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莊丁進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同義詞彙|莊登聰
-
湖西鄉中西村人,又名登聰,生於明治32年(1899),卒於民國90年(2001)享年104歲。父親莊生,母親翁豆,育有2子,丁進居次。為家計遠走他鄉幫商家記帳幫傭的父親在莊丁進7歲時,因遭人誣陷被毆致傷而過世,母子三人相依為命,並以編織草鞋等維生;14歲時母親去世,丁進乃赴高雄六龜為炊飯打雜童工,再到屏東與兄長學鐵工、木工等行業,遠離故鄉後體會到習武強身的重要。登聰師承蠻多的,有人稱「續師」的西衛人吳續,學習達尊拳;暗澳「龜師」的陳龜學習詠春拳;「龜師」是少林派,會在酒酣半醉時展現真功夫,登聰則在旁強記,次日就可以演練出來,「龜師」謔稱登聰為拳頭鬼。
-
也與屏東莊和欽學習堪輿學;另在高雄與溫州籍的「一川師」學習過武術、療傷治病、相命等,兩人情同父子,「一川師」曾自己算出可能會在某日往生,囑咐登聰前去送別,並於鋪紅綾的轎椅上坐化,因無子女,後事都由登聰來處理。也曾經到臺灣各地武術館手捧「24版帖」拜師習藝,同時會以一年四季、每季2套時節衣物來奉養師傅,且不恥下問以得到真功夫,俟師傅告知已無絕學可教,並介紹另一名師時才止。雖然身材短小精幹,但可以一次踢出3個方向腳部功夫絕招,且臀部厚實,倘若被晃到,對手一定倒地無法爬起,所以有:「登聰腳、『久』兮手」之稱。
-
日治時期在高雄鼓山淺野士敏土株式會社高雄廠工作時(今臺灣水泥公司鼓山廠),曾經碰到有一日本浪人全身精光,只圍著「ふんどし」,刺青遍身,身上抹油,在五塊厝(今高雄市苓雅區)附近意圖不軌,日本刑警不敢近身,登聰趨前擒拿,因而獲頒榮譽狀。
-
也在高雄鼓山武德殿參加武術比賽,日人派3位柔道高手,車輪戰均失利,欲派第4位對手時登聰拒絕再戰,但也獲得柔道3段證書。雖被一直遊說能參與日本人的武術團體,但登聰本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情況,因而沒有答應。
-
莊丁進在高雄先以接骨專長申請營業,再根據眾家師傅所傳授之醫理、跌打損傷祕方等申請製藥工廠,製造藥品來販售,風評不錯。珍珠港事件後,登聰結束高雄的事業返回澎湖,收回家鄉祖業,重建家園。由於澎湖也迭遭空襲,大家忙著躲防空洞,學校課程幾乎停頓,子女及鄰居的學子無所事事,有鑑於此,乃聘請人稱「步先」的潭邊村漢文老師歐百步,假西寮民宅教授漢學;也捐款家鄉西寮代天宮的2次重建工程;並在馬公四孔井旁租屋開設建昌接骨院,以治療跌打損傷來服務澎湖鄉親,也有收受對武術有興趣青年為徒。這幾批徒弟先要徵得父母同意,奉上「關聘」,謹守誓約書,並自備束脩。先練馬步、夾臀3個月以固下盤,並以藥洗浸泡手腳練習「伴手」(對打),登聰並會針對徒弟資質不同而做個別指導,並告誡要以護己強身為目的,不可仗藝欺人。活了104歲的莊丁進體健目明,晚年時常提及一些在中西村沙港村中屯村的兒時玩伴都已不在了,感覺很寂寞;往生前曾自費購置棺木乙具,並自行尋找壙地,畫好佳城圖樣,囑咐家人將之土葬於中西村
-
先後有3位夫人,育有9子10女,六代同堂,孫輩多達200餘人。登聰教導子女不敢動以手、腳來處罰,多用口頭告誡;不希望晚輩走政治、金融、影劇等路線,可多往醫藥方面發展。閒暇時要子女們多練拳強身,睡覺時要求腹部一定要蓋上衣被以免著涼。次子啟昌任職高等法院;3子啟瑞承襲衣缽專研醫傷接骨之術;4子啟煌任職馬公輪船裝卸公司;7子啟炎婦產專科醫師;長子啟山、5子啟輝、6子啟華、8子清湶、9子啟南皆為公司行號棟樑;孫輩中有3女2男從事醫生行業。
-
資訊來源|湖西鄉
知識錯誤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