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高攀:〈尤貞女傳〉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高攀:〈尤貞女傳〉
-
天運癸卯年(1903)吳品分與陳建成、林景雲、葉會通等人於武聖廟創立紅木埕濟眾社新民堂,並任正董事之職。爾後,新民堂諸神在降筆聘請晚清秀才高攀擔任總校正生,並完成《啟蒙玉律》一書。書中〈卷三〉有新民堂副主席,也就是武聖廟東廊觀音佛祖尤降筆為詩:
-
東周聖道邈多秋
-
廊廟小林少善籌
-
新以日連功勿問
-
任將天降苦先投
-
佛家大道脩持滿
-
祖德流芳顯耀悠
-
尤怨天人知不可
-
降茲數語尚心愁
-
武聖廟東廊觀音佛祖降筆為詩之後,緊接著有高攀所寫之〈尤貞女傳〉:
-
女史本澎媽宮城內人也,父姓尤名造,母陳氏,兄弟四,姊妹三,女史居次焉。性聰敏梗概,儼然丈夫。除女流應分外,如文字算法及一切接物理財之事,無不通曉。第才則甚異,而命亦自不猶。自幼門祚衰微,雁行分析殆盡,女史嘗自揣謂:上有雙親,下有守節兩嫂,倘他日于歸,則諸多繫累,誰堪代理?遂乃守貞誓志,追往事於北宮,因之奉佛明,心慕徽音於南海,庶幾父母其我諒乎。不意是歳,年將及笄,父母果將絲羅許人。女史曰:君子遵道而行行,半途而廢,雖我女流,不忍為也。一日沐浴更衣當空拜謝父母劬勞之恩畢,遂登摟而為隕崖漯身之事。在女史打算謂此下斷送殘生、使可珠還合浦、璧返趙廷矣。無如天之磨礪善人,不經百鍊,又恐未必便成真金也。所以置之危地而復存;死地而復生。此中玉汝之雅意,誠非徒執吉人天相之說所得而盡者也。而今而後,父母始順其志,不敢再拘當婚當嫁之例。以相繩君子,謂女史之用心亦苦矣哉!雖然,此第各行其志,在人為女史,苦在女史,則不見其苦,而祇見其甘也。所最難為情者,兵燹兩遭,而後老者將近六旬,少者未及五尺,則日所恃以操井臼、勤女紅,共理家務者,惟有嫂與弱妹而已。既而次嫂既難以壽終,若妹亦死於非命,惟長嫂命蹇長,又以不合母意,寄跡外家。似此一木而支大厦,雖男子猶難望中材以下,況其在幽閨弱質者呼!女史乃時勤十指,有暇兼殖貨財,至是年,復俯就公學校女師之聘,月以所得俸金,除補足家費外,盡出與父以還人債,未嘗留分文為體己之資。蓋弱女也,而奇男寓焉矣。且且母氏悍,時而辱己,則怡顏以受。時而與人則宛語相規,所必廿餘年,使一家有磬石之安,兩嫂全柏舟之操者,僉曰非女史之力不得及此。歷數生平,覺其人如此,其遇則如彼,種種難辛,雖鐵石心人,亦為之悲憎忉怛也。幸一旦功圓行滿,凡胎甫脱,佛音遂頒,收錄西方玉女之職。者番,因本堂著造善文,奉派本廟東廊觀音佛祖兼裡副主席之職,從茲願德流光千秋,彪炳梵音濟美萬古。卓哉煌煌!期誠貞女中之冠冕也哉!爰為之傳,以垂不朽云。
-
鸞下校正生高攀拜立
-
高攀再為尤貞女撰寫輓聯:
-
溯當年還父債蓋母愆種種奇功奚止念經禮佛
-
到此日完己貞全嫂節纖纖弱質偏來動地驚天
-
高攀作〈尤貞女傳〉,又為其作輓聯,顯然尤貞女剛過世不久。尤貞女矢志不嫁,含辛茹苦支撐一家之計,在高攀筆下,有傳統婦女諸多美德。其特殊的經歷,為擔任日治初期媽宮公學校之女師。爾後,功德圓滿,為佛祖收錄西方玉女之職。紅木埕濟眾社新民堂著造鸞書時,奉派為武聖廟東廊觀音佛祖兼理副主席之職。
-
從《澎湖縣馬公市馬公國民小學創校百年紀念特刊》教職員錄,1904至1907有一位尤甘女性任職於媽宮公學校。從《台灣總督府職員錄》查詢,有尤甘於明治39年(1906)明治40年(1907)任職於澎湖廳媽宮公學校的兩筆資料。
-
其次,從蔡光庭老師的研究,媽宮社始祖尤公(名諱不詳)推判應在乾隆年間徙澎,而媽宮社尤姓僅一戶,居南甲。然而,媽宮宮學校尤姓女教師僅此一位,尤甘極可能為高攀所言之貞女。尤甘過世後,成為西方玉女再晉升為紅木埕武聖廟東廊觀音大士,並兼任濟眾社新民堂副主席。然而,新民堂所著的《啟蒙玉律》為癸卯年(1903)仲秋著,甲辰年(1904)仲冬刊刻,而尤甘擔任公學校女師是在1904年以後,顯然有互相矛盾之處。
-
日治初期,澎湖許多鸞書的刊刻,有時會晚於刊刻的時間。爾後因尤甘之逝,在高攀加入為總校正生之後,再為尤甘撰寫此篇〈尤貞女傳〉。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