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法師的源流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澎湖所有的宗教元素均能追溯來自中國大陸的華南,唯有「村村皆有法師」一項未能找到確切的相應源頭;以大多數澎湖居民的祖先所來自的原鄉(金門)來論,法師與道士有的是同一家的兄弟,也有的是「道法雙修」,一人能兼做法師與道士的科儀,不論是道壇或是法壇在金門全島的數量也都屈指可數,道士與法師的數量也相差不多。
-
但是澎湖的法師不僅與道士是截然可分的,其數量也極為懸殊,法師的數量遠勝於道士。法師是本村里的人習得法術,為桑梓義務服務,其做法事的酬勞常僅是象徵性的。澎湖的道士則與其他地區並無二致,是專業或至少是半專業的執業者,縱使是本村里有道壇,邀請在本村里土生土長的道士做法事也須付費。
-
我們從澎湖人祖先的原鄉福建霞浦的烽火列島、福州、閩安、海壇(平潭)、泉州、廈門、金門、漳州、銅山(東山),乃至廣東的南澳一路追查,均無法發現有近似澎湖村里自有法師的現象。唯一接近的線索在廈門發現。在廈門調查獲悉,昔時梧村社的雷仙宮、文灶社的佛光寺以及西濱社的孚惠宮有與澎湖較為相近的法師傳承,該3社有俗稱「三壇頭」的法師,而且會訓練五位孩童持東、南、西、北、中五方旗,做召營、犒軍。此外官任社的篁津宮、美仁後社的圓海宮之耆老都指出,民國38年(1949)之前他們的廟中有三壇頭法師,但是並無訓練孩童跳五方之事。
-
梧村雷仙宮現在保有一捲唱咒的錄音帶以及一本咒簿,因為現在已無三壇頭與五方,錄音帶是初一、十五犒軍時取代真人的唱唸,初步的比較是唱咒的曲調與澎湖的並不相同。以下暫時列出澎湖相關之咒語,詳細資訊請查閱續修澎湖縣志|宗教志。
-
請壇,請天上聖母咒:拜請天后娘媽祖,頭上頂戴九龍冠,身穿麒麟獅子衣腳踏弓鞋水上行。水上變化做遊兵,當天發願渡眾生,專渡世間善男女,協力三寶去回番。得勝回朝有功名,皇君勅賜謝娘恩,肇固乾坤顯湄洲,湄洲山上神仙景。上無人間斷火煙,下有江水穿門前弟子一心專拜請,天后聖母降臨來。神兵火急如律令。
-
請壇,請三十三天都元帥:奉請三十三天都元帥,統領天兵下瑤臺,金鎗一轉天門開,琇球拋出五方,頭上日月耀乾坤,足步七星毫光大,扶作三壇真主在,龍虎壇前威猛烈,主宰法界奇英才,飛砂走石動重開,收斬江海蛟龍將,治病救苦亦消災,三歲真君調北斗,百萬兵馬四邊排,天花墜落龍王現,哪吒太子下金階,弟子一心專拜請,中壇元帥降臨來,神兵火急如律令。
-
操營,請哪吒三太子:奉請哪吒三太子,宮中園內出天門,左手把起鎗搖動,右手拋起琇球兵,百萬四千神通大,掌雷掌雨大威靈,半天走馬如雲雨,哪吒太子顯真身,金鎗拋起鬼神驚,穿上破廟行法顯,扶童拷勘邪魔鬼,押去酆都不留停,弟子一心專拜請,中壇元帥降臨來,神兵火急如律令。
-
犒軍,召請各營:一聲法鼓鬧紛紛,召請東營九夷軍,九夷軍馬九千九萬人,人人頭戴頭鍪身帶甲,手執青旗火炎光,令車令車嘈嘈軍馬走,走馬排兵到殿前,神兵火急如律令。二聲法鼓鬧紛紛,召請南營八蠻軍,八蠻軍馬八千八萬人,人人頭戴頭鍪身帶甲,手執紅旗火炎光,令車令車嘈嘈軍馬走,走馬排兵到殿前,神兵火急如律令。三聲法鼓鬧紛紛,召請西營六戎軍,六戎軍馬六千六萬人,人人頭戴頭鍪身帶甲,手執白旗火炎光,令車令車嘈嘈軍馬走,走馬排兵到殿前,神兵火急如律令。四聲法鼓鬧紛紛,召請北營五狄軍,五狄軍馬五千五萬人,人人頭戴頭鍪身帶甲,手執黑旗火炎光,令車令車嘈嘈軍馬走,走馬排兵到殿前,神兵火急如律令。五聲法鼓鬧紛紛,召請中營三秦軍,三秦軍馬三千三萬人,人人頭戴頭鍪身帶甲,手執黃旗火炎光,令車令車嘈嘈軍馬走,走馬排兵到殿前,神兵火急如律令。
-
(部分咒語省略)
-
澎湖與廈門兩地部分咒語的並列比較,可以看出雖然在傳抄、傳誦的過程中,確有造成用字、用詞的不同,甚至詞句的排列順序的差異,不過大多數咒語的相似應該是毋庸置疑的,差異較大的召營及犒賞咒語在關鍵的各營軍名(東營九夷軍、南營八蠻軍等等)是一致的,兵數的算法雖然廈門梧村在召營咒中的東營是用正算(九萬九千九百人),但在以下南、西、北、中四營及賞營時又變成與澎湖一樣的倒算(東營九千九萬人、南營八千八萬人等等)。而「三壇頭」一詞在澎湖也有近似的稱呼,澎湖的村廟法師長也會被稱為「壇頭」,他們所傳授的是「三壇法」。
-
目前較能確定的是廈門地區大約在5、60年前仍能見到三壇頭法師與五方的活動,有些村里雖無五方卻有法師與乩童。但是乩童、法師等宗教現象在共產黨建政時即被視為封建迷信,文化大革命時期所有的宗教活動更進一步地遭到打壓;雖然受訪的耆老對於乩童、三壇頭或五方在其村里中是否存在都能明確地回答,我們還是無法確定廈門島上昔時三壇頭法師及五方分布的密度如何,是否如目前所知的僅零星存在於個別的村里。但是不論如何澎湖的法師與廈門的三壇頭有很深的淵源是可肯定的,可能在廈門零散分布的法師與五方傳入澎湖後,逐漸普遍化,終致變成村村皆有的態勢。
-
資訊引用|《續修澎湖縣志(卷十三)|宗教志》
知識錯誤回報