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安鄉喜字窗

望安鄉喜字窗|錄影攝影:唐小三

門、牆與窗

資訊上傳日期|2018-03-11

澎湖民居外牆深具特色,不但材料與他地不同,砌法亦別具技,巧構成民宅外觀上之明顯風格。外牆有的全為一種材料,有的分上下兩段,下半段檻牆易以較堅固之作法,例如檻牆為黑色海石,腰緣以上為硓𥑮石。檻牆有的將黑石鑿成方塊,有如大磚平砌。一般則以露出一點橢圓形的頭來,其餘空隙悉填以灰泥,如此砌成的牆,有許多略突出之硓𥑮石眼,或黑石眼,能砌一堵這樣的牆,才見真工夫。
-
正面入口的外牆變化較多,例如護室之山牆,澎湖匠師謂之尾間,正身及護室外牆之厚度,至少有一尺二寸以上,有的還作到一尺半,室內的隔間牆較薄一些,且多用土磚,因其較不易遭受風雨侵襲,正身正立面的牆壁則頗受重視,通常亦充滿裝飾。公媽廳其門楣上方內側通常凹入一個方洞,供奉天公爐,此種設施台灣不常見。
-
正身正面牆體除中門外,兩側各闢一窗,通常以水泥磨石子為之,上面嵌入貝殼或玻璃。窗花則頗具創意,常用「雙喜」或「黃金萬」字,展現居民祈安求財之心願。窗上方則嵌上彩瓷或浮塑一些吉祥圖案。左右則留設聯對的位置或繪上一幅花鳥山水,以增雅趣。檻牆有的作法頗別緻,以白色的硓𥑮石砌成扇狀,有如冰裂紋,富變化之美。有些窗為石條窗,窗櫺為奇數,亦有彩釉花窗,圖案多為壽字。門窗不論材料及形式如何,其寬度及高度應該符合某些規矩,外門寬三尺五寸,高約六尺五寸。但正廳中間則略大,寬放大為三尺六寸,造成外小內大之差別,可符合聚氣聚財之傳統說法。
-
另外,為避邪所設之「石敢當」,在澎湖民居中及聚落裡頗多。在民宅外牆上,主要有三個部位可嵌入石敢當石碑:正面護室尾間山牆上,或尾間側牆轉角邊上,以及正身背立面的牆腳。當然,嵌於何處須視附近環境而定,有的直接嵌入牆體,有的立小碑,有的只刻「石敢當」三字,有的刻「鎮宅押煞」等文字及靈符圖案。
-
門樓為牆門上面加築內楣及屋頂,內楣多為石條,澎湖匠師謂之「過路」。作法為插入牆體之石條縮小,有的石門楣尚彫出門臼。門樓上置門額,題些吉祥字樣如「紫氣東來」、「福星拱照」、「惟適之安」、「安且吉兮」等。有的在磚框內崁上彩瓷,色彩艷麗,非常醒目。正身中門之上,亦有題姓氏衍派者,如「穎川衍派」、「西河衍派」等。
-
文字來源|湖西鄉志
-
早期澎湖傳統民宅 為防海盜肆虐,甚少開窗,至日治末期開窗才逐漸普遍。窗的種類有青窗、鐵土窗、水泥模印窗、花磚砌窗,亦可發現少數正方形的彩釉花格磚,由不同顏色組成,內容多為「壽」字樣,後期使用一種花格紅磚為砌窗材料。
-
早期因生產條件不佳,一般家庭經濟狀況差,人口外移相當普遍,少數人在外地經商致富者,相當重視宅第的裝飾,富麗的宅第成為財富與社會地位的象徵,也使澎湖的民宅在裝飾上趨於多樣與豐富。
-
在牆面裝飾上,廳正面壁廳門兩側中央各開一窗(有時不開窗),窗的位置除窗孔外,其他地方多以紅磚作線腳框圍出壁面上對聯和門上橫匾的長方塊空間,其上施以寫字、石雕或花鳥彩繪圖案,而窗下緣以下的牆堵部分,則以拼貼彩瓷,或石雕的方式處理。在1920至1930年代,澎湖並不生產彩磁,多是由日本生產,而輾轉運至澎湖。有些彩瓷以釉上彩的施作方式,內容有民間故事、山水風景、花鳥蟲魚等圖案,強化裝飾效果。從其上的落款,可知當時彩繪磁磚製作的匠師及年代。
-
「後亭」的兩側牆面,亦區分為三部分,邊上同樣以紅磚作收邊處理,中間有開窗或不開窗者,其旁為書寫對聯之處,下半部牆堵施以灰漿粉壁或鑲嵌彩瓷裝飾。另一具裝飾特性的地方,為正身屋頂的中脊部分,或民宅入口「牆規樓」上門樓屋脊上,通常在屋脊兩側邊上用剪黏以為裝飾。
-
文字來源|望安鄉志
知識錯誤回報


望安鄉古厝

望安鄉古厝|錄影攝影:唐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