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寮港仔喉小祠

南寮港仔喉小祠|影像來源:許玉河老師。

南寮港仔喉小祠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南寮港仔喉小祠
-
南寮西窩」位於南寮村西北方濱海之處,從保寧宮後方北營將軍廟前小路進去約百公尺處。此地為南寮村趙氏先祖的墓地。該地也是一個靈穴,叫「美女梳妝穴」,相傳有一位來自金門的女祖先嫁到南寮,死後下葬於此。「西窩」的最西側,緊臨湖西「大溝」,此地湖西村民稱為港仔喉南寮村民稱為港仔口,湖西大溝所沖刷而成的海溝,白坑村民則名為港仔溝。
-
港仔喉此地,是早期南寮小孩子探險嬉戲,捉蚱蜢的遊戲場。西北處有一座小祠,保寧宮林主委的印象小祠曾奉祀土地公,爾後不知所終。昔日,綠蠵龜常於此地產卵,來附近撿拾龜蛋的漁民,順道祭祀於此。此祠為石棉瓦屋頂,然以屋頂已大不損壞,內有一小神龕,應為當初奉祀土地公所在。尚有擺放供品的石製案桌,現在空無一物。右側則有金爐一座。此祠地處偏遠,究竟是何原由興建於此,已為多數地方人士遺忘。幸而,民國58年(1969)南寮村醒心社文善堂出版的鸞書《引古鳴箴》,提供了珍貴的線索,《引古鳴箴》卷五記載:
-
憶自民國三十二年二月初六日,時逢仲春,節屆清明,魂杜明正為念祖先墳墓安葬於海口馬鬣封,慎終追遠為人子所應如此,吾何為獨不然。爰備祭禮,率領一家男女計有十八名,買舟過江,方能抵祭掃之地。不期霧鎖山頭,暴風巨浪揺搖擺擺,隨波掀浪,不由自主,舟流大海不知所之。經過十三晝夜,全家大小俱負申屠之石,而入馮夷之區。惟魂之在船,而軀以捐於海,漂至澎湖北海坡白猿坑。被該村辛其發現牽靠海灘,吾等陰魂不散,載歌載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其音繚繞,不絕如縷。概有聞之者,但不即警覺。嗣經謝加齊之婿螺者買去,我等仍發哀號之者。謝螺原是大陸來的,問音樂之迭奏,聽詞語之悽悲,不忍拆毀改造,再將原船賣與青螺村李詮。李詮將船順水轉移至港子口時,正值日軍駐此,將該船拆毀將半,後由南寮村六、七名動手拆完,使魂等屈忍而受者二十有餘年矣。乃蒙封為城隍之職,自慚才非子建,學無孝先,茲蒙許文仁等共襄義舉,立祠安魂,應聘法師或道土,依法開光點主。至于微職奉命駐小港口,使諸惡煞不敢侵入境界,倘有機緣合者,採取一可靠壇下,為地方服務。有心及此,恐難如願!俟之異日,既往不咎。叮嚀幾句,各宜珍重,來日再會。
-
另一段扶鸞文字則為:
-
海面謀生,波濤逆行,大風巨浪,難保無驚,一旦觸礁,舟覆人傾,呼救無人
-
馮夷無情,載沈載浮,把命犧牲,魂隨破舟,漂至北平,許家昆仲,心堅意誠
-
知我游魂,靠此經營,船被拆毀,棲止難明,議建廟宇,安頓幽靈,文仁何祿
-
爾等七人,為我設想,感謝莫名,要彫牌位,待我批明
-
寫下海塘縣武勇義士華成號全舟男女十八名牌位
-
特賜令符一道與爾隨身
-
體我,諒我,知我,為我,謝謝
-
從上述扶鸞記載,杜明正為念祖先墳墓安葬於海口馬鬣封(墳墓),率領一家男女計有十八名渡海掃墓,然遭遇風濤而罹難。此段為扶乩所得,冤魂為杜明正等人不足為信。然而,此事發生於民國32年,應為昭和18年(1943),船隻漂至港仔喉海岸,相關人物則牽涉湖西村白坑村青螺村南寮村一帶居民與日軍則為真。迨至民國58年(1969)前後,透過扶鸞乩示,許文仁等七人為其立祠雕刻牌位,南寮保寧宮法師之開光點眼而成就此事。
-
「海塘縣武勇義士華成號全舟男女十八名牌位」,此華成號為當時真實船名,或為扶乩所得,今已無法斷明。當初的牌位與土地公神像杳無蹤影。然而,小祠依舊隱身於銀合歡林之中,在初冬的季節半遮半隱,等待行腳者的探尋。
-
作者|許玉河老師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