津樂道之。以前人之懿範,作後進之楷模。於增進文化之發達,及後來修史之參考。此書所係不綦重哉!不侫心急詞直,或有失言,幸鑒原於筆墨之外焉可。
-
昭和八年八月
-
提倡者_陳梅峯
-
同_吳爾聰
-
<重刊廳誌緣起>
-
竊思事之成否,若明數存焉,非可強而致也。有本欲謀此事,而反成彼事者,其中之微妙,莫知其所以然焉。今日重刊廳誌是也,本年春,吾師陳梅峯茂才,詔不侫募刊蔡香祖內翰海南雜著,不侫既敬其人為我澎傑出人物,又喜其文為當今有數筆墨,當刊行以公諸世。行將著手,忽轉念曰:此書雖當再刊,或可俟之異日。然更有重於此,痛感為當務之急者,澎湖廳誌也!今廳誌完全存者僅二三部,倘被蠧害,或紛失,則開澎以來之掌故,將氓焉漸滅矣!雖二書刊行有難易之分(雜著費少廳志費多),予寧為其難者,因請命於吾師。幸蒙報可,遂發啓募集。課徒之餘,晝則四方勸誘同志者購讀;夜則校正書中魯魚誤字,並加圈點句讀,費多少工夫。雙方進行,心力交瘁。所不計也,第事屬謀始。知為要著而贊成者固多,為黃白物故而自外者亦復不少。惟不憂不懼,必達目的而後已。今將付手民翻印,回憶重刊舊書細事,亦必有吾師命刊海南雜著為引機,有友人幫募購讀者為後援。蓋一書之成,其難有如此者。爰書數語於簡端,以勸讀者諸君永久珍藏勿失云。
-
昭和八年十一月重輯者吳爾聰
-
<重輯澎湖廳志序>
-
阮籍好哭,陸雲好笑。余於萬里外,奉師命作澎湖廳志序。棖觸舊懷,悲喜交集,亦生一哭一笑之感。夫志者記也,所以記其地山川人物、禮俗文教與夫物產名勝,以備國家採風者取作史料耳。其中又以忠教節烈義士詩人學者之事蹟為最。得母籍是作人群軌模,扶助江山美景者歟。澎湖為東南大海中三十六小島,自鄭延平拓土,迄於康熙歸附前清二百餘年間,天精地英,文士如蔡廷蘭辛齊光鄭步蟾,皆傑出之輩。然哲人雖杳,芳躅猶存。仰止高山,令人興懷不置。乙未後,周雖舊邦,其命維新。秀士多攜家內渡,留之者偃息新民,韜光養晦,隱於硯田為餬口。知足不辱,一聽造物之低昂耳。昔日之文酒風流,久已煙消雲散。且近世歐風美雨,思潮翻新。東方古聖王艱難締造之範疇,臺基掘盡;故壘悉平、道德淪喪,爭倡自由。遂令維護人類生存之彝倫,條序紛紊範圍無力,幾希之異。幾何而不陷於彼同類也哉!興言及此不禁一哭。夫大道之彌綸於宇宙經緯萬類者,原有不易之條理,以為維繫。故能熙來攘往於軌物中,而各得其所也。常道由來極簡易耳,故黃帝曰:執天之行,觀天之道,盡矣!不察者惑於器學,好務高遠,認立異逆情為中庸,而無忌憚。又從而艱深文陋飾智驚愚,反將淳樸之風,釀成澆奢之俗。數十年來,無一人焉肯將舊志整理賡續,以垂於後。致斷簡殘篇,束諸高閣,閒豢蠧魚為可憾耳。今幸吾師吳爾聰先生,斯文一脈。於五經掃地,文獻飄零之下,起而為重輯之。以固有文化為經,外界潮流為緯,舊曲新譜、古調獨彈。金聲玉振,為繼往開來,以存續一線於不絕。,先生之功偉矣哉!他日野史亭高,當與元好問輝映後先,並垂不朽。今春伯兄來津視余,出示先生澎湖廳志重輯緣起一篇,其中敘述綦詳。余讀之,鵲躍欲狂,喜慰何極。杜牧之詩云:塵世難逢開口笑,余不禁亦為之開口一笑,是為序。
-
翰儒李黃海拜序於津門庸報社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